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27】黃雀行動 港人勇破中共天羅地網 救300民運人士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7年前6月4日,中共以坦克、槍炮,鎮壓民主訴求,八九民運最終以鮮血落幕。中共政權未有放鬆,續如螳螂般搜捕已成寒蟬的民運人士,此時一班港人出於良知與勇氣,從內地的鐵幕把300多名民運人士救走,是為「黃雀行動」。

27年後,《香港01》訪問多名「黃雀」,聽他們細訴當年中共眼底下,每次救人行動,大至逃亡路線、小至相認暗號,都要周詳部署,絕非單憑港人之力,若無少數內地官員、港英政府和外國駐港領事的「配合」,實難以成事。

英國解密文件指,六四清場後,解放軍內訌,有軍人向天開槍。(Getty Images)

吾爾開希是較早一批獲救的六四學運領袖。(Getty images)

緣起

黃雀行動自1989年六四後開始,至1997年香港回歸前結束,8年間,300多人獲救。當年行動中,有份傳信息的《前哨》雜誌總編輯劉達文表示,最早期行動其實未有架構組織,連「黃雀」之名也未有,僅稱「秘密通道」,由一個香港黑幫主導,把學運領袖吾爾開希,以及時為中國社會科學院政治學研究所所長嚴家其,先後從內地救出。

不過,劉達文指,其後該黑幫因遭中共施壓而淡出,改由支聯會主導,由支聯會常委朱耀明等人為骨幹,並找來人稱「六哥」的商人陳達鉦負責前線行動,半年間救出133人,包括陳一諮、蘇曉康、王超華等著名民運人士。

陳達鉦是「黃雀行動」的前線總指揮,坦言當年早已把生死置諸度外。(林松澧攝)

部署

當年中共在明在暗追緝在逃民運人士,故「黃雀」要步步為營。據悉,當時「黃雀」分情報組、行動組,情報組負責「收風」,確定待救人士身份及所在地;行動組則由「六哥」陳達鉦指揮,接到名單便策劃救亡路線,由弟弟「七哥」陳達鉗、其他「黃雀」黎沛成及李龍慶等,到內地救人,再帶到廈門、汕頭等華南沿岸城市,乘「大飛」偷渡來港。

智取

要在中共眼底下救人,只宜智取,有核心「黃雀」透露,當年為免被竊聽,會在「大哥大」手機加干擾器,為免行動誤中圈套,會有相認暗語,如「我叫李成功」,又或民運人士放香煙在桌上,「黃雀」則持報紙,再各持一半相片拼合等,確定身份。若「黃雀」疑遭跟蹤,便以「今日下雨,不踢波。」等暗號通知。

與民運人士相認後,才是行動開端。陳達鉦指,當年「黃雀」會為民運人士化妝,「20多歲化成40多歲。」令他們改頭換臉坐火車等,混入平民中逃走。當抵達沿岸城市後,他指由於內地當局在海上嚴防,故「黃雀」主用1200至1400匹馬力的快艇,比內地巡邏艇快,藉此擺脫。

劉達文回憶當年「黃雀行動」,坦言是義舉。(余俊亮攝)

抵港

民運人士獲救抵港後,便主要由受朱耀明所託、化名「Tiger」的人接應,安排他們入住安全屋,據知安全屋所在地包括銅鑼灣一間賓館、赤泥坪村、大埔尾村、匡湖居等。而香港只是部分民運人士暫居地,據知曾為民主黨創黨主席的李柱銘,當年負責聯絡外國政府,再在其他核心「黃雀」與港英政府及外國駐港領事秘密協調下,把民運人士送到法國、美國等定居。

赤泥坪村曾是予民運人士藏在香港的「安全屋」之一。(林松澧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