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疾院舍黑幕】八成無牌 宿位短缺 家屬嘆無選擇:啞忍不舉報

撰文:趙振龍 龍婉琪 陳凱敏 羅嘉凝
出版:更新:

葵涌殘疾院舍「國寶之家」懷疑虐待院友個案,揭示社署過去一年雖曾向院舍發出多達5封勸諭信,卻仍被揭多項問題,反映私營殘疾院舍缺乏有效監管,服務良莠不齊。政府2011年起實施殘疾院舍發牌制度,然而5年來,全港310多間院舍中,竟有近八成半尚未取得正式牌照,只以「豁免證明書」方式經營。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質疑,面對宿位數量嚴重「落後大市」,政府無法承擔院舍「釘牌」或停業後果,故一直無決心全面取締無良殘疾院舍,令傷殘人士「屈就」劣等院舍成為常態。

採訪期間記者曾接觸部分「國寶之家」院友的家屬,有家長坦言早已得悉院舍情況,惟最終選擇啞忍不舉報。嚴重弱智人士家長協會主席李芝融慨嘆,因為院舍宿位長期短缺,令家長群組中瀰漫「怕事」情緒,「搵一間院舍肯收(殘疾人士)已經唔容易,家長覺得如果搞大件事被退院,又要再搵新院舍、同樣要憂心食宿環境、子女適應等問題。好多家長認為間間(殘疾)院舍都係咁,覺得冇選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下,家長即使有苦水,大多私下吐過便算,甚少願意公開舉報。「但我想強調的是,社署對服務質素水平早有明確規定,即使家長能夠忍受情況,也不代表社會能不聞不問。我們發聲,是為了捍衛目前擁有的,不希望見到社會不斷退步。」

私營殘疾院舍國寶之家被發現違規捆綁院友,又不時以燒賣送飯充當正餐,加上床位設施破爛等問題,揭露私營院舍服務良莠不齊。(香港01記者攝)
李芝融指,普遍家長擔心被院舍報復,認為轉到哪一間院舍的待遇都是一樣,故多不傾向轉院。(陳焯煇攝)

津院動輒輪候10年

根據社署最新數字,全港目前共有310間殘疾人士院舍、共提供約16,700個宿位,分為政府津助院舍、非政府組織如扶康會、香港心理衞生會等機構營辦的自負盈虧院舍,以及私營院舍3種,當中殘疾人士輪候津院時間往往長達十多年,以中度弱智個案為例,現時輪候人數多近2,000人,平均須8至13年才能「上院」。

「津院一般較有規管,而且開支獲政府資助,院費可平至每月2,000元以下,自然供不應求。」在長達十多年的津院輪候期中,許多等不及上院、兼家人無法照料的殘疾人士,只能住進私營殘院。私院不獲資助,收費亦不受監管,一般定價都與綜援金額相約,即每月5,000-7,000元不等,「津院每月收政府約15,000元補貼去提供服務、私院只能向家屬收6,000多,可以想像質素有多好」。

我希望家長分清什麼是包容、什麼是縱容。你在生時不站出來為子女爭取權益,離世後子女的處境只會更惡劣。
嚴重弱智人士家長協會主席李芝融

八成半殘院無領牌 5年巡查零檢控

更令人憂慮的是,殘疾院舍欠量之餘,同時亦欠質。過去一年最少發生5宗虐待智障院友的醜聞。本來政府早於2011年推出《殘疾人士院舍條例》並配以《實務守則》,希望透過發牌制度規管確保院舍服務、要求處所環境及設施達到一定標準;申請了豁免證明書的院舍,亦需要適時進行改善工程,以符合發牌規定和標準。不過條例生效5年,全港至今竟然尚有逾八成殘疾院舍未獲發牌,一直只以「豁免證明書」經營。本身也是智障人士家長的議員張超雄亦慨嘆,家長的處境相當被動:「自負盈虧院舍一般只接受自理能力高的傷者,津院又排長龍,他日我倆不在,女兒都不知可由誰照顧?」

社署只是口頭警告,口頭警告沒用便書面警告,書面警告沒用才罰數千元,係沒有阻嚇作用!
立法會議員張超雄
立法會議員張超雄直言,現時津院的輪候情況「非常誇張」,嚴重智障人士須等候14-15年,而肢體相殘人士則需等候15-16年,情況令人擔憂。(吳鍾坤攝)

張超雄批評《條例》空有目標,實行後卻停滯不前,「好多院舍都係舊樓單位,通風、逃生設備未必滿足到防火要求,一直出唔到牌。現實上政府亦唔可能全面取締,於是就豁免囉,12個月、18個月、24個月,好坦白署方都話講唔到(停止豁免)個時間表」。發牌規管未見成效,就連執法巡查也成效不彰;《條例》生效至今,社署牌照部共進行超過7,700次突擊巡查,每間院約被巡查20次,但當中有紀錄的「懲罰」,只有1500多封勸喻信、警告信更只得13封,並無進一步檢控及釘牌。張超雄直言,社署執法投鼠忌器,院舍流弊根本無法根治,「輪候冊已經咁多人,政府處理唔到再有院舍倒閉,難聽講就係驚拿屎上身。」

業界反駁:催迫領牌將令三成私院結業

面對輿論批評,業界代表卻另有看法。香港私營復康院舍協會主席李若瑟就指,不少私營殘疾院舍開業多年,一向「低收費、低成本」營運,受收費所限,難有資金改善設施。「不少私院因樓宇結構或業主不合作,未能達到條例中的消防要求,一旦社署催迫業界於短時間內領牌,會有三成院舍結業。」李又形容,業界現時已屬艱苦經營,以他旗下的沐恩之家集團為例,位於九龍城的院舍是唐樓,難以安裝消防灑水系統,長遠亦無法達到條例的消防要求,故將於今年內結業。他又表明,相反因招聘困難和營運成本高,集團已無計劃擴展業務,更開始逐步收縮規模。「一年365日都招聘護理員,有人上午返工,下午就辭職,根本無人想做。」

張超雄認為,政府必須提升管治意志,一方面嚴格執法、同時規劃增加長遠宿位供應,方可根治殘疾院舍質素問題。(陳焯煇攝)

張超雄:政府須拿出管治意志

社署今年5月提請立法會,希望額外開設助理署長職位、並新增39位牌照部職員,組成共120人的編制,以增加巡查院舍的效率,又研究公開被檢控院舍的詳細資料。面對殘疾院舍的困局,李芝融期望,短期做法是讓家長代表加入巡查隊伍,讓家長直接了解院舍質素,「我不是期望社署講邊間院最好住,而是要求按客觀準則去評分;透明度提升了,其實都係幫到一些有心的業界」。

張超雄則認為,只有增加院舍供應及收例阻嚇,方能長遠根治問題:「政府要拿出管治意志,提升人手、處所,各方面的要求,院舍不遵行便要認真執法。」他舉例指,若以未來4年落成逾60,000個公屋單位計,只須撥出1%即600個單位作福利處所,已經額外提供長者及殘疾人士宿位各逾千個,加快疏導輪候冊。「所以你話地係咪真係冇?點解拎1%都唔得?呢個要政府解答。」

報料請致電或WhatsApp 「01線報」:6511 0101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