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勞動節│搬運工收入減三分二 自力更生拒綜援:留畀急需嘅人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本港1月至3月失業率為4.2%,就業不足率亦升至2.1%,創近十年高位。失業率高企,人人自危,擔心成為「失業大軍」一份子。33歲 Roy(化名)是更生人士,從事展覽搬運工接近四年,原本工作穩定,每星期開6日工,日做9小時。然而,疫情新年後爆發,各大展覽活動相繼取消,他幾乎無工開,由月入1.6萬元變成僅5千元;面對失業率上升,勞福局局長羅致光曾表示,綜援在經濟起伏中能發揮安全網作用,更指領取者「能屈能伸」,然而 Roy指,「咁嘅年紀,有手有腳,你都唔想拎綜援!」Roy強調與標籤效應無關,反而認為申請程序繁複,又指「綜援係應該留返比一啲好急需的人士。」

受疫情影響,以往月入16,000元的Roy,收入大減三分二,但已自言「較好彩」。他任職「長散」的公司願意分發其他工作予他,現暫於運輸部擔任司機、搬運,惟一個月開工不足十日,月薪僅得5,000至6,000元,甚至不足以應付租屋支出,「仲有啲積蓄,短期內都可以捱到,長遠就難啲」,料最多只捱到6月,只能「見步行步」。

「咁嘅時勢,老闆都有個選擇權去揀人」

做過水電工、文書工作、餐飲業的Roy慨嘆,自疫情起有不斷留意求職市場,「好多都唔請人,依家只有裁員,就算請都係人工好低」,根本無法預計未來發展,五月至六月仍暫未「著落」。疫情未見盡頭,失業率持續升,他亦擔心成為失業大軍一員,「大把有學歷過我嘅人,仲要咁嘅時勢,老闆都有個選擇權去揀人,市道好當然有僱主請更生人士,但咁嘅狀況真係會少啲。」

Roy表示,任職「長散」的公司願意分發其他工作予他 ,現暫於運輸部擔任司機、搬運,惟一個月開工不足十日,更笑言最近接到的訂單是「大屋搬細屋」。(黃寶瑩攝)

「大把有學歷過我哋咁嘅人,仲要咁嘅時勢,老闆都有個選擇權去揀人,市道好當然有僱主請更生人士,但咁嘅狀況真係會少啲。」
更生人士 Roy

綜援應留給急需人士 「有手有腳唔會想拎綜援」

在第二輪抗疫基金中,政府放寬綜援資產限額一倍,以單身人士個案計算,即由33,000元放寬至66,000元。Roy雖符合資產符合要求,但坦言從未有打算申領。「綜援係應該留返比一啲好急需嘅人士,講真我哋咁嘅年紀,有手有腳唔會想拎綜援。」

想法如同標籤綜援?Roy連忙道:「我唔係標籤綜援,但我未有咁急需,一申請又要等一個月,如果我真係急嘅,都餓死咗啦?」他又形容,領取後反而妨礙他「搵工」,「好似變相返唔到咁多(鐘數)喎,咁咪變咗拎完又做唔到嘢?」

雖然符合申請綜援資格,但Roy擔心領取後反而「難搵工」。(黃寶瑩攝)

「我唔係標籤綜援,但我未有咁急需,一申請又要等一個月,如果我真係急嘅,都餓死咗啦?」
更生人士 Roy

談及政府推出的愛增值培訓課程,只要出席率達9成,完成後便可獲5,800元津貼。Roy笑言:「如果啱啱讀完中學可能會諗嘅,無咁多負擔,我依家三十幾歲為咗嗰幾千蚊去讀書,會唔會搞笑咗啲?我諗出席率一定唔夠!」他表示,身邊不少人已被裁員,或同樣面對工時不足問題,繼而向坊間機構申請食物援助,「最大問題都係住嘅問題.....到冇得住,都真係要諗劏房。」

他坦言,最大經濟負擔是房租,若真的捱不住,會考慮由一人套房搬至環境較差的劏房。(黃寶瑩攝)

社署:已就綜援個案續期作特別安排

社會福利署表示,鑑於2019冠狀病毒疫情的發展,自2020年1月29日起已實施特別措施,包括就綜援個案續期作出自動續期的特別安排,透過電話、預約會面、投遞箱、郵寄、傳真或電子郵件等服務模式,以確保能依時發放綜援金額予受助人及處理相關申請。如申請人能提供一切所需資料,全部手續一般維持在四星期內完成。社署會繼續密切留意綜援申請的情況並作適切的安排。 

此外,社署亦會轉介15至59歲身體健全而又失業或每月工作時數少於120小時,又或每月工作入息少於社署所定標準現時定為2,250元的綜援申領人至非政府機構,以接受就業支援服務,從而協助他們早日覓得全職工作。

▼第二輪防疫抗疫基金 多項措施▼

+12
+11
+10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