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豹別墅復修須多處點綴金箔 古蹟修復師:盡見奢華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由「萬金油大王」胡文虎興建的一級歷史建築虎豹別墅,至今已有83年歷史。大宅納入活化歷史建築伙伴計劃後,現已成為音樂學校「虎豹樂圃」,去年4月開放予公眾參觀。

虎豹別墅當年以千萬元打造,昔日私人花園不單真確存在虎與豹,大宅多處更以金箔點綴及裝飾,盡見豪華之處。負責復修的古蹟修復師表示,他重新在多處黏上九九金箔,讓大眾重新感受大宅的氣派,單是飯廳天花板的裝飾已耗時一個月,更形容「未見過咁重本。」

別墅的中式月門有兩幅一直以透明玻璃代替,據悉,胡文虎的女兒胡仙將選出最佳設計還原及重做窗戶,料今年會嵌入新繪玻璃。

虎豹別墅保育顧問羅嘉裕(中),與葉志強(左)及黃國忠(右)一同活化別墅,葉志強參與部份包括外牆、金箔等;黃國忠則負責屋內的意大利彩繪玻璃。(龔嘉盛攝)

別墅保育顧問羅嘉裕說,當時胡文虎家世顯赫,30年代以2.68萬元投得虎豹別墅現址,佔地約5.3萬呎,再以二千多萬元豪裝及興建大宅。

在當時,一般工人的月薪由港幣2元至45元不等,可見胡氏的財力驚人。而別墅在1936年7月開幕時,港督及名流紳士均到場見證,足見其社會地位之高。

虎豹別墅曾養虎與豹

虎豹別墅以胡文虎、胡文豹兩兄弟名字命名,但原來昔日別墅「名不虛傳」,曾經的確存在虎、豹。羅嘉裕指,當時虎豹別墅飼養了老虎、豹、孔雀,豹更能在私家花園「周地走」,盡顯氣派。

門外「虎豹別墅」四個大字,昔日都是以真金箔裝飾。歷時逾80年,再由葉志強負責復修有關部份。(龔嘉盛攝)

葉志強說,飯廳的天花板上有30多個由金箔打造的十字裝飾,單是飯廳的金箔復修工作,已耗時足足1個月。(龔嘉盛攝)

金箔打造招牌 真金點綴裝潢

羅嘉裕說,別墅的門外招牌、內裡裝潢都以真金配襯。有份參與虎豹別墅修復工程的古蹟修復師葉志強說,昔日不少建築都會有金箔元素,但虎豹別墅多處以金箔點綴,坦言在過去經驗而言,從未在本港見過有如此「重本」的歷史建築。

為了完成回復別墅的舊日風貌,葉志強重新貼上金箔,使大宅恢復昔日「金光璀璨」。他說,飯廳的天花板上有30多個由金箔打造的十字裝飾,單是飯廳的金箔復修工作,已耗時足足1個月,「每個圖案都由九九金和八五金完成,兩種金箔要分兩日完成,相當耗時。」

葉志強表示,金箔的售價要視乎當時金價,平日每盒約500多元。他以飯廳上的裝飾為例,他每復修一個圖案,便已耗用一盒金箔,可見造價不菲,「有一日突然打風漏水,8盒金箔因為濕了水,最後不能再用。」

黃國忠負責復修屋內的意大利彩繪玻璃,工作時必須配戴面罩,防止吸入窗戶中的鉛錫合金。(龔嘉盛攝)

復修大宅內的意大利彩繪玻璃花時花力,清潔氧化物時不能用清潔劑,只能用纖維細刷慢慢擦走。(龔嘉盛攝)

復修繪花彩色玻璃花心神

虎豹別墅的意大利彩繪玻璃亦是大宅的特色之一,惟久經年月下,部份彩繪已褪色。玻璃藝術家黃國忠負責復修大廳正面及背面「月門」的意大利彩繪玻璃。黃說,香港缺乏相關經驗,亦無有關課程,最後只能憑著復修藝術玻璃的經驗,試探各個復修方式。

他說,復修彩繪玻璃花心神,團隊只有4人,清潔氧化物時不能用清潔劑,只能用纖維細刷慢慢擦走;若有玻璃有裂紋,更要用膠水將它們逐條黏合。黃說,當時他們一共復修十多幅玻璃,但首兩幅玻璃共費時一個月,最後花7個月才完成,「我們曾將爐搬到現址,只要加熱或熔掉有裂紋的玻璃,裂紋會消失、顏色猶如新的一樣,但它們(玻璃)有達80多年歷史,最後我們放棄了這個方法。」

大宅內兩個「月門」的意大利彩繪玻璃已大致完成復修,但兩側仍以透明玻璃代替,料今年能「還原」。(龔嘉盛攝)

今年「還原」完整月門玻璃

大宅內兩個「月門」的意大利彩繪玻璃已大致完成復修,但其中一個「月門」的兩側為透明玻璃,原來有關玻璃早已因颱風破爛,後來一直以透明玻璃代替,即使翻查舊日相簿,亦看不到原來設計。

黃國忠說,胡文虎的女兒胡仙冀還原玻璃,故未來兩塊玻璃將重新設計,料今年會嵌入。

現作音樂學院 與舊建築互相呼應

虎豹別墅已活化作音樂學院,若無報名免費導賞團,大眾只能參觀局部位置。對於活化為音樂學院後未能完全開放大宅,羅嘉裕坦言認同有關做法,可為歷史建築提供新用途,更可與舊建築互相呼應,「虎豹別墅以前有一個音樂房,胡仙小姐曾提及,他們從前在家時會有音樂表演,音樂是他們生活一部份。」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