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子彈飛】槍會比賽令膠粒、鉛粒污染城門水塘 行山客中頭獎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嘭…嘭…嘭…」槍聲從不遠處傳來,令人感覺如同身臨警匪槍戰現場,沒有駁火情境,卻有無限的鉛粒散落,打在樹葉上發出沙沙聲,還有橙色飛靶碎片及貌似酒樽木塞的膠塞,流落山坡及城門引水道,部份膠塞更隨水漂流至城門水塘,把膠災範圍擴大。

是誰人讓子彈飛後,卻不顧這些射擊廢物亂散?環團綠惜地球追查,發現元兇正是香港槍會,撿到的證物屬霰彈槍子彈內的組件。記者早前隨環團視察,短短10分鐘已在城門水塘找到超過90粒膠塞。環境倡議總監朱漢強表示,這些鉛粒、廢膠或遭動物誤食及污染食水,也破壞郊野生態,槍會必須妥善處理。

《香港01》在5月6日就污染情況向香港槍會查詢,至5月21日始獲其回覆表示「會與有關政府部門跟進有關事項」。

系列報道:
【讓子彈飛】槍會比賽令膠粒、鉛粒污染城門水塘 行山客中頭獎
【讓子彈飛】槍會子彈每發含百粒鉛珠 不妥善處理污染土壤、水質

綠惜地球早前在城門水塘不足一小時拾獲253粒膠塞,後來發現是霰彈槍子彈內的組件。(洪嘉徽攝)

+3
+2

綠惜地球在2014年清理山徑時,首次在城門水塘發現長約4厘米的子彈膠塞蹤影;兩個月前在同一地方的100公尺範圍內,大半小時拾獲253粒膠塞,「沒有想過這麼多,也反映這些膠長時間被困在這裏 ,沒有人清理」,朱漢強說。

他發現,這些不知名膠塞原來是霰彈槍子彈內的組件,再追溯源頭,是來自位於荃錦公路旁、近川龍的香港槍會,其附近也散落不少子彈鉛珠及橙色的飛靶殘駭,是開槍後產生的廢物。

大量體積比保濟丸還小的子彈鉛珠遍布香港槍會的後山坡,有機會污染土壤及水質,或被動物誤食。(洪嘉徽攝)

射擊廢物從大帽山沖到城門水塘

記者在本月初隨綠惜地球到香港槍會附近視察,該會下方是城門引水道,當時正值進行飛靶射擊比賽。走到槍會後的山坡,看見已豎立危險警告牌及掛起紅旗,警惕市民即將進入槍會射擊範圍,以及有實彈射擊正在進行。每一下槍聲後,均有疑似子彈鉛珠散落,亦有飛靶碎片掉入引水道,斜坡鐵絲網上有少量「陳年」膠塞,部分更已經引水道往東面漂流,最終從大帽山沖到城門水塘。

走到城門水塘六號燒烤場對出的小型沙灘,子彈膠塞隨潮漲沖上岸。朱漢強在10分鐘內拾得超過90粒,「裏面(枯枝叢)應該還有更加多,執不到,這些只是表面。究竟水塘還有多少?不知道!」

記者本月初隨綠惜地球到城門水塘視察,朱漢強在10分鐘內仍拾得超過90粒白色膠塞。(洪嘉徽攝)

或污染土壤、食水 動物誤食

沿城門引水道,有民居、果園,不時有流浪狗、牛隻、野豬等在旁散步。其中一個果園負責人黃婆婆表示,引水道有時出現橙色碎片,「路上已沒有,坑裏面就有。下大雨後沖下去、(碎片)沉底,撈不起、也撈不完」;在挖泥或摘植物時,也發現有很多小粒狀物體,笑言「當佢石仔」。

黃婆婆又說,附近不時有行山客出沒,多年前有外國人被橙色碎片擊中頭,「距離這麼遠,力度也大大減弱……打槍那位都不會知道有人經過」;但為避免「中頭獎」,她提醒「聽到響聲,(抬頭)看一看有沒有東西飛來」。

訪問期間,一塊橙色飛靶碎片從天而降,當時香港槍會正進行射擊活動,不時傳出槍聲。(洪嘉徽攝)

事實上,這些從天而降的廢物無論是停留香港槍會附近山坡,或湧入郊野公園,均帶來環境污染。朱漢強說,「體積比保濟丸還小」的鉛珠是有害重金屬,會污染土壤及水質;加上山坡上發現牛糞,擔心鉛珠會被動物誤食。城門水塘是本港首個把存水由九龍區輸往港島區使用的水塘,朱漢強認為「污染情況未必好大,但膠粒不應進入集水區,因那是平日的飲用水」。

他直言,這些垃圾不應出現在郊野公園,「槍會自己製造垃圾,特別與武器有關的垃圾,應自己妥善清理,才是負責任的社會持份者」。

走到香港槍會後山坡,看見已豎立危險警告牌及掛起紅旗,警惕市民即將進入槍會射擊範圍,未見圍繩及閘門防止遊人進入。(洪嘉徽攝)

水務署搜證 違者最高罰5萬及監禁2年

水務署回覆《香港01》查詢時表示,今年3月接獲市民投訴,指在城門引水道及城門水塘附近發現射擊活動產生的殘餘物,包括彈塞、彈珠及飛碟碎片,遂到現場及附近相關設施視察,以及與相關人士會面和錄取口供,現正整理所得資料及徵詢法律意見,以決定下一步行動。發言人稱,正清理有關射擊活動產生的殘餘物,並提醒相關設施負責人應防止有關殘餘物被沖入水務設施。在水質方面,發言人指定期在城門水塘抽取水樣本監測水質,又於有關引水道抽取水樣本檢測,結果均顯示水質正常。

根據《水務設施條例》,任何人放置固體或液體而可能被沖入水務設施部份(包括引水道、集水區、水塘等)的水中,即屬犯罪;一經循簡易程序定罪,可處第5級罰款(即最高為港幣5萬元)及監禁2年。

漁護署表示,由於污染源頭及該引水道位於郊野公園範圍外,《郊野公園及特別地區規例》相關規管並不適用。(洪嘉徽攝)

漁護署也回覆指,去年及今年收到市民有關香港槍會射擊廢物投訴,並於該槍會附近的引水道發現子彈殘骸及飛靶碎片,亦在城門水塘範圍發現部份射擊廢物,但由於污染的源頭及該引水道位於郊野公園範圍以外,《郊野公園及特別地區規例》(第208A章)的相關規管並不適用。發言人表示,已要求香港槍會就射擊廢物制定清理方案,並採取合適措施以保持環境清潔。

香港槍會會員人數只有420人,場內設有多向飛靶射擊場及雙向飛靶射擊場。(洪嘉徽攝)

香港槍會早於1949年成立,其後在1973年由葵涌搬至荃灣川龍,根據《私人遊樂場地契約》獲以1,000元象徵式地價批出約6.49公頃土地,新一份契約至2027年6月屆滿,但市民至少付10萬元才能入會。翻查去年3月立法會文件,香港槍會會員人數只有420人,場內設有多向飛靶射擊場及雙向飛靶射擊場。在2005年,有兩名男女在香港槍會附近一條山路,報稱遭小鐵珠分別擊傷頭部及眼角,事發時有人正在槍會的露天練靶場內練習射擊。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