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防部隊佔港地】港深以深圳河為界 香港曾因改河道獲河套地

最後更新日期:

深圳邊防部隊涉嫌越境佔用本港沙頭角邊境禁區兩萬呎土地6年,香港土地業權持有人毫不知情,地政總署航空圖更早在2013年已把該土地「剔出」香港範圍。擾攘幾日,特首林鄭月娥終於開腔,稱不知道深圳曾於2013年改河道,港深雙方對邊界歸屬有不同理解。

法律上,港深邊界以深圳河為界,根據1997年的國務院令,改動河道相當於改動邊界,港府計劃發展成創科園的落馬洲河套地區87公頃土地,正是因為治理深圳河河道,歸屬權從深圳易手香港,雙方擾攘20年,才在去年簽訂備忘錄,確認河套屬於香港。

行政會議成員、資深大律師湯家驊指,法律上港深邊界是深圳河中心,「憑常識都知道不能單方面改個河道!」又批評港府未履行應有責任,維護香港土地完整。

傳真社日前報道,深圳邊防部隊涉嫌越境佔用本港沙頭角邊境禁區兩萬呎土地近六年。(傳真社)

傳真社日前報道,深圳邊防部隊涉越境佔用沙頭角香港邊境禁區約兩萬呎土地。特首林鄭月娥今日(14日)表示,涉事土地應屬香港範圍,目前深圳對該地段歸屬「有不同理解」,又引述深圳當局解釋稱,2013年深圳曾進行沙頭角河河道改道工程,但港府並不知悉。

林鄭月娥稱,港府參考1997年國務院第221號令,認為相關地點的香港特區區域界線是以沙頭角河中心線為軸心,而據航拍照片和同事的實地視察,發現沙頭角河的位置沒有改變,「因此涉事土地應屬於香港境內範圍」。她亦指有需要徵詢法律意見處理界線問題,深圳方面已表示會暫停使用涉事土地。

湯家驊:憑常識都知不能單方面改河道

行政會議成員、資深大律師湯家驊認為深圳方的解釋不合理,「憑常識都知道單方面改個河道不行啦,否則日日改個河道,我們的邊界不就日日受影響?」

他認為這次深圳方面以河道工程做解釋不合理,既然港深以河流中心線為分界,任何改道工程都必須經雙方同意才可進行,而香港政府亦沒有負好責任,「應當維護香港土地完整,如同國家維護自己的領土完整一樣」。

1997年6月竣工的深圳河改道工程及同年7月頒布的國務院令,使河套地區由深圳河以北的深圳土地變為歸屬香港範圍。圖為河套區香港一方望向深圳方向。(資料圖片 / 鄭子峰攝)

國務院令一錘定音 深圳河治理後以新河為界

為何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邊界,港深雙方有不同解讀?深圳與香港土地究竟依何根據劃分?

港深邊界在回歸前已有爭議,1898年英國租借新界簽訂的《展拓香港界址專條》,列明深圳河為是中港邊界。1980年代,深圳河治理改道,河界變動,刺激中英神經。

直至1997年回歸當日,國務院令第221號確認了港深邊界,寫明該段以沙頭角河中心線為港深分界,此外陸地部分還以中英街及深圳河為邊界,列明「深圳河治理後,以新河中心線作為區域界線」。

河套歸屬權爭拗20年 去年始確認屬香港

1997年6月深圳河道治理完成,新舊河道合成一塊87.7公頃的落馬洲河套地區,該區原屬深圳範圍,改道後變為深圳河以南。與此同時,原屬香港的約12公頃土地,在河道變更後落在深圳河以北,正是這道國務院令,令河套的歸屬權劃歸香港。

不過雙方開始了多年拉鋸,直至2017年1月3日,港深兩地政府簽署《關於港深推進落馬洲河套地區共同發展的合作備忘錄》,確認港府自1997年7月1日起擁有河套區土地業權,原屬深圳的91公頃土地撥歸香港,港方則將原屬香港的12公頃土地劃入深圳。這一因界河變道而起的爭坳,至此終於塵埃落定。

傳真社日前報道,邊境部隊涉佔香港邊境禁區約兩萬呎土地,並搭橋將垃圾倒入香港界內。(傳真社)

沙頭角地或涉深圳部隊民事侵權

河套的歸屬權爭議,是港深兩地政府就改動河道而起,不過沙頭角的私人土地,林鄭月娥則稱不知道深圳在2013年治理河道。

湯家驊認為,河套地區雖然經過了多年爭論,但雙方都是在溝通中解決問題,期間未出現侵權行為,而今次內地邊防人員霸佔香港私人土地,或涉及民事侵權,當事人可通過民事訴訟途徑解決。他又稱,在法律途徑之外,港深雙方政府亦可以訴諸政治途徑,私下通過「內交」手段磋商解決。

立法會議員朱凱廸亦指出,根據地政總署2013至2017年的航拍圖片,涉事兩萬呎土地在地圖上被塗上白色,即被「剔出」香港土地範圍,推斷港府早已知情並接受深圳說法,批評邊防部隊侵犯香港土地。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