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AI水墨繪月球背面 金像特效導演黃宏達:創意是香港發展動力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曾憑《頭文字D》、《黃飛鴻之英雄有夢》多次獲得金像獎最佳視覺效果獎,特效導演黃宏達現時還跨界玩AI(人工智能),將數據變成水墨畫。耗時3年、斥資300萬元,全球首位AI畫家Gemini在他手中誕生。將科技融入藝術,黃宏達亦獲團結香港基金頒發「香港創新領軍人物大獎」,他認為創意是香港未來發展的最大動力,「香港以前什麼也沒有,是香港人一步一步用創意建立起來的。」

團結香港基金是次共向6位在科技創新、商業模式、社會創新、文化及創意等領域上取得傑出成就的香港人士頒獎,藉此鼓勵更多港人積極融入全球創新大潮,推動香港多元經濟發展。

跨界玩AI作畫的金像獎導演黃宏達,展示Gemini所作的作品。(鄭子鋒攝)

黃宏達曾為近100部香港及荷里活電影設計出令人嘆為觀止特效,談起這些成就,他笑言與兒時家中曾開紙紮舖頭分不開關係,令他分外注意身邊的事物和變化,啟發他不斷創作。2014年為客戶創作廣告時,黃宏達成功過將國畫大師徐悲鴻的水墨駿馬變成3D動畫,也令他與水墨結下不解之緣。斥資300萬、耗時3年,黃宏達成功將AI水墨畫家Gemini帶到世界——只要輸入天氣、地形、角度等數據輸入程式,Gemini就可以作畫:「每一筆的深度、落墨的深淺都會不同,形成不同的風格。」

「香港是香港人一步一步用創意建起來」

黃表示,AI 可以透過深度學習不斷進步,從Gemini最初的畫作中亦能感覺其「當時諗嘢比較簡單,後來慢慢開始複雜。」在選擇新的創作範疇時,黃宏達為Gemini選擇了「月球背面」為主題。透過2019年初嫦娥四號探測器在月球背面獲得的圖像,以及美國太空總署(NASA)的三維觀測數據,Gemini再次交出了令人驚嘆的作品——在一幅作品中,遠遠處有一個小點,黃表示,「我將其塗藍,那是Gemini眼中的地球,一想起汗毛都棟起!」

黃表示下一階段,Gemini將會以香港街頭為主題作畫。他表示,創意是香港未來發展的最大動力,希望鼓勵年輕人行前一步,「香港以前什麼都沒有,是香港人一步一步用創意建起來的。這是香港最核心的競爭力,也是我們的軟實力。」

在海外闖蕩數十年,許誠毅近年來毅然回港,他認為香港電影界有深厚的根基,還有希望。(鄭子鋒攝)

「史力加之父」許毅誠:香港電影仍有希望

同樣獲獎的還有蜚聲國際的香港動畫大師許毅誠,個頭不高的他曾遇到不少挑戰,更在1989年前往加拿大讀電腦動畫課程,之後在美國闖蕩逾20年,由初級動畫師一步步成為荷里活夢工廠的動畫製作監督,更憑藉《史力加》系列成為首位擔任聯合導演的華人。

他表示,身材矮小、不斷碰壁的經驗讓他練就了同理心,也將這些投射到手下的人物中,也令他的作品受到別人的喜愛。海外奮鬥多年,許毅誠發現心中始終掛念香港,2013年他毅然回港製作《捉妖記》,獲得不俗票房。

上世紀80年代離開香港時,港產片正在盛時,如今他又回到香港,港產電影似乎有所沒落,不過許毅誠心中充滿希望,「香港仍然有多資深的電影人,大家會互相幫助,仍然有希望!」

從跳繩助教到花式跳繩會教練總監,鄭淦元認為只有不斷創新、營造一個好的環境,才能留住人才。(鄭子鋒攝)

花式跳繩會教練總監鄭淦元:創新由「揢繩」開始

年紀輕輕的鄭淦元,是已有十年歷史的「香港花式跳繩會」創辦人,帶領香港花式跳繩代表隊先後在多屆世錦賽中勇奪佳績,創下世界紀錄、揚威海外;而一手創辦的公司,市場規模也達到了8位數。16歲擔任跳繩助教時,他沒有想到自己可以在教花式跳繩的路上走這麼遠。

由教練到創辦公司,鄭淦元在無數次失敗中體會到創新的重要性。5、6年前公司8成教練都離職,他意識到要想將行業做大,靠一腔熱情並不夠,必須營造一個好的工作環境,由此他不斷嘗試將商演、拓寬學校市場範圍等,他明言不怕失敗,「就好似跳繩一樣,所有成功都是由『揢繩』開始。」

除了以上三位得獎者外,今年的獲獎者還有商湯科技聯合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徐立、聯科集團創辦人兼首席執行官孫緯武、新世界發展執行副主席兼總經理鄭志剛。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