【蕭源被捕】一場細價股粉塵爆炸 掀出補習界「缸湖」恩怨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中文科補習天王蕭源(原名蕭志勇)連同妻子蔡怡及另外兩人,因涉嫌以手機收發所拍攝的中學文憑試口試試題及保密資料,被廉政公署控以不誠實意圖而取用電腦罪名,於今日(6日)提堂。裁判官把案件押後至7月18日再訊。這宗案件,令補習界再成公眾關注點。

補習界近年由現代、遵理和英皇「三分天下」,競爭極為激烈。而由於生意愈來愈難做,補習學校戰線亦由教育轉移到股市之中。例如遵理曾在2015年申請上市,現代則用大大張全版廣告「贈慶」,遵理擱置上市;但早年已上市的現代,後來也捲入「謎網」風暴之中。而這一切,可以從去年的細價股「粉塵爆炸」一役講起……

由競逐補習生意,到轉戰「金魚缸」,一場「缸湖」恩怨成為佳話。

+12
+11
+10

遵理上市一波三折 現代登廣告挖角「贈慶」

正如《香港01》早前報道指出,90年代是補習界黃金時期,當時補習社開到成行成市,通街天王天后。不過受334學制改革,公開試二合一、學生人數下跌等因素影響,補習社市場日漸萎縮。一名資深補習社行內人士透露,對比高峰時期,估計現時整個行業已大幅「縮水」逾半。

現時仍在市場佔最大份額的,就要數現代、遵理及英皇。而當中特別是現代和遵理,更不時擦出火花。

現代登廣8500萬年薪撬遵理名師

話說2015年10月初,遵理在主板申請上市。結果事隔兩天,現代即在報章刊登全版廣告,題為「致林溢欣老師的公開信」,高調以8,500萬的年薪,「邀請」遵理補習天王林溢欣在約滿後過檔現代。外界認為此舉目的,是旨在「提醒」聯交所和市場人士,林溢欣一人在該年已佔了遵理收入四成,如將大部分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

然而,現代這種「贈慶」的行為,同時揭露了整個補習界的經營問題:過份倚重個別導師的吸客能力,商業模式不夠穩定,在整體市場萎縮之下,前景挑戰重重。

最後遵理在同年撤回申請,直至去年11月改名為「精英匯集團」再次申請上市,但事隔接近半年,上月才再重新遞交上市申請。

四名被告(由左至右):蕭源、張國權、吳宏樑及蔡怡。(梁鵬威攝)

現代陷「謎網」風暴

況且,即使補習的商業模式不穩定,根據遵理(精英匯集團)去年的招股文件,該公司最近幾年也能大致維持約3,000萬元左右的溢利,其中去年截至7月底,收入3.76億元,溢利3,405萬元,帳面上仍是有利可圖。

至於現代教育,早於2011年上市,代號1082,現時已改名為香港教育國際。根據其年報,該公司上市的首兩年,都能維持以千萬元計的溢利。但自2013年度起,公司多次錄得虧損,除2015年錄得3,293萬溢利外,其餘年份皆見紅,且數字持續擴大,2016年虧損達1.45億,2017年更達3.3億,幅度十分驚人。

最具象徵性的事件,當然要數「謎網」風暴。話說「股壇長毛」David Webb在去年5月中,公布《謎網:50隻不能買的港股》,指這些公司交叉持股、股權過度集中、大玩財技,而香港教育國際亦赫然在列。

結果在6月底,股壇爆發了俗稱「粉塵爆炸」的細價股洗倉潮,香港教育國際股價也有下挫,再到11月底,多間涉及「謎網」的公司被勒令停牌,香港教育國際股價也順著「插水」。總計由去年6月27日「粉塵爆炸」發生當日,香港教育國際股價由1.58元跌至去年12月收爐日的0.64元,本周三(6月6日)收市價更只有0.53元,市值只餘2.9億。

遵理中文名師林溢欣當日被現代公開「挖角」。﹙林溢欣facebook圖片﹚

補習界萎縮 英皇轉戰內地

香港補習界由於市場萎縮,學生生意愈來愈難做,戰線也由教育界轉到財經界之中。今日的補習界名義上,仍是遵理、現代、英皇「三分天下」,但英皇創辦人岑宜輝(F Shum),有指已在2015年賣盤,而新股東在2016年更曾爆內哄,有股東一度申請將英皇清盤。而英皇近年也開始轉型,多在內地辦企業培訓課程,對香港補習生意已不如當年積極。

而這種勢頭,隨著學生人數減少,未來仍有可能持續。例如現時學界已擔心,在雙非截龍、本地出生率低迷的情況下,小學或在短期內再現殺校潮,這個問題遲早也會燃燒至中學,亦意味補習社的潛在市場,亦將受到一定衝擊。

本港補習市場競爭激烈,遵理其中一大競爭對手是現代教育。(現代教育網站圖片)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