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管軼:病源被毀、不歡迎專家 估感染規模大沙士十倍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03年沙士一役,港大新發病毒性疾病學講座教授管軼在廣州野味市場的果子狸身上,找到感染人類的沙士冠狀病毒,找到元兇遏止疫情擴散,成為沙士抗疫英雄。事隔17年,他本周二三(21、22日),與團隊到武漢考察,但找不到源頭,「源頭被銷毀得乾乾淨淨,這裏似乎不歡迎專家」,他對內地傳媒說,估計武漢感染規模大沙士十倍起跳,又說政府不作為,無奈做「逃兵」訂機票返港,感到極其無力。

在電話中他對《香港01》記者說,正在忙於研究並自我隔離,語氣非常無奈,讓記者引述內地傳媒的報道。

【武漢肺炎】1月22日早上10點後,武漢封城,武漢火車站有人消毒。(美聯社)

武漢百姓好可憐 仍在開派對

本周二、三,管軼與團隊到達武漢,希望像2003年那樣,找到沙士冠狀病毒的直接來源是果子狸,從而遏制疫情,但這次他失望而回,現已回港自我隔離。

周二他在武漢的「小東門市場」,發現許多人正在辦年貨,但環境衛生十分惡劣,通風設備很差,只有10%的戴口罩。「這說明即使前兩天中央已經發話高度重視,但當地衛生防護根本沒有升級。我當時就想,這都要『戰爭狀態』了,怎麼還沒拉警報啊,百姓好可憐,還在安心準備過大年,完全對疫情無感啊。」管軼對「財新」記者說。

他離開武漢前,感覺市民仍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就像一個可能受到原子彈攻擊的地方,人們卻還在打開派對,沒有任何戰爭動員和準備。這裏已經成為疫區!我更擔心的是好像原子彈爆炸衝擊波會使國民損失多麼大。」

港大病毒學教授管軼,本周二、三到武漢考察。(港大圖片)

「不歡迎專家、不需要科學家」

管軼希望到武漢找科研機構合作,但吃了不少閉門羹,願意合作的科研機構並不多,更無法找到病源,「當時華南海鮮市場封掉,洗地,『犯罪現場』都沒了,沒有證據怎麼破案啊。追溯動物源是個比較複雜的過程,我不可能隨便找到一個帶有病毒的動物就把它歸咎是元兇,需要規模和體系等科學分析。」

他直言「這裏似乎不歡迎防疫專家,不需要科學家」。

【武漢肺炎】1月22日武漢封城,醫院加強消毒。(美聯社)

沙士傳播鏈清晰 這次傳播源已鋪開

管軼更直指,肯定會有疫情爆發,但無法與沙士比較,令他感到極其無力,「沙士的60至70%的感染者都是來自個別超級傳播者,傳播鏈很清晰,只要封堵那幾個人的接觸者就可以了。但是這次,傳播源已經全面鋪開了,要做流行病學調查已經做不了了。」

感染規模沙士「十倍起跳」

他說保守估計,此次感染規模最終可能會是沙士的「十倍起跳」,「我經歷過這麼多,從沒有感到害怕過,大部分可控制,但這次我怕了。」

+14
+14
+14

春運大潮後封城錯過黃金時期 昨仍有旅行團出遊

武漢在今日凌晨2點多宣布「封城」,管軼認為現時封城已經錯過黃金防控期,對效果並不樂觀,因為春運大潮已經結束,武漢從15日已經開始回鄉潮,返鄉人潮中可能也都會有帶菌者。

武漢封城前一日,管軼離開武漢,他認自己做了「逃兵」,他對「財新」記者說:「我又見了一些當地部門,到了(21日)晚上我判斷,疫情在武漢已經無法控制了,就連我這種也算『身經百戰』的人都要當逃兵,於是趕緊定了22日的出城機票。第二天在機場,讓我再次驚訝到掉了下巴。機場人流已明顯下降,而機場居然還有個別旅行團出遊。」

港大新發病毒性疾病學講座教授管軼,原籍江西,沙士時追查到果子狸是冠狀病毒元兇,並成立香港大學新發傳染性疾病國家重點實驗室,擔任實驗室主任,亦是國際流感研究專家。

他接受《香港01》記者電話查詢,語氣無奈,表示正忙於工作,確認可引述內地傳媒的報道。

+8
+8
+8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