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例風波一周年|爆眼教師痛心年輕人被捕

撰文:邵沛琳 黃偉民
出版:更新:

政府去年提出修訂《逃犯條例》演化成連場嚴重社會衝突,其中去年6月12日金鐘示威現場,拔萃女書院教師楊子俊(Raymond)右眼中槍被打爆。1年過去,Raymond的右眼只餘2.5%視力,他已返回教師崗位,但這段期間,社會撕裂愈演愈烈,同一件事情在不同陣營往往會有不同演譯。
Raymond痛心有許多年輕人被捕,認為現時社會守法意識薄弱,源於港府制度及強硬作風,加上硬推《逃犯條例》修訂,結果掀起政治巨浪,甚至形成陷惡性循環。他指解鈴還須繫鈴人,認為政府應聽取民意,並透過討論尋找可行方向,才能化解矛盾、修補撕裂。他又寄語年輕人切記要保障自己安全,不要流血過多或失去寶貴生命。

事隔近1年,為通識科教師的Raymond亦已重返校園,惟其右眼視力僅餘2.5%。(黃偉民攝)
年輕人站出來示威,有人流血甚至負上法律風險,有人更需面臨入獄,我非常痛心。
楊子俊 通識科教師、右眼中槍示威者

從去年6月9日至今年5月31日,反修例示威中共有8,986人被捕,當中3,666人是學生,佔被捕人數約四成。警務處處長鄧炳強曾指,年輕人被捕的數字,反映年輕人守法意識薄弱。作為通識科教師的Raymond認同現時社會守法意識薄弱,但他認為源於政府制度出現問題,「執法部門狼狽為奸,為了執行政治任務,這會令市民失望,從而令守法意識薄弱」。他寄語年輕人參與社會運動時亦要顧及自身安全,不要流血過多或失去寶貴的生命。

對於數以千計年輕人被捕,Raymond坦言感到痛心,「由於我從事教育工作,我對年輕人多了一份感情及責任」。他指教師及成年人的責任是保障年輕人將來,未來的社會是屬於他們,「不能因為我們的私利,剝奪他們將來發展機會及空間」。他指當初政府一意孤行硬推《逃犯條例》修訂,導致社會撕裂分成兩大陣營,而支持與反對示威的人,均有他們的立場及出發點,「整場運動需不斷學習,嘗試用不同方法達成訴求」。

修訂《逃犯條例》引發示威不斷,全港多區曾爆發激烈衝突。(資料圖片)
如果政府唔係一意孤行,市民唔會行到呢步,我覺得政府要負上政治責任。
楊子俊 通識科教師、右眼中槍示威者

不同陣營均出現暴力事件

隨着修例風波演變,支持和反對陣營都曾出現暴力行為。Raymond稱,「有人真心相信舉動可以換取訴求,透過不斷破壞香港經濟及本身制度,令政權去害怕」。他指,自己支持示威者要堅持訴求,認為十分是重要,因為會影響香港未來及其將來,但他指反對破壞行為的人,其實亦同樣着緊香港,「他們會覺得香港嘅公有財物,係上一代人辛苦累積嘅資產。」

+11
點解係年輕人走出嚟?並不是佢哋嘅錯誤,反而是上一代人未有好好經營香港、未有為佢哋着想,導致年輕人要站出來。
楊子俊 通識科教師、右眼中槍示威者

短時間內揭露香港問題 加深社會矛盾

修訂《逃犯條例》風波,在短時間內揭露出很多香港問題,包括警察使用武力、政府拒聽民意等問題。Raymond指兩派陣營的人,其出發點並沒有錯,但現時政府及政治氣氛,未有解決問題的決心及正確方法,導致兩派之間矛盾加深。他認為政府應反思示威原因,再從源頭着手根治;相反,只是不斷譴責,只會令事件更邊緣化。「政府唔聽民意嘅態度更明顯,呢個係惡性循環。我覺得係政府問題,導致兩個立場嘅市民水火不容」。

有感政府取態強硬 望透過討論尋方向

面對目前殘局,應如何收拾?Raymond坦言難以一概而論目前該悲觀抑或樂觀。他指「樂觀」是很多市民覺醒,明白政治是切身問題,影響他們的生活。「悲觀係政府見到目前亂局,取態仍非常強硬,未有用討論方法解決今場政治風波」。Raymond希望各界能透過討論去尋找可行方向。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