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娃酒醒驚見巴籍男在旁 洗澡始疑曾遭「執屍」強姦 案件開審

撰文:李慧娜
出版:更新:

女子與友人在蘭桂坊消遣後大醉,醒來發現處身陌生的工廈單位,並有一名巴基斯坦籍男子在旁,巴男再抓她胸部兩下,之後把手袋還她,但手機及信用卡已不見了。女子聲稱太醉,回家後再睡,醒來才發現內褲有異物,才驚覺可能被姦並即報警。巴男否認「執屍」回家干犯強姦,案件今(20日)在高等法院開審。

巴基斯坦籍被告Ali Nazakat(24歲)否認一項強姦罪,案件在高等法院開審。(資料圖片)

被告Ali Nazakat(24歲)否認一項強姦罪及兩項非禮罪,控罪指他於2016年12月7日在荃灣一工廈強姦及兩次非禮女子X。

女事主自稱「幾飲得」

女事主X供稱,事發前一晚與友人到蘭桂坊酒吧飲酒消遣,雖然她形容自己「幾飲得」,但當晚因「飲得快」,所以十分醉,她又憶述自己當晚喝了不少烈酒如伏特加、Gin Tonic等,當晚最後只依稀記得由第一間酒吧「轉場」。

醉醒發現身處工廈有巴籍男在旁

女事主續指,事發當日一醒來便發覺自己身處一個廢棄了的工廈,當時她仍穿著前一晚的衣服,然後便看見被告,女事主稱醒來後感不適欲作嘔,故被告帶她到洗手間嘔吐。及後,女事主雖然仍然宿醉及頭痛,但仍有詢問被告昨晚發生的事情,但終未有得到答案,期間被告兩度伸手抓了事主胸部,事主感到非常害怕,遂撥開被告的手。

因「超級醉」回家先小睡

女事主及後表示欲離開,被告便從櫃子拿出她的手袋予她,女事主已發覺手提電話不翼而飛,由於女事主不知該如何離去,被告遂陪她乘電梯下樓,被告更留下自己的電話號碼給她。女事主表示回到家後仍覺得「超級醉」,故睡了一會才起床,及後致電前一晚同行友人,友人稱凌晨1時多已送了她乘的士離開。

洗澡發現分泌物疑「斷片」時被姦

女事主洗澡時發現內褲有不尋常分泌物,才懷疑飲酒後「斷片」期間被強姦,當日處理工作後才去報警,而事後才發現手提電話、信用卡、八達通及500元現金失竊,又發現信用卡被盜用。

稱事主准拿卡「任碌」但又認盜竊

女事主稱該日之後從未見過被告,亦不同意與他進行性交,惟根據控方開案陳辭,被告在警誡下稱早已認識女事主,當晚見她喝醉才幫助她,二人沒有性交,而信用卡則是女事主給他「任碌」的,化驗報告亦顯示事主下體及內褲有被告精液。另外,控方指被告現已承認盜竊事主的信用卡及手提電話,又改口認二人有性交。

聆訊明續。

案件編號:HCCC107/2018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