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專訪】康橋前院長張健華否認性侵:擬控警疏忽 社福界炮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葵涌私營殘疾人士護理中心「康橋之家」前院長張健華,涉嫌與年輕智障女院友非法性交,因女事主患創傷後壓力症及智障,不宜出庭作供,律政司終撤銷起訴。對於控方提出的強力證供,張健華首度向《香港01》回應事件,自言曾以紙巾清理下體;院友在房外見到雙方疑似有所動作,因女事主突然扭計拉扯所致。

不過,社福界人士對張的說法深表不認同。立法會社福界議員邵家臻直斥張的說法荒謬,「當所有人愚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形容張的說話匪夷所思。

控方指張健華在2014年,涉於院舍內與當時21歲的智障院友非法性交,被控「與精神上無行為能力的人非法性交」罪。警方當時在其辦公室內找到染有其精液的紙巾,精液內有張和事主DNA脗合的混合物,亦有院友拍下手機短片做證,惟女事主被判定不適宜作供,張獲撤銷起訴。

疑點一:精液紙巾含雙方DNA​

張健華聲稱:事主伸手抓垃圾

嚴重弱智人士家長協會主席李芝融:嚴重弱智人士都不會胡亂翻垃圾桶,又何況是中度智障人士

對於辦公室內的精液紙巾,張健華接受《香港01》訪問時解釋,即使有雙方DNA,也不代表兩人曾發生過性行為,「我24小時都會在房間內工作,所有垃圾都會丟進房內的垃圾桶,包括曾經清理過下體的紙巾。」他聲稱事發時女事主入房來找他,「當時她來找我,伸手入垃圾桶內,要求飲用與垃圾桶內一樣的飲品,混亂間因為推跌了垃圾桶,有些液體才會濺出,所以垃圾桶內才有雙方的DNA。」58歲的張健華亦在接受《明報》訪問時表示,自己一直有夢遺。

嚴重弱智人士家長協會主席李芝融批評張健華的解釋沒有說服力,「如果寫小說的話,是一流」。他首先反駁指一般智障人士在特殊學校一定會教導日常生活知識,「一個嚴重弱智人士都不會胡亂翻垃圾桶,又何況是中度智障人士呢﹖」他亦質疑如果張健華有心要事主離開房間,理應打開門並要求其他同事協助,而不是在房內拉扯。

李芝融認為現時的制度未能保障智障人士法律權益,按照刑事訴訟條例,即使有影像作供,仍然要親身上庭再作供,「一個普通人遭慘痛回憶,都難以再不斷重覆講述自己受過的痛苦,你叫一個智障人士如何承受?」

不過,當張健華獲撤罪後要求取回訟費時,區域法院法官陳廣池曾經如此評價「精液紙巾」和「手機片段」這兩項關鍵證據:他說,控方檢獲的精液紙巾和手機片段反映張健華自招嫌疑。陳廣池又語重心長地提到,案件在事主未能作供而撤銷控告是無奈,亦是受害人和社會的「不幸」。專門處理刑事案件的大律師陸偉雄則指出,若律政司採用的只是撤回起訴,即控方仍可以保留追索權利。

《香港01》獲得的警方消息指,他們盼望設法再起訴張健華。消息指,警方正研究其他讓受害人出庭作供,又同時減低其心理傷害的方式,包括在法庭另一房間直播作供等,藉此要求律政司再度就此案再起訴被告。張健華的說辭是否能站得住腳,未來可能還要接受法庭的驗證。

疑點二:院友手機拍下疑似不雅​片段​

張健華聲稱:事主拒離開與其拉扯

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匪夷所思,康橋院舍公開地點未設閉路電視,運作怪異。

控方呈上的另一項強力證供,為院友在事發時拍下的短片。控方案情指,女事主母親當日下午探望女兒,其間另一院友向她母親展示一段用電話拍攝的短片,追問下事主指張以陽具觸踫其下體。據了解,片段在張健華的辦公室外拍攝,在透明磨砂玻璃之下,院友看到兩人有疑似不雅動作,遂拍下片段。

對此,張健華聲稱,女事主突然扭計,當時他大聲喝罵女事主,要求她離開房間,惟對方不肯,並在辦公室內拉扯他,才會出現片段中疑似不雅的拉扯動作。他反指院舍內的閉路電視沒有顯示他們曾有性交。

不過,據了解院舍僅在走廊和大廳等地方設閉路電視,張的辦公室外根本未有加設閉路電視。法官看畢片段後指出,片段在某種程度上對受害人的說法提供了一些獨立的證據。

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對解釋感到「難以置信」、「匪夷所思」,又批評張健華對不同媒體有不同說法,其可信性非常低,狠批張健華的個人行為及其院舍的運作怪異。張雄超指為保障智障人士及照顧者,院舍會於公開地點放置閉路電視,但張健華的辦公室外竟沒有加設;再者,一般院舍會分開男女院友於不同樓層,如果事主能進入張的辦公室,按此推論,張的辦公室竟然安排女院友的樓層,而與女事主會面時亦無其他職員在場,認為事件疑點重重。

疑點三:事主遭性侵

張健華聲稱:驗身報告指女事主是處女​

立法會社褔界議員邵家臻:性行為不限於陰道交

法醫:「不排除(女事主)曾遭手指插入私處或陰莖摩擦外生殖器,因此類性侵犯之動作可令私處沒有留下任何可見的傷痕。」

張健華表示,事主曾接受法醫驗身,報告指她是處女,反問如雙方曾發生性行為的話,為何對方仍然是處女。

不過,根據法醫當時撰寫的報告,事主處女膜完整,私處沒有損傷,「並不排除曾遭手指插入私處或陰莖摩擦外生殖器,因此類性侵犯之動作可令私處沒有留下任何可見的傷痕。」

立法會社褔界議員邵家臻怒斥張健華的說法荒謬:「做錯一件事已經令人憤怒,仲要用一個咁荒謬的理由去掩飾件錯事,只會令人更憤怒。」他表示如此說法當所有人愚笨,只會招致反彈。至於張健華辯稱女事主仍是處女,邵家臻指出性行為不限於陰道交,「唔係個膜喺度就乜都無搞過。」

立法會社福界議員邵家臻直斥張健華對案件的說法荒謬。(資料圖片)

張健華​:或控警方疏忽

警方消息:盼能變招要求律政司再提起訴,已開始研究其他讓受害人出庭作供的方式,包括在法庭另一房間直播作供等。

張健華質疑,女事主的口供前言不對後語,每次給予的口供都有所不同﹕「她在頭五次口供內表示(我)沒有除褲,但第六次卻表示(我)有除褲, 究竟那一個答案才正確,有除還是沒有除呢?所以我於稍後時間會與律師商討,控告警務署是否疏忽,追回一個公道。」

《香港01》獲得的警方消息指,這宗大案的法政攻防尚未結束,他們盼望再起訴張健華。這宗全城關注的大案,仍然充滿變數。

社福界人士回應張健華:

邵家臻:說法荒謬,令人憤怒

張超雄:對不同媒體不同說法,可信性低

李芝融:寫小說一流,「嚴重弱智人士都不會亂翻垃圾桶」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