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顧會選舉】站在工運戰線四十載 梁籌庭:無愧工人惟有負家人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勞顧會新一屆僱員代表選舉早前圓滿結束,上屆選舉意外落馬的公務員工會聯合會總幹事梁籌庭不負眾望、奪回席位。作為公僕卻拋棄個人仕途參與工運逾四十載,他背負勞工權益走到戰火前線,寫下本港無數工運硬仗,正因如此,在成家立室之時曾對妻子拋下一句狠話:「我搞工運嘅,你忍到先好。」

「我對得住香港打工仔,唯一係對唔住屋企人」,庭哥剖白心底話,昔日埋頭處理勞工事務、犠牲家人,即使面對兒子來自學校投訴漸增,他亦選擇「佛系」處理,甚至將他「放洋」。回首一望,梁籌庭指,日後將會專注培育接班人,逐步退居幕後,陪伴家人彌補過往錯過的時光。

庭哥投入工運逾四十載。(梁鵬威攝)

談到香港工運史的靈魂人物,梁籌庭必定佔一席位。人稱庭哥的他,投入工運逾四十載,身為公僕卻不顧個人仕途,多次就勞工議題與政府起衝突。不論在2002年號召三萬名公務員反對政府減薪,還是過去集體「拉隊」杯葛標準工時委員會,都奠定他於勞工界的地位。

庭哥作為上屆勞顧會的僱員首席代表,在輸入外勞及標準工時態度硬度。(梁鵬威攝)

不妥協個性樹敵 成政府和僱主眼中釘

向來直言不諱的他,曾於勞顧會服務逾廿年替打工仔出頭,面對標準工時、輸入外勞等多項具爭議的勞工議題,他都堅守立場、絕不妥協,奈何他的敢作敢為早已被政府和僱主視為眼中釘。

回顧歷屆勞顧會選舉,自80年代後期起5個席位,由工聯會、勞聯、公工聯、工團及公務員總工會代表協調瓜分,而餘下一席則由政府委任,惟這份默契於上屆選舉遭到打破。庭哥意外落馬,取而代之則是同為公務員背景的紀律部隊人員總工會主席劉玉輝。

來自勞工界同僚的背叛,這樣打擊他受不了,在上屆選舉當天他選擇逃離香港,最終花近半年才走出陰霾。

回首走過四十載工運路 無愧工人惟有負家人

失意勞工選舉,本應以家庭為最強後盾,然而,過去四十載無負工人,他唯對家人心中有愧。子曰「三十而立」,庭哥於30歲成家立室,卻對妻子說下狠話:「我搞工運嘅,你忍到先好,你諗你!」

他憶述,在回歸前,各項勞工議題須與新制度接軌,忙得不可開交,一周也吃不上一頓家常便飯,更遑論照顧家人。

兒子就讀中三時 學校投訴漸多

然而,「佛系」照顧方式最終碰壁。兒子就讀中三那年,來自學校的投訴漸多,他說,身為人父沒時間去照顧孩子,只好安排「放洋」。慶幸兒子懂事,獨力於國外留學生活,並在知名學府畢業,成為專業人士。他笑說著,自己從不替孩子擔憂,惟言談間盡是愧疚。

庭哥在過去兩年「離席」期間專注培育接班人。(梁鵬威攝)

兒子得悉父親再次參選:「未衰夠,又嚟?」

「個仔對勞工界唔係幾好印象。」他指,多年為勞工界無私付出,惟最終遭同僚「背叛」,落得如斯田地,目睹一切的兒子,並沒施予半分同情;得悉父親揹水一戰,再次參加勞顧會選舉時,更揶揄他:「未衰夠,又嚟?」

庭哥坦言,早已邁入退休之齡,沒有任何留戀,兒子亦遊說他不如及早放下擔子、享兒孫樂,但在工會兄弟推薦下才報名,更向家人承諾「衰咗唔會再選」。

工友的鼓勵 證明自己過去付出

過去的落選,令他感到人情冷暖。他笑說,過往曾與妻子結伴回中山短遊,在酒樓用膳時巧遇香港公務員,對方突然把一份香港報紙遞給他:「庭哥,頂住!」他說,工友之間的人情味,一句微不足道的鼓勵說話,都足以證明自己對勞工界的付出。

不論選舉結果如何,庭哥無悔花逾半生時間投入工運;在過去兩年「離席」期間,他笑言覓得兩位非常能幹的女會員繼承衣缽,更形容對方據理力爭的氣勢如同「辣椒仔」,放心逐步退居幕後,可陪伴家人彌補過往錯過的時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