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大辯論】天台屋室溫36度 有家歸不得 女童熱得不敢留長髮

撰文:鄭翠碧
出版:更新:

天氣熱,留在家中歎冷氣是避暑之法,但居住在天台屋的林女士就寧可流連街上也不想回家,只因他們的家比室外更熱,曾高達攝氏36度,十分接近人體溫度。她和女兒因高溫寢食不安,寧願煮好飯,拿到公園吃,女兒更熱到在家只穿內褲,一天洗澡三次,但上周仍不敵暑熱,疑似中暑,發燒至40度,要立即到急症室求診。
林女士又被濫收水電費,水電均收10元一度,業主開天殺價,林女士一家也只可默默忍受,只盼政府多加協助,讓他們可入住中轉屋。

林女士的單位十分酷熱,家中兩部冷氣都是壞的,今日「小暑」天陰,但也量度到室溫近32度。(鄭翠碧攝)

真寢、食難安 女兒上周熱到40℃高燒

林女士跟丈夫和六歲半的女兒家慧,一家三口在一年多前,搬進大角嘴一座大廈的天台屋。室內十分炎熱,平日家慧放學後,兩母女都不敢回家,會去圖書館坐,或去公園玩,因為在家中即使開了風扇,也會全身濕透,「在家中企又不是,坐又不是,女兒無法集中精神做功課。」到周末時她們更可能在圖書館坐上三、四小時。

高溫令母女寢食難安,林女士表示,她們有時無法在家中吃午飯,「在屋企煮好,也特別拿到樓下公園吃,涼爽一點。」母女亦不能安睡,林女士通常晚上12時才能入睡,但一晚會熱醒幾次,到凌晨四、五時已熱至不能再睡。母女二人更會熱到病,一個月有兩、三次熱到發燒,上星期家慧就曾發燒,達至攝氏40度高燒,需立即到急症室求診。

林女士(右)指因為家長實在太熱,家慧(左)無法留長頭髮。(鄭翠碧攝)

女兒在家只穿內褲 一日洗澡至少三次

住所的炎熱程度,不單令家慧無法留長頭髮,更連衣服也無法穿上,「天氣熱到她不想穿衣服,平常一回家就一定脫去所有衫褲,只剩內褲,直到再要出門時才再穿,叫她穿背心也不肯。」今天訪問時,家慧亦不斷跟林女士說「要剝衫」,而且家慧一天要洗澡幾次,「放學後沖一次,隔不久又要沖一次,睡前又要沖一次。」

大門正對升降機機房 熱氣無限送入

林女士家中本來就熱,加上單位大門正對大廈升降機機房,熱氣不斷湧進家中,難怪她形容屋企像火爐。即使今天天陰有雨,記者在林女士家中仍量度到31.8度。據社區組織協會在今年6至7月量度的數據,她家中最高曾有36度,通常較室外高2度。

單位酷熱難耐,林女士為女兒抹汗。(鄭翠碧攝)

兩部冷氣都壞 「無壞也不開,電費太貴!」

天氣炎熱,林女士在家中時,只好開風扇和開窗,但每當開窗又會聞到渠臭,並有老鼠、蟑螂、壁虎等爬進家中。她家中雖有兩部冷氣機,但都是壞的,不能運作,林女士直言:「即使無壞也不敢開冷氣,電費太貴!」

原來,林女士被濫收水電費的情況非常嚴重,「業主說水電費一併收,水和電也是收10元一度,夏天時水電費最貴曾交700元一個月,比冬天約500元多。」她家中設有電錶,就不知水錶在哪裡,水電費都只可任由業主開價,無從稽考。

租金佔丈夫逾半收入

林女士一家只有丈夫外出工作,丈夫任職街道清潔員,扣除強積金後,月入只有約8,200元,但天台屋月租4,500元,已佔去入息一半有多,加上數百元的水電費,經濟拮据。他們只好省吃儉用,在街市關門前才去買菜,以求買到便宜一點的菜。說到苦況,林女士眼泛淚光,表示希望政府安排中轉屋,讓他們盡快脫離困境。

hot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