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收無路?】再有團體停收紙包飲品盒:手作再造亦已飽和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紙包飲品盒停收!過往紙包飲品盒一直因缺少本地回收出路而無法回收,近年坊間努力下,不同團體開始收集飲品盒,又有手作人將之升級再造,但繼今年初元朗及葵芳的民間資源回收組織「不是垃圾站」停收飲品盒,將軍澳的「正澳」最近也宣佈停收,目前僅餘西貢「貢想」接收飲品盒。紙包飲品盒其實回收再造後用處多多,可製成紙巾甚至桌椅,但想要回收,為何困難重重?

紙包飲品盒其實可再造成建築物料。(資料圖片/張雅婷攝)

年花2,000萬元處理堆填區紙包盒

環團「綠色力量」曾發表報告指,據《香港固體廢物監察報告》及立法會會議文件所指,全港每年丟棄的飲品盒高達43,000噸,即約37億個,可鋪滿16.9個香港大球場,每年用於處理堆填區紙包盒的費用超過2,000萬元。與此同時,其實紙包飲品盒回收再造後,可製作成電腦枱、屋頂物料甚至書桌書椅,但在香港卻因無本地回收再造廠,而一直白白將有用物料丟至堆填區。

但近年民間資源回收組織遍地開花,元朗及葵芳的「不是垃圾站」皆收集起紙包飲品盒,惟今年初卻宣佈因回收商不再接收而停收。當時將軍澳的「正澳」找到手作人接收飲品盒,但昨日亦宣佈「本地手作者亦已飽和」,停收飲品盒。目前接收公眾紙包盒的僅餘西貢的「貢想」,他們會將之自行升級再造造成織籃。

正澳成員指,其實這情況可預料到,只是年初時聽到業界有人正在尋地設回收廠,因而希望「收住先」,「始終建立回收習慣需要時間,難得大家建立了,不想隨便停收。」他們也想過再找其他回收出路,但實在沒有地方暫儲這些物資,唯有停收。

「沒得回收都是一個提醒,以現時(香港)的(回收)成本、技術其實沒辦法回收,我們會主張源頭減廢,希望大家減少用這些紙包飲品。」

紙包飲品盒耗用量驚人。(資料圖片/鄧芯怡攝)

垃圾徵費來年殺到

另一邊廂,綠色力量2016年開始進行紙包飲品盒回收試驗計劃,在15間小學及26間餐廳酒店回收飲品盒,並將之運到泰國再造。綠色力量高級教育及項目主任余健綱指,要在本地回收再造,最難是土地用途問題,有回收商已申請資助購置機器,但因土地用途審批問題而無法投產。另一方面,回收也需要資金,他指唯有引入「生產者責任制」,由生產者負起責任,始有出路。過去他亦曾指出如果能增加回收規模,並在本地進行分離步驟,回收成本預計能減少一半。他說未來也會和地區團體商討接收紙包飲品盒。

正澳成員亦指現時生產者將所有責任轉嫁到環境,如果有生產者責任制,可以要求生產者負責回收,而非只是懲罰性地付罰款,「(這)可能已是出路。」

余健綱又指近來其他類別的物品回收出路亦縮窄,如去年內地收緊廢物進口,希望政府主動擴闊廢物回收出路。垃圾徵費最快於來年就會實施,如果屆時紙包飲品盒及各類「廢物」仍未能回收,堆填區進一步飽和之餘,市民亦需要直接付費。在未有全面回收政策前,如果市民想減廢,也許只能選擇不買會產生垃圾的物品,或選擇玻璃樽等可回收的包裝產品。

紙包飲品盒的出路其實不止垃圾桶。(資料圖片/吳韻菁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