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會新丁】陳沛然認偏黃 拒政治綑綁 促梁特勿再撕裂社會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自言身分是足球員,興趣是當專科醫生的陳沛然,未來要多加一項「興趣」,就是成為立法會新鮮人。在黨派分明的政治氛圍下,首次代表醫學界晉身立法會的陳沛然,立場頓成焦點。他拒絕參加泛民議員的聯署,又拒絕與特首單獨閉門會面,只因希望在政場上不偏左、右,堅持走在中間做實事,冀望能做到同時代表業界內的藍、黃陣營。

綠茵場上是「助攻王」的陳沛然,早已為走進議事堂定下助攻目標,上任後會爭取資源改革醫務委員會,以重修醫患決裂為己任。他親身接觸過「DR美容毒針事件」的受害者,感受尤深,勢要爭取立法規管醫療美容。

陳沛然不願「被建制」,亦不願「被泛民」,但樂意與不同黨派溝通,尋求合作。(黃永俊攝)

不想被定義為建制或泛民

「怪醫」梁家騮在上屆立法會尾聲拉倒醫生註冊條例草案,一度成為熱爆新聞人物。怪醫卸任,接棒代表醫學界的陳沛然,甫當選政治立場已惹關注,尤其是左派報章把他納入建制派,讓他大感無奈。

在公立醫院行醫16年的陳沛然,自認政治立場「偏黃」,卻不願意「被泛民」,如早前泛民議員發起聯署聲援候任議員朱凱廸,但陳沛然未有加入,他解釋若加入聯署就會像被泛民招攬,因此只發出個人聲明。他稱若聯署是公開讓全體議員參與,他會參加。陳沛然不介意在特定議題上參加泛民或建制的會議,但不希望有綑綁連繫,如定期參與泛民的「飯盒會」。

陳沛然同時不願意「被建制」。特首梁振英早前邀請陳沛然單獨閉門會面,遭陳斷然拒絕,他怕赴會外界會認定「(陳沛然)你仲唔係建制派?」陳沛然樂意相約幾位新晉議員一同會見特首,並希望當面促請特首不要再推出令社會撕裂的政策,說「醫委會改革令醫患對立;政改一事令警民對立,但警察只是執行職務,事件與他們無關」,籲梁特要做到政通人和。

陳沛然堅持在立法會內走中間派路線,冀同時代表業界內藍黃陣營的聲音。(黃永俊攝)

陳的選舉政綱列明支持雙普選、取消功能組別、反對梁振英連任等,他對於自己「被建制」感到困惑,笑說後來慢慢釋懷是看見較激進的青年新政,亦被人嘲為「共青年新政」,反映無論走在政治光譜上哪一端,都會惹來不同人非議。

在議事堂密密「助攻」

陳沛然在足球場上堅守「右中場」的崗位,在政場上卻不偏左右,即使會受到不同壁壘質疑,仍會堅持故我,走中間派路線。陳沛然說,「醫生群體是一半藍色、一半黃色,我們期待的議員不是代表哪一半,所以我選擇站在中間」,希望自己能同時代表兩邊陣營,團結雙方。

球場上有「助攻王」之稱的陳沛然未來會繼續在議會內「助攻」,爭取醫療改革並修補醫患關係。(陳沛然個人網站截圖)

在足球場上陳沛然有「助攻王」之稱,他笑說「在球賽中,觀眾只留意期間一、兩次入球,只看C朗和美斯,但懂足球的人,才會留意中場如何傳球、助攻」,笑言自己的中場崗位恰恰與未來在議會的工作十分相似。今年7月,爭議極大的醫委會改革草案拉倒,醫患關係撕裂,草案若要在新一屆立法會重新上馬,最少要討論一年以上,但本屆政府只剩下6至9個月,他指短期內先致力為醫委會爭取資源和人手,以加快聆訊速度,向病人組織顯示業界改革醫委會的決心,拉近雙方關係。

他又會與政府商討盡快在今屆政府內落實爭議較少、受醫委會草案拉倒牽連的《私營骨灰安置所條例草案》和《消防(修訂)條例草案》。這些工作都不會常在鎂光燈下,他會密密在背後繼續「助攻」。

聲言「不會走數」 叫市民鞭撻

醫療界還有許多部分正待改革,包括公營醫療系統、自願醫保等。在律敦治醫院任職的陳沛然憶述,2012年發生DR醫學美容事故,數位傷者被送入該院,當日自己與病人「你眼望我眼」的一幕尤其深刻,其間亦有份照顧受害者,此事一直印在心頭,加上近年醫美事故不斷,令他決心爭取立法規管醫療美容。

陳沛然的政綱除了關心醫護界別,還包攬政治和民生議題,陳沛然聲言「不會走數」,有信心可完成各項對選民的承諾,其政綱未來4年會繼續在網上供查閱,讓選民和市民鞭撻其工作。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