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教山配水庫晨運樂園攻防戰 街坊開墾 水務署報警、計劃斬樹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石硤尾巴域街對上配水庫,街坊稱之為「主教山」,是深水埗和石硤尾街坊的晨運勝地。主教山山頂有一片小草地由水務署管理,水務署長年以鐵絲網圍封,但十多年來附近街坊早已習以為常「闖入」,並開闖為晨運、跳舞聖地,七、八年前,更有一名人稱「萬能蘇」的蘇志強在該處增設「土炮」健身器材供街坊使用,成為街坊、復康者的樂土。

好景不常,這一年來,水務署開始加緊巡查,為防街坊再次闖入,水務署曾報警求助,曾有CID晨早流流在場「守候」闖入官地的街坊,街坊擔心有朝一日會失去這晨運樂園。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水務署早前計劃砍掉草地上兩棵由街坊種植的大樹,事件引起一眾街坊關注,誓要保育大樹、守護這片由下而上開拓的「公共空間」。

水務署計劃斬掉主教山頂上的兩棵大樹。(鄧柏良攝)

水務署在主教山上的配水庫其實一直荒廢多年,長久以來以鐵絲網圍著山頂草地位置,但常到主教山晨運的街坊會私自剪掉水務署鐵閘的鎖頭,然後沿樓梯走上草地。「水務署一個月會巡一兩次,以前有街坊剪掉鎖頭上去晨運,他們(水務署)巡查時見到會更換鎖頭。」街坊說。

但自去年3月,有傳媒揭發200多名年輕男女夜晚闖進山頂草地舉行迷幻派對,噪音滋擾附近民居後,水務署巡查次數增加,鐵閘也繫上三條鐵鏈。自此街坊不再剪鎖頭,索性轉為扭開鐵絲網上的鐵釘,然後掀開鐵絲網,自製一個出入口。

以往有街坊曾剪掉水務署鎖頭,然後沿樓梯上山頂草地晨運。後來水務署加上三條鐵鏈緊鎖大閘。 (鄧柏良攝)

水務署突加強巡查 警曾稱見一個拉一個

然而水務署5月底曾加強執法,多次上來驅趕街坊,其中一次更有警員上來勸籲街坊勿再擅闖水務署用地,「否則見一個拉一個」。街坊見狀唯有減少上山,暫避風頭,及後見警員再沒上山巡邏,街坊於是「放心」重新「佔領」小草地晨運。

深水埗南昌東區議員何啟明指,水務署去年9月與康文署、區議會、民政署曾就主教山山頂草地用途商討,事後水務署說去年已就山頂草地用途向民政署提交建議書,但具體內容仍未得知。此後,主教山頂小草地的問題一直懸而未決,何啟明坦言不明水務署為何突然緊密巡查。

自水務署加鎖後,街坊轉為扭開鐵絲網的鐵釘,揭開鐵絲網,繼續入內晨運。 (鄧柏良攝)

蘇志強與區議員何啟明一直關注主教山山頂用途和斬樹問題。 (鄧柏良攝)

區議員批水庫荒廢 斬樹決定難以理解

山頂草地用途至今未明,街坊早已擔心水務署將會收回這個晨運熱點。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早前突然傳出水務署要砍掉山頂草地兩棵大樹。何啟明指,水務署曾打算砍掉主教山山上其中兩棵大樹,「職員指樹根已有伸延至配水庫的跡象,擔心影響配水庫結構」。

何啟明續指,水務署職員多個月曾進入配水庫內視察,但並無向外透露現時配水庫的情況,亦沒有指出是否有即時危險。但何認為,水務署已荒廢這個配水庫多年,顯示該配水庫用途不大,為此犧牲兩棵大樹令人難以理解,「為什麼不考慮加固或其他可行的方案呢」,何啟明質疑水務署考慮不周,就貿然下斬樹決定。

老街坊所植 貿然斬樹不能接受

據晨運客與街坊所言,多年前主教山山上原本只是一片小草地,並無任何大樹。現時所見的大樹均由老街坊親手所種,估計至少已有10至20年歷史,而且現在每棵樹都長得又高又大。主教山上晨運客得知斬樹消息,俱稱不能接受。

「這兩棵大樹在此10幾年,有棵樹遮風擋雨,晨運客喺度跳舞、做運動也不用被太陽曬」,不少街坊異口同聲說。記者在山頂觀察時,亦發現大部分晨運客年紀頗大,活動範圍均在樹蔭底下,避免陽光照射,減少體力消耗。「有樹遮擋涼快得多,而且樹木多些,空氣也好些。」跳舞姊妹團的岑太說,她又指如水務署要斬掉兩棵大樹,令整個晨運樂園變得光禿禿,將會破壞此處美麗的環境。

水務署:考慮開放用地 未回覆斬樹與否

《香港01》向水務署查詢,水務署回應指該幅土地仍由水務署管理,早前曾就市民擅自闖入報警處理。署方指,現時與政府相關部門正討論主教山山頂草地的用途,署方已積極考慮將該幅土地開放予公眾使用,惟最終由哪個政府部門管理仍未有決定。

對於有市民希望署方能保留主教山上的健身器材,水務署指該批器材是否保留,取決予將來該幅土地的用途,但現階段未有任何定案。至於水務署計劃斬掉主教山上兩棵大樹,署方指關於大樹影響配水庫結構的問題,要稍後集齊更多資料才回覆。

政府於2015年已重建港島友誼台。(網上圖片)

根據水務署的年報顯示,署方現時共有170個食水配水庫,過去署方亦開放過一些位於交通方便地點的配水庫上蓋,作康樂用途,而通常由康樂及文化事務署發展作休憩用途,現時有黃大仙、何文田配水庫遊樂場等。

而過往本港亦有市民未得政府批准而私下建造小型休憩處的例子,最經典的莫過於港島友誼台。六、七十年代,有晨運客在鰂魚涌緩跑徑一處搭建一個簡陋的涼亭,供人乘涼休息,久而久之反而成為晨運客的長期聚腳點。後來,政府將這個民間自發興建的小涼亭拆除,然後在原址重建涼亭。

蘇國賢:斬樹前需衡量建築物和大樹的價值

長春社總監蘇國賢解釋,大多數樹木的根部初長時是非常纖幼的,而埋藏於泥土下的樹根會沿著地下水源生長,即使在極為狹窄的環境都可繼續生長,故主教山上兩棵樹是有可能從配水庫的裂縫中伸延,如樹根長得粗大,不排除會影響建築物的結構。

但他補充,水務署在決定斬樹前,理應向樹木專家徵詢意見,因為不是每個部門或職員對樹木都有認識。蘇認為,一般人覺得樹木有危險,唯一解決方法就是將其砍掉,但其實可以有許多方法處理,如加固配水庫結構、修剪樹木等,而斬樹前也要衡量建築物和大樹的價值。「有時政府斬樹,其實因為最省錢最快捷」。蘇指這事件既然引起市民關注,有關部門應就斬樹向公眾交代。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