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士15年 機密冠狀病毒實驗室首曝光 袁國勇:發夢都怕病毒外洩

撰文:陳倩婷
出版:更新:

瑪麗醫院旁邊有兩座白色大樓,單看外牆的斑駁痕跡,很難想像到這裡是港大醫學院病理學家的重地,曾肆虐全港的非典型肺炎(SARS)源頭—冠狀病毒亦在此被「抗疫英雄」袁國勇找出,成為扭轉疫情的關鍵。
兩座大樓名為港大病理學樓及臨床病理大樓,分別於1959年及1974年落成,由於瑪麗醫院第一期重建工程將展開,病理學部門需遷往T座。拆卸告別前夕,袁國勇帶記者走一趟病理學樓,為沙士抗疫的研究重地揭開神秘面紗,聽他訴說在病理學樓工作逾30年的故事。

2003年是人心惶惶的一年,沙士來襲,病人、醫護人員相繼倒下,但病毒源頭未明。袁國勇和團隊將最初在廣華醫院的病人身上發現的病毒,帶回病理學樓繼續研究,經培植後才證實沙士源頭是冠狀病毒,當時的研究成果領先全球。

職員離開須洗澡

事隔15年,袁國勇帶記者來到這個找出沙士病毒的實驗室外,隔着玻璃窗憶述舊事。他憶述指,所有需帶出實驗室的病毒均需要經過消毒,職員則需在內洗澡後才可離開。他特別強調,這個地方一直保密,只是大樓即將拆卸,才有幸讓記者踏足,一睹這個病理重地。

袁國勇早前率傳媒到訪當年研究冠狀病毒的實驗室。(資料圖片/陳倩婷攝)

常夢見病毒流出實驗室

袁國勇曾於2001年至2011年期間,出任港大微生物學系系主任,他形容當時責任重大,不時會發夢夢見病毒不知怎的滲出實驗室、夢到自己的同事染病等,他坦言一旦出事「真係唔知點算」。

袁國勇解釋是因為老鼠習性喜歡黑暗,因此放置動物的房間門上都以紅色玻璃遮光。(陳倩婷攝)

走廊的兩旁有幾間放置動物的實驗室,內有白兔、田鼠、老鼠等,特別之處是門上的窗口都以紅色玻璃遮光,袁國勇解釋是因為老鼠習性喜歡黑暗,而為了減少密閉環境對動物的壓力,房內會播放古典音樂讓牠們抒壓。

同一棟大樓工作逾30年 袁:「無話唔捨得,所有嘢都會舊」

1981年從港大醫學院畢業,1987年開始便在港大微生物系工作,被問到大樓行將拆卸,是否感到難離難捨,袁國勇笑言:「無話唔捨得嘅,人都會老,所有嘢都會舊。」病理學系將遷至的新大樓,會配備生物安全第三級的實驗室,袁形容新設置「勁好多」,亦很期待有新的「toys」,到底確實的「toys」是甚麼?他堅持要保密。

年過花甲,袁國勇今年已61歲,是否會準備退休?「大學唔同我續約,我就65歲退休。」不過這位知名傳染病專家補充一句,早前接受過白內障手術,眼力尚好,相信他遷往T座之後會繼續發揮他的專長,繼續為大家在抗疫路途上設立防線。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