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肉菌】44歲男遭奪命 入仁濟醫院僅四小時 妻子冀尋真相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由丈夫被送入仁濟醫院急症室,到斷氣離世,中間只隔了四小時,說起這件兩年前發生的事,遺孀陳女士仍然哭得斷腸。

一紙驗屍報告說明,丈夫是因身上的兩處傷口感染食肉菌離世,惟她清楚記得,醫生當時懷疑丈夫有大動脈栓塞,無人為丈夫洗傷口。丈夫撒手人寰前的四小時,陳女士仍然存在一堆疑團。

事發後,她曾兩次與院方管理層開會,但院方僅以「案件即將展開死因聆訊」為由拒絕透露詳情,現階段她只希望盡快開庭,找出丈夫失救真相。

陳女士指,先生與兩名女兒關係親密,女兒最喜歡爸爸「接放學」。(受訪者提供)

陳女士的兩名女兒今年分別10歲及6歲,丈夫於兩年前離世時,女兒年紀太小,「我只可以同囡囡講,爸爸去咗星星上面住,之後發現佢哋會望住天空叫Daddy……」語未畢,陳女士已泣不成聲。

2016年8月1日早上,陳女士見到44歲德籍丈夫Altbauer的左手中指上有一個長約一厘米的傷口,在啤酒廠上班的丈夫是在前一天工作時被儀器弄傷,腹部亦有另一個傷口出現紅腫。陳女士當晚留意到丈夫的傷口周圍已發黑,亦有發高燒至攝氏39.6度、氣促、腹瀉等病徵,遂召救護車,於翌日凌晨12時半到仁濟醫院急症室。

遺孀憶述丈夫在面前斷氣

陳女士憶述丈夫當時對答清晰,自行上救護車,但入院約4小時內情況急轉直下,其後突停止呼吸,雙眼瞳孔放大,在她眼前斷氣離世。驗屍報告指,手指和腹部兩處傷口分別驗出有金黃色葡萄球菌及甲類鏈球菌。醫院內那4個小時發生的事,對陳女士而言是未解的謎。

事發後,陳女士有跟院方會面,院方亦有書面回覆她的查詢,惟部份事件詳情一概以「將開死因聆訊」為由拒絕披露。(梁鵬威攝)

質疑一:醫生指需送入ICU 最後只獲安排入住內科病房

陳女士有幾點質疑:亡夫當日到達仁濟醫院急症室後,急症室醫生指其心跳過高,擔心他會有危險,向夫婦二人表示會將Altbauer送入深切治療部,惟後來僅獲安排入住內科病房,醫護當日無解釋原因,院方管理層事後亦沒有回應。

Altbauer的身型較胖,重約200公斤(440磅),內科病房的醫護指沒有適合的手袖供他使用,最終沒量血壓。陳女士又指,有醫生本來需為丈夫抽血,但該醫生直指︰「呢個咁樣(指病人身形)我點樣抽」,最終拖延了逾半小時後由主診醫生抽血。

質疑二:入院4小時 無處理過已發黑傷口

陳女士指,丈夫入院時左手中指傷口已發黑,肚上亦有傷口,紅腫位置達一呎闊,她多次向醫護要求為丈夫洗傷口,但有護士指「得閒先洗」、「或者過多陣唔使洗」。陳女士質疑,當晚病房並非住滿病人,難以理解醫護抽不出時間洗傷口,而這兩個被醫護忽視的傷口最終被驗屍報告確定發現食肉菌;至於醫生初期懷疑的「肺大動脈栓塞」,則被驗屍報告否定。

質疑三:呼吸困難但無供氧 妻子質疑抗生素劑量不足

丈夫在入院前呼吸急促,亦曾指自己近乎窒息(suffocating),但醫生指病人情況不需要有其他輔助,即使病人提出眼前有黑影亦無動於衷。 陳女士又提到,醫生在她要求下處方了抗生素Tazocin 4.5g,但她質疑以丈夫的身形,醫生處方的劑量不足以抵抗傷口附近組織壞死的情況。

事發後不敢走入醫院 患上抑鬱至今仍在接受治療

頓失摯親,陳女士承受很大的壓力。家庭方面,要照顧兩名稚女的情緒;經濟方面,由兩份人工變成一人工作,她當時以為自己「頂得住」,亦無為意自己一旦獨處便會落淚,直到有一次突然全身無力、心跳急促後被送入醫院,才被醫生告知患上抑鬱。她透露至今仍需服藥,並持續接受治療。

陳女士提及,事發後有約9個月不敢步入醫院,她坦言送家人入醫院,無人會想像家人「走唔返出嚟」,她公開事件是想尋求真相,亦不希望再有同類事件拆散其他人的家。

麥美娟認為,院方會面時的態度無助病人家屬釋懷。(資料圖片)

會面只予官式回應 議員批院方無考慮家屬心情

協助陳女士投訴醫院的立法會議員麥美娟指,事發後病人家屬向醫院管理局及醫務委員會投訴,與仁濟醫院管理層開過兩次會,時任行政總監黎景光亦有出席,惟會面上只有官式的回應,亦多次以「案件將開展死因庭聆訊」為由,未有交代詳情。麥美娟批評,院方未有考慮到家屬的心情, 會面上亦見到院方的態度不太主動,令病人家屬久久未能釋懷。她又透露,家屬已收到通知,料死因庭會在未來一兩個月內召開。

仁濟醫院回覆查詢時反駁家人說法,指有為病人供氧。(資料圖片)

院方回覆:有為病人供氧 一度懷疑病人患敗血病

仁濟醫院發言人回覆記者查詢時解釋,事件中44歲的男病人入急症室時,發高燒、呼吸急促、心律不正,有心房顫動,病歷顯示他一直有心房顫動及病態肥胖,獲安排入內科病房,醫生安排病人用15公升氧氣罩助呼吸。駐院醫生之後為病人抽血化驗、靜脈輸液,並安排緊急肺動脈電腦掃描。

醫院護士有採集病人手指及腹部的傷口樣本作細菌培植化驗,醫生懷疑病人患敗血病,處方抗生素Tazocin。其後病人氣促加劇,醫生曾轉用面罩復甦器助呼吸,亦曾處方強心藥、以心肺復甦法急救,及進行氣道插管,有深切治療部醫生加入急救。發言人指急救期間,病人情況已不適合做電腦掃描。病人其後於2016年8月2日凌晨4時50分離世,個案轉交死因裁判官跟進。

院方在回覆中對病人家屬致深切慰問,又表示有與家屬保持溝通,亦有在病人離世後與家人面談及作書面回覆,將繼續為家人提供適切協助。

就院方的回覆,陳女士強調,主診醫生從未提過病人有敗血病的問題,醫生亦並非因為敗血病而開抗生素,只在她要求下才處方抗生素,她再次質疑供氧及抗生素的劑量是否足夠。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