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疫治療未入藥物名冊 癌症末期老翁藥費40萬 哭訴憂成子女負擔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70歲的陳伯今年2月確診患肺癌四期,醫生建議他接受10針的免疫治療療程,已退休的他積蓄不多,要支付每針4萬元的免疫治療,唯有求助於子女及弟妹,整個40萬元的療程,現時仍需再繳付8萬元才可完成。

打針後,陳伯肺內腫瘤有縮小,不過談及孝順的子女負擔沉重,陳伯隨即老淚縱橫:「有時諗起都好(心)酸。」他指,現時的處境是「頂得幾多得幾多」。

有機構為陳伯在網上發起眾籌,惟目前籌得的金額不足以支付半支針費,陳伯最希望的都是當局可考慮將免疫治療藥物納入安全網,令處境相近的病人都可申請資助。

陳伯透露今年初起咳嗽,背部和胸口均痛得不能入睡。(陳倩婷攝)

陳伯去年做過身體檢查,當時並無大礙;至今年1月,陳伯開始咳嗽,右邊胸口疼痛,他先到公立醫院求診,照肺時發現有兩處陰影,惟待公立醫院的電腦掃描確定病因需等大半年,陳伯的子女花費萬多元安排他2月底在私家醫院接受電腦掃描,其後確診右肺長出兩個惡性腫瘤,已是第四期。

他的咳嗽由3月開始加劇,背部疼痛令他夜裡無法進睡,至今年6月開始注射免疫治療藥物匹博利組單抗(Pembrolizumab),第三針後疼痛不再,至第五針後腫瘤有所縮小。

陳伯一直有說有笑,惟談到子女需分擔其高昂藥費即泣不成聲,心情過來後仍熱淚盈眶。(陳倩婷攝)

藥費共四十萬 需求助於親人續命 無奈且感心酸

受訪這天,陳伯在酒樓吃過「孖寶」: 一盅飯及一籠點心,連同茶芥收費,少於四十元。他11年前退休,年初妻子因病離世,現時獨居於公屋,收入僅得政府的長者生活津貼,以及幼女每月給予的數千元家用,面對的負擔卻不成正比。

陳伯指免疫治療每針39,996元,「四萬蚊,仲有4蚊找」。醫生指標靶藥物不適用,陳伯怕自己捱不過化療,選擇了免疫治療。醫生建議先接受共10針的療程,每三星期注射一針,藥費近40萬元。

翻開陳伯的「紅簿仔」,內裡的儲蓄不足6萬元。要醫病,惟有求助於親人,陳伯至今已注射8針,32萬藥費中,有12萬由弟妹幫忙,餘下20萬元由四名子女分擔,這個決定着實不易。「仲有兩針,唯有辛苦班仔女…」語未畢,陳伯的淚水已然落下,但他仍哽咽地說完:「有時諗到都好(心)酸」。

子女各自成家立室,為人父者自然不想成為子女負擔,但人算不如天算,他的子女坦言「頂得幾多得幾多,頂唔到先再算」,餘下的8萬元藥費未知能否撐過,至於兩針過後是否需再打針仍是未知之數。

陳伯儲蓄不多,面對高昂藥費,只希望政府「睇吓有無方法幫輕少少」。(陳倩婷攝)

網上眾籌暫僅獲九千元 未能支付半劑藥費

協助陳伯發起網上眾籌的是關注癌症病人的癌症資訊網慈善基金,眾籌發起逾兩星期,暫時籌得約九千元,惟這個金額尚不足以支付半劑免疫治療。

現時陳伯所用的免疫治療藥物仍未納入藥物名冊,按現時藥物資助計劃下的新經濟審查機制計算,若該藥被納入安全網,陳伯的情況應可獲得全額資助藥費。陳伯指現時最渴望注射完10針後可以得到醫生指示轉藥,亦希望政府知道有這一批無力自費買藥的病人,可以提供補助,「唔係要全費,睇吓點樣幫輕吓我哋就得」。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