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世界盃】留學生賭波欠債數百萬 戒賭機構籲家長留意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300萬元對平常人來說,是可以達到置業夢,一筆可以養老的金額,惟對病態賭徒而言,數百萬元如曇花一現,只是他們賭桌上曾經出現的賭注。臨近世界盃,身為賭徒過來人的阿森(化名),花了近十年,才走出賭博的困局,他現任職汽車行業,月入僅約一萬元,「根本無能力去補鑊,等其他人去救(還債)」,內心相當難受。

阿森(右)愛上贏錢時感受,「一有時間就會想去賭,唔賭就會訓唔着」。(周峻峯攝)

輸錢皆因贏錢起 去賭場多過返學

阿森表示,賭齡達10年,自中學已經開始接觸,累積輸了數百萬元,大部分由家人及親戚幫忙還錢。他說,沒有預計會上癮,繼續賭博是因愛上贏錢時感覺,因為一定會開心,而且想找快錢,「一有時間就會想去賭,唔賭就會訓唔着」。

家境不俗的阿森,中學已於外國讀書,成功考上當地大學。他憶述,大學時期受朋輩慫恿下第一次真正進入賭場玩角子機,感覺新奇和刺激,自此不能自拔,原本每星期或隔星期才去一次賭場,但不到一年,演變到每星期只上1天課,剩下4、5天全到賭場賭錢,最後因缺席率過高,學校通知領事館取消學生簽證,無法完成大學課程的他被迫回港,但仍不覺得有問題。

向財務公司借貸還債 欠債愈滾愈大

回港後嘗試多次停賭不果,繼而認識一班「志同道合」的朋友,及後經常賭馬賭波,形容過去每逢世界盃,打開電視機就想賭錢,幾乎每個電視台都會播放賽事和賽事精華,他雖然不會每場都下注,但個別場次賭注會很大。

可是,阿森與其他賭徒一樣「十賭九輸」。2003年,他向財務公司借貸,由於輸多贏少無力償還款項,更再找非法中介望以數還數,結果債項如滾雪球般愈滾愈大,終欠下數百萬元,需由家人償還。

「刀仔鋸大樹無用,要博一次博(大)」
賭徒阿森

不忍看到父母格外蒼老 決定戒賭

直至近年,阿森說,察覺到父母幫自己還債多年,容貌比一般7、80歲的老人更加老,不忍心看到父親落寞的樣子,以往工作再辛苦都沒有出現如此的疲勞,經朋友勸說下到路德會青亮中心救助,立下決心戒賭。

阿森指,接受戒賭後,時常反思自己是否有賭博需要,初時工作收入皆由家人保管,並且斷絕外界朋友來往,認為病態賭徙最重要找人幫忙,呼籲年青人不要賭博。

路德會青亮中心延長戒賭熱線,助有需要人士求肋。(周峻峯攝)

世盃即將開鑼 戒賭​機構延長熱線服務

路德會青亮中心服務總監吳雪琴表示,中國傳統家長認為青少年要到正式的賭場才算是染指賭博,惟一般家庭聚會的遊戲和比賽涉及以金錢獎勵增加刺激性,此舉會增加年青人日後透過賭博尋求快感,中心亦會延長戒賭熱線8108 3933,以及WeChat戒賭專線6606 3933至午夜12時(星期一至五)。

中心輔導心理學家毛麗清則表示,家長應多接觸子女,留意他們有否經常上賭波討論區、電話加入賭波相關群組,又或者取家用頻率及金額增加,如青年人不幸染上賭癮,應先向身邊親人坦白,尋求解決方法,或到中心接受戒賭輔導。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