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後中文系畢業生開中文補習社:學中文應由繁體字開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上月有國際學校表明來年會以簡體字授中文課,另一邊廂,有兩名90後中文系學生,合資開設了一間專補中文的補習社,當中有個課程尤其「吸晴」:認字班書寫班——專教學生漢字筆順。這是逆流而行嗎?創辦人之一蘇家茵說:「如果用簡體字的話,一個字有唔同意思,例如皇后的『后』與前後的『後』相同,就變返一字多義的情況,反而係倒退。」兩個女生堅持使用繁體字及廣東話授課,即使她們上月才剛剛畢業,畢業證書還未到手,兩位年輕教師都這樣說:「學生讀書好無力,我想學生搵到讀書嘅樂趣。」

攝影:黃寶瑩

對於中文的熱愛她倆不相伯仲,從小到大都喜愛文字,常常書不離手。另一位創辦人鍾采殷對中文字更有一份執著:「自己好想尋根究底,個字點解咁樣寫,造字方法係點。」對文字的熱愛令她們揀選入讀中文系,不過近年教育界開始推行「普教中」、「簡教中」,似乎一直在衝擊她們所相信的價值。

蘇家茵(左)與鍾采殷(右)剛畢業就創立補習社。補習社只有兩間小小的房間,讓小班學生在內學習中文。

學生常執筆忘字 學懂筆順更入腦

著名學府哈羅香港國際學校上月宣布自2020/19學年起,學校統一使用簡體字授中文課,校方向家長發出的通告表明:「我們要為學生培養出足夠的讀寫能力,以應對2047年的香港(we need to prepare our pupils to be fully literate in the context that Hong Kong will be in by 2047)」。兩位90後從中大中文系畢業,吸收大學四年來的知識,她們一面接受中文教育,學習漢字構造:象形、指事、會意、形聲……到了2047年卻可能會面臨簡體字佔據香港的局面。作為補習教師,她們萬般無奈。「我哋覺得無奈嘅地方係改變唔到社會制度。我哋相信母語教學係好,相信學中文係由繁體字開始,我哋唔會因為社會風氣係普教中、簡教中,就去改變自己去迎合社會。」小小補習社不足400呎,足以她們作自己的夢。

她們的補習社開創認字書寫班,教學生漢字筆畫。(網上圖片)

補習社開業以來有不同課程,她們甚至開拓認字書寫的課:教學生漢字結構、正確筆順,蘇家茵解釋:「部件同意思有關,繁體字可以幫助了解字點解係咁寫。而簡體字冇左部件就單純係一個符號,要學生去學無意義的符號,只係死記硬背,唔係好嘅學習方法。」兩位教師說起中文即侃侃而談,她們都認為用繁體字、了解字詞部件能有助學生學習及記憶,比起死記硬背無意義的符號的學習效果更佳。

這副毛筆架,是朋友在開張時送的慶賀禮物。

簡體字一字多義 容易令學生混淆

蘇家茵以「不亦說乎」中的「說」字為例,指「說」原本是說話的意思,但在該句上等於「悅」、即愉快之意,使讀者不明白「說」一字,而漢字的發展進程是避免一字多義,才會有「悅」字的誕生。她質疑使用簡體字教學的意義:「繁體字有其價值,如果社會偏向簡教中,會唔會根本唔係畀緊最好嘅方式學生?」

簡體字經常出現一字多義情況,兩位年輕中文老師皆表示,使用簡體字學習反而會令學生感到混亂,學習不得其法。

在跨區童眾多的北區教繁體字

兩女子的補習社落在北區,跨境學童也較多,不少家長也操普通話及用簡體字。問她們怕不怕有家長不認同教學方針而影響招生率?蘇家茵堅定地答:「如果佢哋因為咁嘅模式抗拒或者唔報,事實上的確會冇咗呢班客源,但係我哋唔係為咗去吸客而去改變自己教學方針同模式。」她頓一頓,繼續說:「如果係咁我哋都冇需要開呢一間補習社,去各大補習社做,收入仲高啦!」鍾采殷立即連連點頭深表認同,說罷兩人都爽朗大笑。

補習社現時投資了十多萬,資本來自以前她們打工儲下的積蓄,還有一筆小借貸。補習社沒有鋪天蓋地的宣傳,上月開業以來陸陸續續接到家長查詢。她們不志在「發達」,但求「夠食」,也算得上是「佛系」補習社。

鐘釆殷自言從小到大都喜愛中文,她在讀中學時,當身邊朋友正在為中文科而苦惱時,她卻樂在其中。。

嘆連鎖補習社只重機械式操練

去年蘇家茵在一間大型連鎖補習社任教。補習社標榜「不操卷」,但她教了一課後,才發現所謂的「不操卷」只是假象,實情是不斷派練習予學生,家茵認為此舉反而會減低學生的學習興趣:「如果係咁,自己開補習社會做得更好。」因此萌生創辦補習社的念頭。於是找來志同道合的朋友準備一年,補習社終在上月正式開張。

如果要辦教育,普遍都會聯想到常規學校任教師,但她們卻是開補習社,何解?

她們認為學校對老師有一定掣肘,無法兼顧學生需要,明白學校要趕學習進度之餘,反而更相信補習社有它的存在價值:「中小學雖然宣稱係小班教學,但係都廿幾個學生,我哋覺得對學生嚟講,一班廿幾個上堂唔係最好方法。」除了學生,老師還要面對排山倒海的行政工作,對她們而言皆不是最理想的職位,鍾采殷說:「與其配合學校方針,不如搵個機會畀自己,去做自己的方針。」 

談起簡教中議題時,蘇家茵多次低頭思考,才緩緩道出她的心聲:「我覺得係無奈,又未去到痛徹心扉。」

從小喜愛中文 鼓勵學習要找到合適方法

兩位小妮子出身於中文系,現在雖開了間補習社,但在有生之年卻從來沒有補過一次習。諷刺嗎?家茵搖搖頭,說:「補習社的功能或定位係不停灌輸技巧,我哋希望可以培養學習興趣,好多時學生唔係唔想學,只係好多時都不得其法。」說到學中文的方法,兩名女生立即七咀八舌地發表對學習中文的見解:「學生唔睇書係好大問題,衍生到無論說話能力定係寫作都好唔通順,多病句。」她舉例指,學生寫作時常失去主語、或使用口語入文,甚至在語法上錯誤使用「的」、「地」,「得」等等的情況都常有出現,皆可能與沒有閱讀習慣有關。

面對社會的普教中或簡教中的大洪流裏,有人選擇隨波逐流,亦有人選擇堅持自己初衷。只要有一個人認同及支持,她們也感到值得。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