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主死約期內逼遷 「非常補習社」無奈結業

最後更新日期:

昭悅「校長」程沛玉(Rita)對於教室結業,感到無奈心痛。(陳惠嫻攝)

淡黃色的柔和燈光、懸空高掛的七彩絲帶、隨意張貼的稚嫩筆跡,搗蛋調皮的歡笑聲,在深水埗一隅流瀉出暖意。這一角落,名為昭悅教室,「校長」程沛玉(Rita)親力親為,建立一間身教的補習社。學生在這裏,學習品格修養,家長也由此啟蒙,明白到求學不是求分數。

教室內,孩子們可自訂小息時間,校長希望他們從而學懂自律、學生們開開心心的寫上自己的夢想,像「打藍球進校隊」等,惟因業主在死約期內,突然強行提早收樓,令這間受盡愛戴的教室,將在八月底結束。當中令程沛玉最感慨的,是人心的腐化,以致真假、好壞難分,「如此下去,我們下一代還懂分辨對與錯嗎?」

七彩絲帶上懸掛着的,是小孩的小小夢想,是一顆顆赤子之心。(洪琦琦攝)

學生愛上補習,成了現今社會裏的奇景,更突顯出教室的受歡迎程度。(陳惠嫻攝)

良心的尺,逐步倒退

昭悅教室位處深水埗一棟陳年老廈裏,原於九月底,死約才到期,唯業主早前突然提早收樓,與業主洽商下,Rita承諾提早於八月下旬將舖位交吉。惟對方突要將交吉期再提前一個月,而新舖位又因各種問題以致無法租賃下去,法律糾紛排山倒海地壓向Rita,她因而心力交瘁。她無奈道:「其中最令我傷感的,是每個人都緊持着自己心中那一把尺,不願從其他人角度出發,而那稱為『良心』的尺,正逐步倒退。如此下去,我們下一代的道德價值只會更腐化,屆時他們還能辨清善惡對錯嗎?其實,如果我們都願意以同理心為對方設想,問題會否變得更易解決?」

翹翹母女從昭悅教室獲益良多,翹翹做回自己,母親亦因而變得快樂。(讀者提供)

說這裡是非常補習社,因這裡的課堂,不以爭取高分為目標,以對學生進行人格教育為己任。學生翹翹在昭悅補習一年,母親Mandy稱,最大收獲不但是女兒變得勇敢,做回那位童真純摯的六歲小孩,她自己亦學會理解女兒,當發生問題時,以尋求問題根源取代體罰責備。

對於教室結業,她感到無奈和不捨,嘆道:「Rita的人格教育使我們獲益良多,希望她不要放棄,繼續傳播其正向思維,我們社會上有很多人需要改變。坦白說,有那位年輕人想當廢青?他們只是迷失罷了。我這個社會,需要更多正面聲音。」

Rita亦指,自己不會放棄,將從實體教室轉向籌辦體驗活動,讓學生和家長從實踐中突破自己。她更盼望,終有一日,家長不再需要她,稱:「希望以後站出來分享教育心得的,不再是我,而是各位家長。其實,我很渺小,只是默默做好自己本份,相信大家都必定可以,將那份原初之心保住,將真善美永存下去。」

Rita希望人人能保持純摯的原初之心。(陳惠嫻攝)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