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爆眼教師楊子俊不獲女拔續約 提早辭任通識科教師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去年6月12日在金鐘反修例示威現場,遭子彈射爆右眼的拔萃女書院通識科老師楊子俊今日在個人facebook表示,他在不獲校方續約的情況下,提早於7月辭任拔萃女書院通識科教師一職。

楊子俊說,早在今年3月校方已表明不續約,理由是校方將取消中三級通識科,他當時沒有公佈消息,是因為右眼失明後難以維持心目中的教學水準,而且其曝光日增影響學校形象,也不希望影響學生情緒和打擊教育同工們士氣。楊子俊沒有表明去向,但稱現時的政治環境不可能去找新學校。

楊子俊向《香港01》表示,有感近年教師在表達個人立場上備受壓力,請辭後未必重執「教鞭」,反而會投放時間支援被捕人士,同時為自己去向重新定位。

去年6月12日金鐘示威現場,拔萃女書院教師楊子俊右眼中槍被打爆,現時右眼只餘2.5%視力。(資料圖片/黃偉民攝)

楊子俊接受《香港01》查詢時表示,早在3月獲校方告知不獲續約,延至現時才公開,是不希望事件影響學校聲譽及形象。楊又主動提到,香島中學一名教師疑因沒禁止學生於音樂考試演奏《願榮光歸香港》,不獲校方續約一事,有感近年教師在表達個人立場上備受壓力,在這個高壓環境,暫時不會考慮重返教育界。

楊子俊又指出,他本人有一宗司法覆核案,亦有支援其他被捕人士,在復課後同時兼顧校務和教學,在兩方面難以平衡下選擇提早請辭,至於未來去向,煬暫時未有定案,但強調「希望呢段時間搵到自己出路及新定位」。

去年6.12反《逃犯條例》示威,拔萃女書院教師楊子俊右眼中槍。(資料圖片)

楊子俊今日在facebook表示,今年是他第八年教書,也是在女拔的第四年,並決定在不獲校方續約的情況下,提早下月辭任拔萃女書院通識科教師。

楊指出,校方在今年3月正式告訴不會和他續約,任期會在今年8月31日完結,校方不續約原因是學校會按計劃,在來年完全取消中三級的通識科,通識科組的人手將會過剩,而他是在通識科組內在校年資最短的其中一位,校長指這是真實而合理的原因。

右眼失明後 難維持心目中教學水準

事隔多月才公布,楊解釋,在右眼失明後,其批改能力大降,難以維持心目中的教學水準,質疑自己是否適合繼續擔任全職教師,而他在社運的參與和在傳媒的曝光日增,的確對學校的形象帶來影響,亦不希望影響學生的情緒和打擊教育同工們的士氣。

楊坦言,以現時的政治環境及其情況,不可能去找新學校,而且政權對教育界的箝制和打壓愈演愈烈,他所熱愛的通識科,能否生存也成問題,日後將會撰寫一本關於其經歷的書。

楊最後寄語,「如果你為我的遭遇感到不值,我希望能拍一下你的膊頭,笑着跟你說這結果某程度上是我想要的,不用難過。如果你感到憤怒,那請你把它儲存起來,用以迎戰我們真正的敵人吧。」

楊子俊facebook全文:

我將在不獲校方續約的情況下,提早於7月辭任拔萃女書院通識科教師一職。

在此清楚交代事實和我的想法。

今年是我第八年教書,也是在女拔的第四年。

事緣校方在今年3月正式告訴我,不會和我續約,即我的任期會在今年8月31日完結。

不續約的原因:

學校會按計劃,在來年完全取消中三級的通識科,通識科組的人手將會過剩。

而我是在通識科組內在校年資最短的其中一位。

校長指這是真實而合理的原因,認為我可以坦誠公開。

我沒有「反抗」或即時公佈消息,因為我考慮到:

1. 右眼失明後,我的批改能力大降,難以維持我心目中的教學水準。我也質疑自己是否適合繼續擔任全職教師。

2. 我在社運的參與和在傳媒的曝光日增,我身為學校的僱員,的確對學校的形象帶來影響。

3. 我不希望影響學生的情緒和打擊教育同工們的士氣。

無論原因如何,現實就是,我將失業了。

以現時的政治環境和我的情況,我也不可能去找新學校。

對於一個工作和收入向來穩定的教師而言,這是一個難關。

幸好這幾年自己在教書外仍有裝備自己,有些謀生技能。

計了計數,總算不會餓死,也就釋懷了。

然後我在3、4月做了很多事情,尋找自己在社會和運動中的應有定位。

我發現,除傷者身份外,我的教師背景在傳媒訪問、在囚支援、公眾教育等方面也能發揮作用。

更何況,政權對教育界的箝制和打壓愈演愈烈,我所熱愛的通識科,能否生存也成問題。

(行內頗受敬重的考評局盧先生,也不明不白地離職了)

我平時口口聲聲說自己堅守通識專業,當本科有難,而我的離職將成事實,我還應該獨善其身嗎?

當然,我只是一名有些傳媒關注、認識一些抗爭和政圈人士的通識教師。

我能夠做到甚麼、做得多少,我現在也談不上來。

但在形勢急速惡化下,我希望自己能盡快離開教育建制,換取最多的空間,盡己所能。

所以,復課後,我向校方請辭。

我想把本學年的教學都完成後,於7月提前離職。這得到了校方同意。

現實上,學校7、8月的工作量以至能騰出的時間不算多,我也失去了兩個月的薪金。(真實感受:兩行眼淚emoji)

但我想透過這個方式,主動迎接自己必須作出的轉變。

亦希望這樣做,可以減低對校內外所有人士的影響。

也所以,如果你為我的遭遇感到不值,我希望能拍一下你的膊頭,笑着跟你說這結果某程度上是我想要的,不用難過。

如果你感到憤怒,那請你把它儲存起來,用以迎戰我們真正的敵人吧。

選擇在這個時候公佈,是因為想有一兩節課的時間跟學生好好交代,以免影響他們月尾應試的心情。

事實上,過去發生了很多事情,我都未能一一向關心我的舊生和朋友們講清楚。

我將會撰寫一本關於我自己經歷的書。

如果你有興趣閱讀我的故事和對教育的思考(或善心支持一個失業教師),可以到我另一專頁看看:

https://www.facebook.com/…/a.1282775588768…/134936638210903/

我不覺這是離別,而是進入另一階段的抗爭。

我始終是喜歡教書的人。

盼望有一天,我能回歸教育前線,做個簡簡單單的老師。

而要有這一天,香港的政治與教育秩序必先重建。

這是我選擇的戰鬥。

各位朋友、教育同工,我會繼續努力。

在這亂世,大家好好保重。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