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指7成外傭日做13小時 自由黨關注組:湊狗玩手機係咪工作?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人口遷移與流動研究中心於前年訪問逾2,000名本港外籍家庭傭工,調查發現,有七成受訪者表示每天工作時數超過13小時,當中更有近一成外傭指日做16小時。

職工盟組織幹事劉嘉美認為,外傭常被「買假」於假日工作,亦常被「隨傳隨到」、沒有真正的休息時間。

不過自由黨外傭問題關注組召集人李鎮強認為,外傭跟僱主簽訂僱傭合約前,有責任先了解其工作內容和時間表,而非於簽訂合約後指控僱主不是,更反問:「有啲人湊狗喺度玩緊手機,係咪工作一部分呢?」

劉嘉美說,政府應放寬限制外傭留宿的政策。(資料圖片)

研究指有七成外僱日做逾13小時

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人口遷移與流動研究中心於2017年5月至9月,訪問2,017名於本港工作的菲律賓及印尼外傭。調查發現,有70.6%外傭指每天工作時數超過13小時,當中更有8.9%受訪者表示日做16小時或以上。另有近3成外傭曾感到被歧視,甚至有3.9%指曾被傭主虐打。

訴訟期間不容工作使外傭感卻步 工會倡放寬限制

職工盟組織幹事劉嘉美說,曾接獲不少外傭投訴僱主,以「買假」方式要求她們於休假日繼續工作,加上入境處限制外傭留宿的政策,強制外傭與僱主同住,變相外傭要「隨傳隨到」、沒有真正的休息時間,以致不少外傭工作時數過長。此外,除了曾有外傭遭到身體虐打外,亦有僱主會出語傷人,如說話帶有歧視成份等,對她們造成精神傷害。

然而,外傭遇到不公的事情,盼透過法律程序去申訴亦障礙重重。她解釋,由於外傭向勞工處追討至上訴期間,不容許打工維生,須不斷向入境處申請延續簽證,期間只能依賴由非牟利機構支援及救濟,而訴訟期間普遍亦長達三至六個月,使不少傭工感卻步放棄追討。

她續說,政府應放寬限制外傭留宿的政策,讓僱主和僱員按情況決定是否同住,以及修改上訴期間不容許外傭工作的限定,以保障外傭權益。

李鎮強說,外傭跟僱主簽訂僱傭合約前,有責任先了解其工作內容和時間表。(資料圖片)

外傭簽約前有責任先了解工作內容

自由黨外傭問題關注組召集人李鎮強則表示,許多港人的工作時數亦長達10小時以上,認為外傭跟僱主簽訂僱傭合約前,有責任先了解其工作內容和時間表,如僱主的家庭人數及當中有多少名長者或幼兒等,而非於簽訂合約後指控僱主不是,更反問:「有啲人湊狗喺係度玩緊手機,係咪工作一部分呢?」

李鎮強(右一)是自由黨外傭問題關注組召集人。(資料圖片 / 歐嘉樂攝)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