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中文字當畫畫 非華裔學生論盡中文難學:連個「車」字都難明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香港是一個華人社會,對很多非華裔的小朋友來説,中文就像是外星文一樣陌生。剛修讀完幼兒教育文憑的非華裔學生日前分享經歷,指他們族裔的小朋友學寫中文猶如畫圖畫,完全不依筆畫次序來寫,而且中文對他們來說也甚難理解,就連一個「車」字,原來都可以難倒他們。

「啲小朋友學咗『車』呢個字,就會搞亂晒,以爲貨車、火車、電車都係同一類車。唔明白在『車』字前面配第二個字後,就會變咗另一個意思。」來自巴基斯坦,剛修讀完幼兒教育文憑課程的木杏嵐Hena表示,對他們來說,就連簡單一個「車」字都好難明白。

老師會在課堂上加入大量遊戲,讓小朋友可以有興趣學習。圖為4位教學助理示範平日上課情況,由左至右:Sadia、Hena、Atika、Lexli(黎凱容攝)

來自菲律賓的李思蓮Lexli則表示,「讀寫聽説」中,以閲讀和寫作中文最困難。她指小朋友會當寫中文字是畫畫:先「畫」直線,再填上橫線,這種完全不按筆畫順序的寫法令他們的中文更難推進。「但我不可以責怪他們,惟有叫他們多練習。事實上,我小時候也是這樣寫字。」李思蓮說。

賽馬會邀請香港大學為課程設計獨特教材,加入文化元素,讓非華裔小朋友更能投入學習。(黎凱容攝)

4位受訪的非華語教學助理中,以Hena的廣東話説得最好,若只單聽她説話,根本不會知道她是一位巴基斯坦人。她的廣東話所以這樣流利,因為她自小就讀本地中文學校。 她說,非華語學生最缺乏學習中文的語境,進步自然較慢。「好多小朋友喺學校就同自己族裔嘅小朋友玩,返屋企又係講烏都語(巴基斯坦的語言),根本就無得練。」

Hena自小就被送到本地學校,和說中文的小朋友一起學習,就連放學後,家人帶她到公園,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玩,說的聽的都是中文,所以練習的機會較多。很多人覺得非華裔小朋友不願學習中文,但Hena卻説他們只是自小就對中文失去興趣。「一入幼稚園,老師就講廣東話,佢哋聽極都唔明,自然就唔想再繼續學落去。」幾位教學助理作爲小朋友的「知音人」,會在課堂内加入文化元素,例如教導食物的名稱時就順便教教「咖喱角」,先引起學生的共鳴和興趣,再讓他們學習課本的知識。

理工大學負責的中文探知館内放了不少專為非華裔學生設計的遊樂設施,讓小朋友可以一邊玩耍,一邊學習中文。(黎凱容攝)

由馬會慈善信託基金資助的「賽馬會友趣學中文」去年創立了全港首個支援非華語兒童教學的幼兒教育文憑,接受非華語的DSE畢業生申請。學生會一邊到教育大學上課,同時到本地幼稚園實習,擔任學校、家長和學生之間的橋梁。課程中,馬會連同多間大學,推出一系列專為非華裔學生而設的特別教材,希望可以幫助兒童學習中文。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