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奴】「住公屋嘅人先唔係樓奴」 無殼夫婦為下一代冀買居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香港擁有一大片石屎森林,但港人要在廣袤之間尋方寸立身之所,難度堪比登天。房屋置業階梯已朽,幾百萬人在「樓海」中,艱苦尋覓安身之所,劏房戶等公屋、租戶等買樓、業主等供完樓,「樓奴」都在冀盼一個改變命運的機會。

作為八十後的一分子,葉先生兩夫婦都在會計公司工作,兩人月入逾4萬元卻沒有自己的「家」。他們結婚多年都是租樓居住,因為不想自己的下一代每兩年都要搬屋,一直希望置業後才生育,但望著樓價不停飆升,只能寄望「居屋大抽獎」,卻欠運成為永遠的「陪跑」分子,只能慨嘆:「喺我心目中,除咗住公屋嘅人,大家都係樓奴!」

葉先生(右)及葉太太(左)自政府復建居屋起已開始申請,惟從未中籤。(張浩維攝)

葉氏結婚4年,兩人月入逾4萬多元,但一直都沒有自己的物業,只能租樓住,並形容租樓是「沒有自己的家」。雖然很想「上車」,這幾年亦不斷留意市面上不同樓盤,但無奈預算永遠追不上樓價升幅,可負擔的單位卻又細又舊,「(睇樓時)入到去,見到石屎剝落,甚至見到鋼筋,你見到鋼筋都驚喇大佬!」

抽不中居屋 「我們就似永遠陪跑」

私人市場置業無望,他們只能向居屋「埋手」。自從2014年推售新居屋起,他們每期居屋都有參與「抽獎」,惟最終均失望而回,慨嘆:「仲難過中六合彩,我哋就好似永遠都係陪跑。」即使每次都沒有好消息,但只能繼續去抽。

無乜抽獎運,就算機會是0.000001%,但都叫就做有機會,不入紙就真係零,唯有這樣安慰自己。
葉太

「陪跑」四年,今年終於成功抽中「白居二」資格,可免補地價購買二手居屋及出售公屋。不過他們預算買300萬左右的單位,在市區中只容許他們購買二手公屋,近日亦曾看過不少公屋盤,但都不是「心頭好」,因為在他們可負擔的樓盤中,樓齡都偏高,故仍然屬意希望抽中新居屋,甘於停留在「居屋大抽獎」的遊戲當中。

夫妻二人喜愛倉鼠,家中飼養的倉鼠都有獨立住屋、風扇、閣樓等,他們笑言,倉鼠的生活空間比他們還好。(張浩維攝)

租樓欠穩定 影響生育意願

「上車」路未見終點,葉先生和太太不諱言,租樓始終是「居無定所」,要承受隨時被業主趕走風險,所以無論有多喜歡小朋友,他們都不敢生育。

他們對租樓的負面印象,其實自有因由。兩人婚後曾租住旺角一個230呎細單位,空間有限。看電視時,伸直雙腿已碰到電視櫃,當時但求有瓦遮頭,已不去想生兒育女的事,但最後業主突然說要賣樓,「業主一句話要收返(層樓),我哋一兩個月內就要搬。」

他們當時不知所措,幸而最後可以「友情價」租住朋友單位,暫解燃眉之急。兩夫婦現於蝸居內,養了一些倉鼠,有獨立屋、風扇、閣樓等,笑言倉鼠的生活空間比主人還好。縱使生活看似穩定,但他們覺得不安定的感覺常伴左右,

如果無穩定環境,無理由兩年後,我大住肚又要搬屋,個細路兩歲又搬一次,四歲又搬一次,其實好困擾。
葉太

二人月入合共逾4萬元,卻仍然不能負擔現時樓價。(張浩維攝)

面對住屋困難,葉先生葉太太依舊甜蜜,至今仍然無悔「未買樓先結婚」。(張浩維攝)

不同意先置業始結婚 嫁人非嫁樓 

葉先生和太太月入逾4萬,一般人都會覺得,這種收入水平的人要買樓本應不算難事,他們卻說「有苦自己知」。他們指,過去努力追求學位、事業,最後卻換不來人生最基本需要與尊嚴的住所,雖然收入較公屋戶多,但多出的收入都用作交租,「我哋嘅收入明顯就係高不成、低不就,公屋連入場機會都無,居屋等極都無,唯有一直等。」
 
他們結婚前,身邊曾有人勸阻,認為應先置業然後才結婚,但葉太不以為然:「太執著買單位,可能一世都不用結婚,樓係控制唔到,但結婚係我哋可以控制到,我係嫁比我老公,而唔係層樓。」

香港樓奴慘況實錄

+13
+12
+11

今期居屋將於11月攪珠,葉先生和太太能否在近30萬人參與的「大抽獎」中,擺脫「無家」命運,即將揭盅,二人卻一早「打定輸數」,「無論幾多人申請,其實都一定唔會中。可能…抽到死個日或者會抽到。」這一對夫婦,只能用苦笑回應這個社會的殘酷現實。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