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後噩夢 家暴不斷 受虐婦女剖白:試過打到全身瘀晒

撰文:張美華
出版:更新:

不少女人憧憬一生一世的完美婚姻,可惜這個願望並非人人能達到。根據社會福利署新增虐待配偶紀錄,香港每年約有3,000宗新增舉報個案。更有調查指出,受訪的受虐婦女普遍受到一種或以上的虐待。有個案更因精神長期受虐而造成嚴重精神困擾,坦言「個陣(受虐期間)落街都覺得棵樹鬧緊我蠢」。
以為離婚便是家暴的終結?有受家暴困擾的婦女,忍無可忍下選擇離婚逃離家暴噩夢。豈料前夫卻趁探視子女期間,對她再度施行暴力,令她驚惶失措,最終尋求外界協助,才能免受前夫家暴問題纏繞。

不願上鏡的阿May婚後發現丈夫有外遇,不但遭丈夫告誡要「忍」,更丈夫長年暴力虐待。(視覺中國)

香港家庭福利會今日(21日)公佈婦女受虐調查,受訪者中超過90%曾遭受到一種或以上的虐待。與丈夫甜蜜拍拖兩年便結婚的阿May(化名)出席發布會,講述受到前夫家暴過程。

不願上鏡的阿May於2004年結婚,一心憧憬與丈夫有美滿婚姻的她,萬萬想不到在結婚不足24小時便發現丈夫有外遇,原本已經深受打擊的阿May竟然遭丈夫告誡,即使丈夫與其他人有染亦要忍;阿May更在往後日子因與丈夫在婚姻上有衝突,而遭丈夫長年暴力虐待。

免家醜外醜 受虐婦女拒求助

阿May與丈夫育有一子一女,阿May坦言即便是長女出生後,家暴情況並沒有隨著小生命誕生而得到改變。她形容丈夫曾在長女面前對她拳打腳踼,以致全身有瘀傷,阿May直言「佢嗰陣簡直大力到想掐死我咁」。

每次家暴後全身都留下大大小小的傷痕,問到為何不報警求助,阿May與大多數的婦女一樣,認為「家醜不得外傳」。倘若尋求他人協助便等於要將家中醜事公告天下,阿May希望為女兒著想,便一直吞聲忍氣。直至2010年,當丈夫家暴變本加厲、暴力不斷升級,阿May認為不能再啞忍下去,最終選擇離婚。

佢嗰陣簡直大力到想掐死我咁
阿May憶述前夫家暴時對她的情況
阿May呼籲受虐的婦女不應再對家暴啞忍,應及早求助。(視覺中國)

一時心軟換來再受家暴

以為離婚能逃離魔掌,誰知一時心軟卻換來第二次的噩夢。阿May離婚後帶着女兒搬離原本的家,開展新生活。惟丈夫在離婚後以探望並教導女兒功課為由,漸漸由間中到阿May家探訪,到後來「當正自己屋企咁出出入入」。阿May憶述前夫於離婚後兩年,並沒有再對她有任何暴力行為,令她一度以為前夫改過自新。期間更與前夫重修舊好,懷上第二胎。

但事與願違,前夫得悉阿May懷孕後卻突然失蹤,及至生育後前夫又重新出現,並對她再度施行暴力。阿May最終忍無可忍,再次向社工求助。法庭判前夫現時只能每月隔一個星期天探望子女,並禁止前夫行近阿May屋苑附近範圍,確保阿May的人身安全。

阿May從陰霾中勇敢走出來,她坦言:「當時唔知社工係咩,有時又唔敢同外人講,諗番真係覺得自己好傻!」阿May呼籲受虐的婦女不應再對家暴啞忍,又謂「唔使驚,報警之後就會有社工幫你支援你」,令生活得到正真的改善。

Emily長期受前夫言語暴力折磨,令她精神嚴重受壓。(視覺中國)

遭丈夫謾罵 覺得「棵樹鬧緊我蠢」

新婚夫婦婚後理應每天都享受甜甜蜜蜜的時光,另一受虐者Emily(化名)也有沒齒難忘經歷。她每天受丈夫責罵,「蠢材、白癡、乞人憎」等謾罵字句,每天都傳入Emily耳中。Emily的丈夫除了每天言語上的折磨外,更限制她外出時間及社交,造成極大的精神壓力。Emily不斷受丈夫的精神虐待,甚至當她外出買菜時都不敢抬頭走路,認為人人都在笑她蠢;嚴重時Emily曾睡眠時都覺得聽見有聲音責罵她蠢,到樓下公園都覺得「棵樹鬧緊我蠢」。

當時Emily的自信心極低,後來醫生更指Emily精神受嚴重虐待。幸得社工支援,與丈夫離婚後與子女開展新生活。現在不時到社區中心參與課程和活動,令Emily重拾社交生活,Emily直言「個人都自信咗」!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