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復元朗】警方反對7.27遊行 居民:遊行是為元朗人發聲

最後更新日期:

政府擬修訂《逃犯條例》一事引起多次大型示威及衝突,行政長官至今未答允民間提出的五大訴求,而元朗周日(21日)發生無差別攻擊市民事件,致多人受傷後,有市民發起本周六(27日)遊行「光復元朗」,遭警方發出反對通知書。

多名自稱住在元朗的居民、商人及紀律部隊致電到商台節目發表意見,部分批評警方禁止遊行做法不合理。更有居住元朗市中心的市民表示,在7月21日當晚約10時半至11時目睹兩輛警車經過,卻沒有警員下車協助正被白衣人追打的市民;她又認為,發起元朗遊行者並不是打算明天到元朗破壞,而是為元朗人發聲,以表達市民的憤怒。

「光復元朗」遊行發起人鍾健平發起本周六(27日)於元朗遊行,警方罕有發出反對通知書,鍾健平將會上訴。(王海圖攝)

反對遊行居民:示威令元朗人心惶惶

原居民張先生致電商台節目《在晴朗的一天出發》直言,對「光復元朗」感到討厭,亦持反對意見。

他認為,上水及屯門有積壓的問題,或有「光復」需要,但不認同元朗有此需要,考慮到最近多次遊行亦出現「有專心搞破壞及衝擊者」,他指若市民不滿,「歸咎源頭是政府」,應對準不滿單位,例如圍警察總部或政府總部,而不是到元朗示威,令元朗人心惶惶,影響元朗市民日常生活,「人多蝦人少,白衣人及黑衣人,兩邊都是,哪邊人多,就做違法行為。」

其後致電該節目的聽眾黃先生,則回應張先生指,元朗本身亦有社區問題,「水貨客、元朗無?黑社會,元朗無?」他認為本周一出現恐慌,是源於白衣人周日舉動及周一的錄音,批評政府至今未答允五大訴求,即使警方反對,他本人仍打算在明日上街表達訴求。

家住元朗市中心的鄧小姐亦認為,破壞元朗的白衣暴徙,而非遊行市民;又認同示威者並非到元朗破壞,而是為元朗人發聲,想表達市民的憤怒。

她又透露,7月21日當晚新聞直播得悉元朗發生市民被白衣人事件事,街上傳來尖叫聲及粗口聲,而她親眼目擊10時半至11時期間有兩輛警車經過,惟警員沒有下車協助市民。她又回應其中一名不認同在元朗進行遊行的聽眾,提醒當日打算到元朗者,別選擇在鄰近圍村的元朗西鐵站聚集或解散,盡量避免有安全隱憂。

現時問題源於警察 

元朗居民兼商人黎先生批評,7.21元朗發生無差別攻擊市民事件後,翌日街上「一個人都無」,猶如災難片段,相信屬歷史上首次。他形容,自己是「半個原居民」,尊重原居民及文化,但認為警方不批准明日元朗遊行不合理,「為何每年元朗天后寶誕,警方可配合?」

他認為,市民恐懼及擔憂並非來自遊行,而是為何7.21當日發生「恐怖襲擊」時,警方未有妥善處理,令事後居民須每晚自發互相通報各區的安全情況。他直言,現時問題源於警察,質疑這樣下去,元朗居民要如何生活。

恐長此下去全港市民活在惶恐中

至於本身任職紀律部隊的一位男聽眾直言,女兒是7.21元朗無差別襲擊事件中的受害者之一,但上司卻明言不希望大家出來「搞事」,故即使感到壓抑,亦難以宣洩,「作為紀律部隊,什麼都做不到,是對不住我女兒。」

他認為,香港有三萬名警察,當日即使動員了十分一人到上環,元朗亦應有警員,質疑不是警方部署出問題,而是「默許」該事件發生,直言若長此下去,不但住屯門、元朗及天水圍的市民沒信心,更令全港市民活在惶恐中。

本身為公務員的葉先生指,看到7.21無差別攻擊事件後忍不住落淚,質疑警方有縱容白衫人士之嫌,他形容自己任公僕30多年,未見過現時政府管理失當,批評「政府令公務員蒙羞」,支持公務員有限度罷工以示不滿,促政府就事件進行獨立調查,「不可以警察查警察,監警會亦是自己查自己。」居住元朗十多年的他亦認為,政府禁制元朗遊行做法並不可行,直言「愈禁制愈反彈,你愈不給人行,愈多人走入去。」

元朗食肆店主:光顧限時30分鐘、設人均最低消費100元

而在港台節目《千禧年代》中,則有在元朗開餐廳的張女士認同警反對遊行的決定。她解釋,以往遊行尾段均有人「搞事」,認為警方發反對通知書令她更安心。她強調對警方有信心,明日依然會開店支持警察,不憂心明天沒有生意,並會設定不同消費限制,如要求每人最低消費一百元、以特別事故為由雙計收費,以及限時30分鐘,避免有人趕不走。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