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27】黃雀行動為港英政府機密 文件紀錄僅洋官可閱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六四屠城後迅速展開的「黃雀行動」,不少「黃雀」都稱,當年港英政府態度是「隻眼開,隻眼閉」,暗助民運人士匿藏在港並移居外國。而據悉,當年6月至9月是救人高峰期,由於來港的民運人士漸多,港英政府不能再個別處理,於是時任港督衛奕信便委派政治顧問辦公室及警方政治部,主力與「黃雀行動」的核心成員溝通協調,而整個行動屬港英政府的機密,當年的文件紀錄,只能由洋人高官閱覽。

八九民運期間,港人在香港曾舉行大型集會,而官方也曾暗暗協助「黃雀行動」。(支聯會圖片)

曾參與「黃雀行動」的《前哨》雜誌總編輯劉達文表示,當年為免獲救來港的民運人士,遭警方誤以為一般的非法入境者而被捕,港督政治顧問辦公室與「黃雀」核心,包括支聯會常委朱耀明等有秘密電話直線聯絡,當遭遇港警「留難」時,便可致電解困。

前銅鑼灣警署已拆卸,改建為商業大廈。(林松澧攝)

前銅鑼灣警署 曾為協調黃雀集中地

劉達文又說,「黃雀行動」之初,銅鑼灣一間賓館是最早期的「安全屋」,供民運人士入住。有資深警務人員透露,已拆卸的銅鑼灣警署,當年是處理民運人士的集中地,警方政治部人員長駐於警署內,與支聯會的人員「接頭」處理,而當時高層有令,有關文件紀錄是機密,全部不能經過華人警察之手,只能由洋人警官閱覧。

有資深入境處人員則稱,當年對於在港的民運人士有兩種處理方法,若是不太有名的,便發「行街紙」,以讓他們在香港自由生活,若是「極敏感人物」,則因他們多不會長留香港,故會容許他們運用假身份在港活動及上機離港。有「黃雀」也透露,前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的次子趙二軍妻女逃往法國時,便是先訛稱為其他民運人士的親屬而上機,以增隱密度,令行動更安全。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