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教師涉姦醉娃案 事主稱無力反抗被奪初夜 哭稱:畀人整污糟咗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男教師在一次唱K聚會認識一名幼稚園女教師,疑趁對方醉酒,將她帶回家中強姦,奪去其初夜,幼師兩年後才報警。男教師否認指控,案件今(9日)於高院開審。女事主作供時情緒激動,多次要深呼吸冷靜,又稱被侵犯後覺得「畀人整污糟咗」,向朋友傾訴,朋友卻叫她不要告訴他人,她敍述至此,稱不明為何朋友會建議她保密,並痛哭說:「無人幫我。」

被告鄧庚濤在高等法院否認一項強姦罪。(資料圖片)

被告鄧庚濤被控於2014年9月27日,在筲箕灣一單位強姦女事主X。案發時任幼稚園教師的X供稱,案發當晚她應約,與修讀幼稚園高級文憑的女同學Y一同去灣仔唱卡拉OK,Y的男友人亦約了5名X不認識的男子到場,當中包括被告。

輸猜枚曾喝6杯啤酒

X指,他們當晚唱歌、玩遊戲機及猜枚,期間她與被告猜枚,X因輸掉而喝了約6杯啤酒,之後感不適,而被告表示要送她回家。被告與X乘的士到達X所住屋苑另一大廈,X發現升降機位置與她住所不同,故不願入升降機,又表示:「我要返屋企。」但無力反抗,最終跟被告進入一單位的房間。被告又推她落床並脫她衣服,X無力反抗只表示:「唔好。」被告終把陽具插入她陰道,並射精在她臉上。

事後回家冚埋自己

X指天亮時因便急醒來,發現自己睡在床上,全身赤裸,下體感疼痛,她如廁後發現她使用的紙巾有血,她驚覺鄭遭被告強姦,大驚下離開單位返家。回家後,X指她沒有洗澡,直接睡覺,她哭訴並說:「好驚,唔敢俾人知,我要瞓覺,我要冚埋自己,我要瞓覺。」

Y翌日問她發生甚麼事,X將事件告知,惟Y竟叫她:「唔好同其他人講,件事得我同佢知。」

庭上哭訴:無人幫我

X於2015年與現時男友,並將事件告知男友,而修讀社工的男友則提議她向風雨蘭求助,最終於2016年5月7日才報警求助。X坦言事後覺得「自己好污糟」及「畀人整污糟咗」,故一直沒有打算報警,她又自責覺得自己有錯,並說:「如果嗰日無出現,就唔會發生呢件事。」說罷即激動痛哭。她又哭訴不明白Y當時為何叫她「唔好同人講」,又在庭上痛苦稱:「無人幫我」。

否認被男友問性經驗才稱被強姦

辯方質疑X於2015年與現時男友拍拖,在此以前一直沒有報警打算,之所以於2016年報警是因為男友問她有否性經驗,她為了給男友交代,別無選擇下才會訛稱被人強姦,惟X否認。

X明天將繼續接受辯方盤問。

案件編號:HCCC 437/2016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