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團拯救紙包飲品盒 逾7成屬維他 嘆言:點解唔承擔回收責任?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一個紙包飲品盒包含紙、膠、鋁,但多年來被視為不可回收的垃圾,0%回收率下每年港人丟棄的紙包飲品盒多達4.3萬公噸,足以鋪滿6,179個香港大球場。環團綠色力量早前進行紙包飲品盒回收,4個月共回收逾1公噸,點算其中4星期回收物後,發現維他奶國際集團有限公司(下稱維他)的紙包飲品盒佔超過7成。

綠色力量高級教育及項目主任余健綱認為,維他作為紙包飲品生產商龍頭,不應把處理廢物責任轉嫁市民及社會,促請維他回收再造其產生的紙包飲品盒廢物。

綠色力量點算一個月回收的紙包飲品盒,發現屬維他的紙包盒廢物佔超過7成。(勞敏儀攝)

綠色力量在今年7月至11月在社區推行紙包飲品盒回收,在全港設17個協作回收點,約4個月共回收逾1公噸,以250毫升紙包飲品盒重量計算,相等於約9萬個紙包飲品盒。綠色力量再點算其中4星期回收的8,404個紙包飲品盒,發現維他的紙包盒廢物佔73.5%,第2及3位分別為太古可口可樂香港(9.1%)及雀巢香港有限公司(8%)。

在超級市場方面,綠色力量簡單統計5大本港紙包飲品生產商出售的貨品數量,發現維他銷售的紙包飲品約有41種(佔52.9%),太古及雀巢則各有約20種(佔26%)及約7種(佔8.6%)。

余健綱(右)認為,維他自稱「負責任的消費和生產」為重要目標及方針,卻成為本港最大紙包飲品盒廢物製造者。(勞敏儀攝)

紙包飲品盒回收是不能?還是不為?

余健綱指出,維他在其《可持續發展報告》稱「負責任的消費和生產」為其重要的目標及方針,也會與社區合作「攜手解決社會和環境問題」,卻成為本港最大紙包飲品盒廢物製造者,沒有採取任何回收行動。他認為「生產者責任不只是局限於生產鏈,還有在銷售後如何處理生產的廢物,避免落入堆填區」,直言維他在環境承擔方面「不合格」。

牛奶盒由85%紙及15%膠製成,不能被當廢紙回收,環團呼籲市民把紙包盒剪開及清洗(如圖),增加其回收可行性。(勞敏儀攝)

目前沒有本港生產商回收紙包飲品盒,綠色力量自發把回收的紙包飲品盒運往日本及泰國,分別循環再造成再生固態燃料,以及再造紙和膠鋁壓板,製成興建屋頂的物料。余健綱說,扣除運輸和處理等成本及物料回收價,每回收一個容量250毫升的紙包飲品盒需補貼0.44元。此外,有本地回收商已申請回收基金,計劃引進分離機器(紙包飲品盒回收新出路 本地回收商設廠轉廢為材 免葬身堆填區),預計明年中可於本地回收再造紙包飲品盒。余認為,「單是環保組織都可以做到回收,為何生產商不做?」

他希望,隨著回收網絡日漸成熟,即使目前未有法規要求紙包飲品盒生產者承擔回收責任,維他應率先在行內發揮牽頭作用,立即回收及循環再造包括紙包盒在內的所有飲品及食品包裝。

南丫島居民Stanley幾乎每個月均從離島帶4大袋乾淨處理的紙包飲品盒到綠色力量辦公室,令紙包盒獲得重生的機會。(勞敏儀攝)

熱心市民自費搭車搭船送紙包盒

紙包飲品盒的回收程序較其他回收物複雜,需要「取走塑膠部分、剪開、攤平、清洗、晾乾」,而包裝盒內籠呈白色(如牛奶盒)或銀色(如檸檬茶)的紙盒需分開處理。回收花心機和時間,但仍有不少市民不厭其煩地參與回收,余健綱指有市民甚至把已乾淨處理的紙包盒郵寄至綠色力量辦公室,單是郵費也花上46元。

4大袋紙包飲品盒重達35.5公斤。(勞敏儀攝)

南丫島居民Stanley去年暑假開始於工作地點「南丫部落」協助處理紙包飲品盒回收,每月自費從南丫島乘船、再轉地鐵去到綠色力量位於旺角的辦公室。訪問當天,Stanley手執4大袋已乾淨處理的紙包飲品盒,重達35.5公斤,來到目的地時他早已汗流浹背。

回收紙包飲品盒,還需熱心市民落手處理,Stanley希望生產商不要逃避回收責任。(勞敏儀攝)

Stanley說,早期回收時有居民會送來「濕的、仍未剪開」的紙包飲品盒,存放一段時間後,不但產生異味,也惹來蟑螂及老鼠,其後這些回收物須經真人驗收,「不合格」處理的紙包飲品盒會被拒收。他解釋「如沒有剪開及保持乾身,即使已沖水,只要有一、兩滴水殘留,都有機會產生酸臭、似發酵的味道」。面對不諒解的居民,他只能笑著解釋原因,坦言「自己的垃圾應自己處理」。

Stanley又指,不少島上的餐廳及居民支持紙包飲品盒回收,也願意主動處理乾淨,希望市民除了少飲紙包飲品外,生產商也不能漠視回收責任。

維他:需各方持份者努力

維他回覆《香港01》表示,減少包裝對環境的影響是其可持續發展進程的主要領域,但要有效地管理包裝廢物,需要各方持份者的努力,包括製造商、政府、零售商、收集者、回收商及消費者。發言人指,紙盒包裝使用的紙板得到森林管理委員會(FSC)認證,也會與有關回收商探索合作機會。

而太古可口可樂香港回覆指,從2016年起支持非牟利團體佛教慈濟基金會增加回收物收集點及收集次數,並推出飲品紙盒回收試驗計劃,把紙包飲品盒運往外地再造成有用物料。發言人表示,現正積極與相關持份者包括政府、環團及回收業界進行磋商及溝通,支持在香港開展紙包飲品盒的回收及處理工作。

環保署發言人回應指,2016年棄置於堆填區的紙料夾層包裝盒數量為每日約83公噸,由於紙料夾層包裝盒是由紙、塑膠、金屬薄膜等物料複合製成,須透過特殊技術把各種物料分離處理,才可有效回收,再加上處理成本高,故現時在港並沒有具規模及符合成本效益的處理設施。

隨著明年中將有相關回收再造生產廠房投入生產,發言人指若確定紙料夾層包裝盒有合適、穩定可行及符合成本效益的回收出路,會積極考慮將其納入回收範圍,鼓勵更多市民參與回收和源頭減廢的工作。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