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婦襲港人】事主女兒否認曾罵被告是「大陸蝗」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被告黃玉鳳(中)否認襲擊港人母女。(資料圖片)

內地婦涉嫌於沙田港鐵站外襲擊港人母女案今續審。事主女兒今作供,她供稱,案發當天被告女兒打其兩歲大姨甥,她用腳做阻擋,之後他們再相遇,被告與丈夫分別撞她肩,她感到安全受威脅,便用手機拍下被告容貌。未幾,被告突然衝向她們,並把母親推跌在地。她稱被告推人後想離開,她阻止被告離開時,被被告扯頭髮、及打她左眼角、額頭及上臂,她又否認曾說大陸人是「垃圾」及罵被告「大陸蝗」。

著被告看好女兒反被罵:你哋啲香港人好巴閉

事主女兒劉君媚供稱,當天與母親林月芬及兩歲大姨甥到沙田新城市廣場逛街,見到被告黃玉鳳(27歲)女兒行近其姨甥,突用手拍姨甥子頭部,她即上前用腳擋著姨甥,被告見狀亦走上前質問她發生甚麼事,並說:「做咩郁手郁腳。」她叫被告要看好女兒時,被告罵她:「你哋啲香港人好巴閉。」然後各自離去。

劉指,他們及後再在商場升降機附近相遇,劉稱她出升降機時,右肩被人撞了一下,並聽到被告說:「終於見到你哋。」被告丈夫之後亦再撞她左肩一下。由於她感到安全受威脅,故以手機拍下被告,期間被告曾回頭望向她。當劉正要將電話放回袋內時,被告突然在距離4至5米的位置快速衝向她及林,被告用左手推劉左肩,並用右手推跌劉的母親。

事主林月芬(左)與女兒劉君媚一同到沙田法院作證。(梁芷君攝)

往問母親傷勢即被被告扯頭髮

劉形容,被告力度十分大,「連我咁大個人都差啲跌」,力度似被硬物撞,其母隨即「嘭」一聲,後腦著地,並呈大字形跌在地上。劉查問母親傷勢,母親哭說好痛,她又發現母親後腦腫起,形狀如掌頭般大,她即捉被告手,阻止被告離開,但遭被告扯頭髮,被告繼而打她眼角、額頭、左肩及上臂。劉稱被告最終入港鐵站閘門,她大叫,並向途人求助,被告最終被港鐵職員截停。

劉否認曾辯方所指般指罵被告是「大陸蝗」、「大陸鬼」及「垃圾」,她又否認一直用手機追影被告。

辯方指,被告推開林,故林與劉緊貼在一起,而劉反手將林撥到身後,劉否認該說法,並指當時雙手抱姨甥,否認曾撥到母親。

事主女兒否認誇大其詞

辯方下午盤問事主女兒劉君媚,並指劉供稱遭被告用硬物施襲,但口供卻指被告用手打她額,質疑劉說法不一。劉解釋她沒有被告用甚麼硬物打她,又稱她曾向警員提及,但警員沒有記錄下來。她又否認指被告用硬物撞她是誇張說法。

辯方續指,劉曾衝上前打被告,被告自衛才將她推開,期間劉用手抓被告,令被告手臂留下下四條抓痕,劉否認並稱她只是捉住被告手腕,沒有捉她手臂。

醫生指事主沒有中風

沙田威爾斯親王醫院內科腦專科醫生區穎芝供稱,事主林月芬跌傷後,後腦出現直徑3厘米大,呈圓形範圍的傷勢,另外皮下有少許出血,軟組織有腫脹。裁判官問會否有潛在危險,區指林沒有中風,而頭痛及頭暈等後遺症則因人而異。

被告離庭時遭旁聽人士辱罵

被告今天在休庭後,與丈夫及男親友一行四人步出法院,惟數名前來聽審的數名男女已在庭外「恭候」被告等人,沿途一直以粗言辱罵被告,其中以頭巾包頭,身穿藍衣的男子一直近距離用手機拍攝被告,及阻止被告一行人前進,男子更出手除去被告的帽子,被告亦以手機反拍男子反擊。被告律師曾向80米外的三名警員求助,惟警員表示「無事」,未有上前介入。

續有旁聽市民在被告離開時近距離拍攝被告黃玉鳳。(梁芷君攝)

被告黃玉鳳(粉紅帽)在三名男親友陪同下離開法庭。(梁芷君攝)

被告律師曾向附近的三名警員求助,但警員指無事,只有遠距離觀察,沒有介入。(梁芷君攝)

被告否認一項對他人身體加以嚴重傷害及一項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控罪指她於今年5月9日在沙田港鐵站6號舖美心西餅外非法及惡意傷害女子林月芬及劉君媚,令二人受傷。

案件明天繼續。

案件編號:STCC1658/2016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