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國難忠醫」負責人疑廣州被拘留 失蹤逾40小時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反修例風波持續逾半年,不少示威者透過通訊程式Telegram溝通、求助,部分人受傷後擔心醫院並不可信,轉向Telegram求醫。

Telegram頻道「國難忠醫」專門提供義診,其中一名創辦人「細牛」今日(10日)表示,另一位創辦人「肥仔」﹙又稱「林鄭都係咁」❩,於昨日﹙9日﹚凌晨1時與宿舍室友「豬仔」一同疑被帶走,至今失去消息,失蹤逾40小時。細牛表示,豬仔一向有提供協助,今早﹙10日﹚收到其訊息,指被扣留了24小時,現已獲釋;肥仔則正被「行政拘留」。

「細牛」表示,「肥仔」至今失蹤逾40小時,已向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楊岳橋(左)求助。(粱鵬威攝)

「肥仔」午夜宿舍開門後 失去聯絡

細牛表示,肥仔為廣州中醫大學的五年級生,正於內地實習,不時於中港兩地來往。他續指,本周四(8日)凌晨0時15分仍有與肥仔見面,之後對方經皇崗口岸回到廣州。肥仔到廣州後,細牛指當天仍不時與對方以telegram作語音通話。

到9號凌晨1時,細牛表示肥仔開始「失蹤」,當時正與肥仔語音對話,相信對方在宿舍床上,而肥仔突然表示要起床開門。細牛指,當時聽見腳步聲及開門聲,之後就再沒有回應,失去聯絡。

細牛續指,到9日的下午約3時,肥仔的telegram帳戶突然將一名陌生人加進群組。細牛認為事件不尋常,因為雙方未經對方同意下,都不會加新人入組,而且加人後,無輪是肥仔抑或該陌生人都沒有發言解釋。細牛又指,曾聯絡該陌生人,但對方沒有回應。

突收自稱到被捕者室友 提小心說話

同日的晚上8時45分,細牛表示收到訊息,對方自稱為肥仔的室友「豬仔」,並指所有人在線都被監控,提醒細牛不要輕舉妄動,否則他與肥仔都有危險。該人又稱「四圍都係鬼﹙Ghosts everywhere﹚」、「不要透過互聯網說任何事」、「再沒有豬仔﹙No more pig son﹚」。被問到是否安全,該人回應不是;對於肥仔的安危,則答到「國安」。細牛坦言,未能確認對方真確身份,對方亦有可能於被監控的情況下發出信息。

到今早11時半,細牛表示收到另一個帳戶聯絡,亦自稱是「豬仔」,於是以連串暗語與對方對答,成功確認為豬仔。細牛引述他指,豬仔表示被扣留了24小時,現已獲釋;肥仔則被「行政拘留」。

細牛又表示,肥仔不時來往中港兩地,高峰時一周來回3、4次,有時會即日來回。他指,肥仔通關有時會被搜袋,但應未曾被檢查電話。

肥仔母親表示,對兒子失蹤感到擔心。(粱鵬威攝)

失蹤者母:WhatsApp有雙剔 但無回音

肥仔的母親今日亦有會見傳媒。她表示,與兒子關係一直良好,對方1月5日為治療腰痛後,便回到廣州,惟之後一直未有以短訊聯絡,「點揾佢都無覆我!」她又稱,曾致電肥仔,對方沒有回覆;WhatsApp雖然顯示「兩個剔」,昨晚亦有上線,但同樣無回音。她表示非常擔心,過往每天都會短訊聯絡,直到今天接獲細牛通知後,決定公開事件。

對於是否曾聯絡內地,細牛表示沒有,暫時亦未接觸香港警方、入境處等,只先尋求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楊岳橋協助。他又表示,未知為何內地會知悉肥仔身份。

楊岳橋(左)表示,內地當局暫未向肥仔家人聯絡。(粱鵬威攝)

細牛又稱,群組只是提供人道支援,不論政治立場都會救助,難以理解為何有人被捕。他強調,曾接受過「國難忠醫」協助的市民,其資料不會外洩,全部資料儲放於其他不會被破解的資料夾。

楊岳橋表示,內地當局暫未向肥仔家人聯絡。他批評,國難忠醫只提供醫療支援,未有參與非法活動。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