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對SEN認知不足? 家長:兒子天天被老師罵、初小曾企跳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本港在2017/18學年有超過4.5萬個在公營主流中小學就讀的特殊學習需要(SEN)學生,約佔總學生的6.2%。有研究顯示,本港18區雖有支援SEN學童或家長的服務,但大埔區及中西區各只有兩機構有為SEN家庭提供服務。而大多服務欠連貫或持續性,亦無統一報讀渠道,家長較難得悉服務。

有前線社工形容,十個有九個SEN學童家長均反映社會支援不足,且老師不了解SEN學童狀況,令子女常被責罰、家長被責怪管教不善。

有家長透露,過度活躍症兒子在學校日日被罰,初小時一度有自殺念頭,企圖打開窗花跳樓,直言:「好受傷害、好唔開心,我同小朋友都好大壓力。」

張超雄(左2)批評,SEN學童支援服務斷層,對家長支援不足,建議政府增撥資源應對情況。(鄧穎琳攝)

特殊學習需要權益聯會、社會發展實踐及研究中心於去年12月至今年6月進行研究,透過網上資料分析機構提供SEN服務的數據,以焦點訪談、訪問收集家長及前線社工意見,了解本港對SEN學童家長的社區支援及服務成效。

研究團隊透過互聯網搜集服務數據。發現全港18區均有機構提供SEN社區支援服務予家長,當中以元朗區最多,有9間服務單位;其次是各有8間的深水埗、沙田及觀塘區;而最少的大埔區和中西區,各只有2間。數據顯示,家長難以統一收集資訊,社區資源可達度及持續度不理想,服務有欠持續性。而焦點小組中,大部分SEN學童家長反映學校老師對SEN學童了解不足、不懂處理班上狀況,甚至懲罰小朋友、怪責家長管教不善。至於若SEN學童希望參加興趣班,導師亦不一定意識到學生有特殊學習需要,甚至會建議學童退學。

育有一名兒子的陳小姐是單親媽媽,她嘆謂,兒子在小一時已被老師懷疑患過度活躍症,同年兒子經中大臨床心理學家評估,確診ADHD,她希望尋求學校支援,無奈老師卻以未經政府醫生核實為由,未有伸出援手,兒子更被批頑皮,天天被老師責罵,令兒子情緒低落,小二時一度企圖自殺:「他經常都不開心,但有次爸爸叫他用心讀書,他一反常態地、安靜關上房門,入內見到他嘗試打開窗花螺絲,直接說他想跳落去、想死。」

陳小姐稱,兒子被確診初時,身邊親友都不了解狀況,經常被批評,就連兒子的爸爸亦不理解狀況,批評她未有教好兒子,成為二人離婚的原因之一。事後校方安排跟進事件的輔導老師,卻顧著責罵兒子與同學搶玩具,令她感到無助,只能帶兒子回中大尋求幫助,隨著兒子在小三獲教育心理學家跟進,減少抄寫、在功課及考試獲特別安排後,情況才逐漸改善。兒子將於9月升小五,陳小姐指,將如實在派位中申報兒子情況,希望能為兒子找一間了解SEN學童、會提供支援的中學。

香港信義會樂聚軒前線社工陳顯庭形容,陳小姐的情況並不罕見,「經常聽到有家長反映老師不明白情況、上堂鬧小朋友,十個有九個家長都面對支援不足的問題。」

原來即使能參與支援服務,家長的心理壓力亦難得到舒緩。研究引述前線社工意見,坊間主流服務多以小朋友為主體,聚焦教授如何管教及應對SEN學童,忽略家長情緒處理、壓力等。研究團隊建議,政府應支援18區有固定SEN服務,跨專業及全面地支援SEN家庭。

張超雄批評支援服務斷層

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指,本港政府只提供SEN學童在6歲前的支援,之後主要依賴教育局,批評此舉令服務斷層,對家長支援不足,甚至有家長不願承認子女有特殊學習需要,夫妻間常爭執,影響家庭關係,甚至離異,他批評政策出錯,促政府增撥資源、盡快改善問題。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