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職人】師奶為減肥當建築工 新年願望:轉戰室內設計!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為減肥可以去到幾盡?即將「入五」的宇紅,本來是家庭主婦,卻為了減肥而加入「地盤佬」的行列,在這個由男性佔大多數的行業工作。雖然地盤的體力勞工作相當辛勞,但她卻大呻:「煮飯仲辛苦過做地盤!」

經歷過初入行碰釘、遇上工業意外,在地盤工作近四年,宇紅最大的感觸除了是減肥成功,另外卻發現「地盤佬」其實都很有修養,更明言十分佩服地盤工人:「有人唔明點解佢哋咁高人工,其實係因為佢哋日曬雨淋你睇唔到!」

踏入新年新氣象,宇紅除了希望今年繼續身體健康,她亦一直為未來做打算,希望由地盤建築工,轉型成室內裝修:「做做吓地盤發現原來對室內設計有興趣,日後都想學吓...日後邊做(室內裝修)邊學啦!」

走過橫街窄巷,宇紅不時與商戶職員用簡單英語打招呼。原來她過去幾年經常在這區工作,附近不少酒吧、商鋪都是她有份興建,早已與附近的酒吧員工成為了好朋友。(林若勤攝)

+6
+5
+4

在繁華的中環市內,宇紅身穿一身地盤工作服,與紙醉金迷的蘭桂坊顯得格格不入;然而誰又會想到,宇紅與這一區的酒吧有密不可分的關係。言談間她手指遠方:「呢個酒吧係我起(建造)嘅!...當初蓉蓉爛爛,而家靚到呢!」不習慣面對鏡頭的她即使感到害羞,但談到關於她的「作品」時,宇紅亦難掩心中的自豪感,她更笑言曾與女兒說:「我都有落老蘭!」

為減肥入行 宇紅:點解唔可以通過做運動賺錢?

傳統印象中,家庭主婦的工作就是手執鑊鏟,為何無故走入地盤提起螺絲批、士巴拿?宇紅解釋,當初誕下女兒後成為了全職家庭主婦,但隨著女兒漸漸長大、經濟環境轉差,不得不尋找工作幫補家計。同時她一直都打算進行減肥健身,但根據精打細算的「師奶」思維:「既然都係要做運動,點解唔可以通過做運動嘅過程賺錢?」其後認為地盤工薪酬高,是一個不錯的選擇,結果就變身成為了建築工人;晃眼間一做就接近做了四年。

對宇紅而言,相對於45公斤的英泥,要抬起桶裝水可說是易如反掌。(林若勤攝)

入行初期搬45公斤英泥 「重到腰都斷」

建築地盤向來被視為男人的戰場,宇紅直言地盤的工作強度,對女性來說的確是一大挑戰;她提到,當初入行時要嘗試一個人抱起達45公斤重的英泥,現時回顧看似簡單,她直言當初感覺卻是「重到腰都斷」。

然而,搬重物已不算是最大挑戰,宇紅說,作為一位女性,最辛苦的卻是要在烈日下工作:「力氣唔夠可以搵人幫,但成組人都曬你無可能企埋一邊唔做。」她稱下班看到自己的皮膚被曬成「鴛鴦色」,雖心有不甘,但想到其他「地盤佬」的工作更辛苦時,她就更不能夠喊苦。

「煮飯仲辛苦過做地盤,又無糧出」

被問到為何不重執鑊鏟,繼續在地盤捱到今時今日?她卻直言「煮飯仲辛苦過做地盤」:「煮飯又無糧出,仲要啱大家口味,同一款餸食得多又會厭!」更表示「而家叫我煮飯都唔煮飯!」話雖如此,地盤工作望天打卦,遇到壞天氣或工程受阻延誤,宇紅都是要重操故業,做家庭主婦。

記者半信半疑之際,宇紅突然大秀手臂二頭肌(老鼠仔),破除疑惑。(林若勤攝)

辛苦工作得來的不是只有薪金,她還得償所願地成功減磅。宇紅笑指丈夫曾大讚:「嘩!身材靚咗咁多嘅」,更稱高峰時期出現過六塊腹肌。她更笑言,所有「肥師奶」都應去嘗試一下做建築工,令身型變得健碩。

為同事平反:其實地盤佬都好有修養

或許有人會覺得,師奶和粗獷、無禮貌、麻甩的「地盤佬」格格不入,然而作為「地盤佬」的一員,宇紅卻為此大抱不平;她指,在地盤工作時同事間相處融洽,特別在有女性在場的時候,她笑言「男人都唔敢咁放肆」,言行都十分尊重女性,甚至會出頭主動完成粗活,「連粗口都講少咗!」

大讚「地盤佬」其實都很有修養,自己亦相當佩服地盤工人:「其實(建築工)好多時候搵到嘅錢都係有生命危險咁賺返嚟,有人唔明點解佢哋咁高人工,其實係因為佢哋日曬雨淋你睇唔到!」

粗壯的手臂,原來曾經滿佈血痕。(林若勤攝)

宇紅對地盤工人的敬佩,更因為她這四年來在地盤的親身經歷;她憶述,有一次搬運落地玻璃時撞到硬物,導致玻璃碎裂,整隻右手前臂被玻璃碎片鎅得皮開肉綻:「當下手臂無任何感覺,但血就不斷湧出嚟」鮮血沾滿衣服、流遍一地。一瞬間,千萬念頭腦海中閃過:「會唔會流晒啲血?因為呢份工咁樣就死咗值唔值?有咩事囡囡以後點算?」最後宇紅被送入急症室,手臂縫了多針,留下了多道永不磨滅的疤痕。

意外過後,宇紅提到僅休息了一星期,就回到地盤上班。但四年來的工作,除了一兩次較深刻的意外,還有日復日揮灑汗水、付出時間和勞力的經歷。

她提到,過去不少時間要加班,回到家中還會與女兒交談,在百忙中盡量爭取親子時間,然而很多時候都在交談途中已疲倦入睡。「囡囡有時都會擔心、心痛,話『媽媽唔好再做(地盤)啦』,甚至希望做兼職減輕經濟負擔」,然而宇紅對她的掌上明珠倍加呵護,僅希望她專心讀書,家計就由媽媽來扛。

做了「地盤佬」近四年,宇紅曾擔心因為工作與家人關係變差,事實卻是關係變得更好,她亦更珍惜與家人相處的時間,甚至也開始思考其他的工作路向。

因為高薪而入行,宇紅及後卻在工作的地盤中發掘出室內設計的興趣。(林若勤攝)

期望可進一步轉型做室內裝修

新年新氣象,宇紅除了希望今年繼續身體健康,原來亦一直為未來做打算;早在一兩年前,宇紅報讀了工會的電機課程,已由地盤雜工轉為電工,並身兼室內裝修的工作,因為她在工作中發掘了一個新興趣:室內設計。

她表示,建築工雖然有十分吸引的高薪,但隨著年齡漸長就未必合適:「做做吓地盤發現原來對室內設計有興趣,日後都想學吓...日後邊做(室內裝修)邊學啦!」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