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奴】90後窮遊22國家 寧租樓拒儲錢上車:移民係出路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香港擁有一大片石屎森林,但港人要在廣袤之間尋方寸立身之所,難度堪比登天。房屋置業階梯已朽,幾百萬人在「樓海」中艱苦尋覓安身之所,劏房戶等公屋、租戶等買樓、業主等供完樓,「樓奴」都在等一個改變命運的機會。

九十後的Jonathan,心聲與這代年輕人一樣:「買樓離我好遠好遠。」但他不甘心青春都放在追逐磚頭,寧願老去之前揹著大小背包,走遍世界欣賞井外的瑰麗。然而,翱翔穹蒼的小伙子回歸大地後,仍要面對住屋的煩惱,每月放在租樓的開支,已佔去人工的三分之一,坦言這擔子比外遊的背包更沉重。他說,未來組織家庭或會選擇離開,「如果有一個更適合生活嘅地方,移民當然係出路。」

Jonathan年僅24歲,已經踏遍22個國家,一睹世界各處的瑰麗。(羅君豪攝)

今年24歲的Jonathan,在不少人眼中是一名典型的九十後:每月儲錢不多,放假選擇去旅行周遊列國,最懂及時行樂。「人生必做的N件事」,例如跳降落傘、登熱氣球、非洲大草原看動物遷徒、大堡礁潛水、橫渡沙漠尋秘等…Jonathan在人生四分一的階段,已逐一完成。

+2

Jonathan去過不少國家,他認為旅遊帶給他衝擊和快樂,遠比在香港儲錢上車有意義。(受訪者提供)

Jonathan說,大學三年級時有人在校內銷售特價機票,從此為人生打開另一道門。畢業後當上旅遊節目主持人,迄今已遊歷22個國家,一道道壯麗風景線令他讚嘆世界之大,人生不應囿於彈丸之地,「我成日喺香港,只會睇香港的一面,但其實世界好大。」揹著背包走遍世界每個角落,令他決定搬出來自立。

自大學畢業後,他就打算搬出來自立,直至今年將想法實踐,與朋友以約萬元租住一個唐樓單位。(羅君豪攝)

節衣縮食 狗場做義工當拍拖

今年初Jonathan與朋友一起,租住太子一間約300呎連天台的唐樓單位,月租9500元,連水、電雜費等,他每月的支出逾5000元;而月入約1.7萬元的他,仍要交家用、去旅行,加上預留金錢儲蓄,坦言生活捉襟見肘。

+4
+3
+2

Jonathan放工後會到超市買菜,特意挑選特價的水果、蔬菜。(梁鵬威攝)

他說,生活中每個細節都「慳盡」,電視、梳化及檯等傢俬都是二手或朋友轉贈,「最貴就係雪櫃,500蚊,床都只係50蚊。」出外吃飯也會選擇「埋單」不用100元的餐廳,每天也會抽時間煮飯帶回公司吃,「四十幾蚊一包水餃,晚餐食十隻,十蚊左右就一餐。」

每逢周六,他也會與女友一起到狗場做義工,享受短暫「養狗」時光。(羅君豪攝)

放假與女友的活動,是到元朗狗場做義工,幫狗隻洗澡、散步,「窮、無錢,咪搵啲低消費活動,又唔洗諗拍拖去邊。」

不少年輕人口中嚷着要「上車」,但香港一個「上車盤」至少4、500萬,首期最少逾百萬,不去旅行真的是「上車」關鍵?

「買樓已經唔再放喺我哋個腦入面,好似一樣以我嘅能力,完全涉及唔到(買樓)呢個領域。」
Jonathan

Jonathan認為去旅行要趁年輕,若然選擇儲錢上車,很有可能就要放棄自己的興趣。(梁鵬威攝)

Jonathan難以理解,為何一個「門都閂唔埋」的「劏盤」,仍引來萬人瘋搶;用300萬買來的磚頭,被稱之為「好抵」。

香港「無乜其他生活空間可言」

相比做業主,他寧願花掉儲蓄「窮遊」,「好努力儲個首期,然後未來二十、三十年,為咗層樓打工,我覺得唔應該係咁。」他曾到過澳洲、紐西蘭,生活環境不止於四幅牆,有花園、露台,更被當地人詰問為何香港「200呎都可以住到人?」這令他對香港的住屋問題,有另一層體會。

「我諗好多人都會認同(香港)只係生存嘅地方,星期一至六、朝九晚七,成份糧都係拎去供樓,就係為咗支撐生存嘅基本需要,無乜其他生活空間可言。」
Jonathan

他認為在今日的香港,職業如非專業人士、家人並不富有,即使努力儲錢至30歲,「都無可能儲到首期」。(梁鵬威攝)

「香港人好慘」 安居樂業成奢望

Jonathan每年花約5萬元旅遊,這筆錢省下來,大可用作「上車基金」,但他頃刻搖頭,「旅行要趁年輕去,尤其係我鐘意做Backpacker(背包客),去其他人覺得辛苦嘅地方。」他說,即使父母有能力為他支付首期,亦拒絕現階段做「樓奴」,因為供樓是一個不能擺脫的枷鎖,「如果要供樓,我就無得再好放肆咁去旅行,好多興趣都會限制。」

作為土生土長的一代人,Jonathan卻以「好慘」來形容港人,即使在出生地,亦難覓容身之處,「喺自己嘅地方,買樓都輸畀其他人…你連搵一個屋企都咁難。 」

他現時租住的單位只有300呎,但他認為可以自立生活,實踐自己想做的事是開心的。(羅君豪攝)

女友Hebe表示有考慮移民,因希望可在更宜居的地方組織家庭。(羅君豪攝)

女友無限支持

他想過,若未來要組織家庭,或會選擇離開香港,「如果有一個更適合生活嘅地方,移民當然係出路。」

女友Hebe對他無限量支持,「呢十年入面,礙於政治、樓價等問題,產生去外國住嘅諗法。」Hebe形容香港現時是一個困局,既無法改變現況、又不能透過努力改善生活,她甚至不認為移民是逃避,「所有人都有權利去揀一個自己鐘意嘅地方。」

不過,Hebe仍抱著與另一半在香港建安樂窩的一絲希望,會與家人抽居屋,至於是否「有樓先結婚」,Hebe隨即腼靦地說,「唔會!兩個人一齊努力囉,驚咩啫。」

喜愛旅遊的Jonathan,沒有將眼光放在香港,而是希望在世界的另一處,尋覓理想之地。(梁鵬威攝)

香港樓奴慘況實錄

+13
+12
+11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