憂嚇人怪風乘萬聖節蔓延 香港小丑王:真小丑予人歡樂非添陰影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嚇人、窮追陌生人、拐帶小孩,甚至持刀襲擊路人……美國近日刮起「恐怖小丑」怪風,且愈吹愈烈,風暴蔓延至英國、荷蘭、德國、澳洲等地,引起全球恐慌。

小丑本應為人帶來歡樂,竟變成今人蒙上陰影。外型酷似小丑的「麥當勞叔叔」躺着也中槍,減少出場,暫避風頭。

雖然這股怪風未入侵香港,但萬聖節將至,或有不少人裝扮成小丑嚇人,有「香港小丑王」之稱的吳浩賓慨嘆,小丑文化本已難在香港普及,現在出現小丑恐怖現象,「我怕又會跌入谷底」。他肯定地說:「小丑必須氹人開心,帶歡樂給人,這是他唯一誕生的目的」。

小丑始於取悅人們,也是誕生的唯一目的。(蔡正邦攝)

Kenneth與「恐怖小丑」劃清界線。(蔡正邦攝)

與恐怖小丑劃清界線

「他們只是戴上小丑面具去搗蛋、搞事,或者跟隨電影橋段給予小丑的一個恐怖角色,跟風去做,所以他們所做的事與小丑無關。」全職小丑吳浩賓(Kenneth)急着與歐美等國的恐怖小丑劃清界線,斬釘截鐵地說:「這個界定一定要分得清楚。」

Kenneth憂慮連串「恐怖小丑」事件為小朋友留下童年陰影。(蔡正邦攝)

小丑為氹人開心而誕生

穿上小丑服、戴上小丑帽、化上小丑妝容後,他搖身一變「花臉小丑KenKen」,過去16年為大人、細路帶來歡笑。他謂:「小丑必須氹人開心,帶歡樂給人,這是他唯一誕生目的。」無論哪個階段,是白臉、花臉,抑或乞丐小丑,他指氹人開心的戒條不可以錯,歷史也告訴人,這是小丑的習慣和性格。

小丑的初衷是要給人歡樂。(蔡正邦攝)

斥為一己私慾嚇人

恐怖小丑風潮全球蔓延,小丑表演者首當其衝。這位經驗老到的內行人也感到驚慌,最憂心是事件為小朋友留下童年陰影。「一輩子都怕了,大人都會怕,可以是曾經看過這些片(恐怖小丑影片),有不愉快經歷,但這不是真正小丑會做的事,根本背道而馳。」要成為小丑,訓練、努力少不了,經過那些年才懂得取悅別人,但恐怖小丑為一己私慾去嚇人,最後扭曲了小丑予人的觀感。

現在又出現小丑的恐怖現象,我怕又會跌入那個谷底。
吳浩賓

Heath Ledger在《蝙蝠俠:黑夜之神》裏,把小丑演得淋漓盡致;Kenneth對其又愛又恨。(電影《蝙蝠俠:黑夜之神》劇照)

Kenneth只希望不再有小丑恐怖片去渲染觀眾。(蔡正邦攝)

形象被電影綽頭扭曲

這股駭人聽聞的潮流雖未傳入香港,但Kenneth無奈說:「其實都無得避免,相信現在都有影響,網絡好多人留言都好負面,認為小丑一直都好恐怖……見到好心酸,絕對被扭曲得好犀利,這不過是一些電影的綽頭……完全是破壞了、忽略了真正的小丑。」他不諱言對電影《蝙蝠俠》又愛又恨,演員做得雖好,但小丑的角色表現得太恐怖,對真正的小丑影響好大。

他表示,電影很容易將小丑的形象塑造得極醜惡,但要扭轉既定印象太難,而小丑文化本來就難以在香港普及。「現在又出現小丑的恐怖現象,我怕又會跌入那個谷底」。此刻,他只希望不再有小丑恐怖片去渲染觀眾。

小丑是即興表演藝術,我們不是扮小丑,我們是做小丑,帶了紅鼻子之後,我們就變身小丑,投入角色,不是演技。
吳浩賓

表演者帶上紅鼻子後就變身小丑,氹人開心。(蔡正邦攝)

萬聖節​後更見負面影響

小丑恐慌籠罩歐美,為人熟悉的「麥當勞叔叔」也要暫避風頭。本港方面,小丑表演者的生計隨時受影響,Kenneth估計商場、樂園等聘請小丑表演時會有所憂慮而卻步。另一個擔心則是萬聖節將至,相信屆時有人扮小丑嚇人,樂園也可能以小丑為主題,遺下的影響會好大,被嚇的人受驚後,會加深對小丑厭惡,節日後更能反映對小丑形象的傷害。

那麼真正小丑的形象是怎樣?「小丑是即興表演藝術,我們不是扮小丑,我們是做小丑,帶了紅鼻子之後,我們就變身小丑,投入角色,不是演技。」Kenneth如是說。

「小丑KenKen」貪玩,喜歡整蠱人,帶着Kenneth的影子。(蔡正邦攝)

變身小丑後,他們就會投入角色。(蔡正邦攝)

正如「小丑KenKen」,他比較高傲,喜歡整蠱人,卻會反被整蠱,而且貪玩,甚至有點自大。「小丑應該真心做出來,配合自己的性格,跳高一個層次,將自己的優、缺點放大,或者完全相反。」他選了前者。

接觸小丑前,Kenneth中四時參與話劇,一演就愛上,再修讀演藝課程,從此迷上即興表演,沉醉於當中的挑戰和即時得到的滿足感,16年前加入小丑行列。

最難是, 1加1未必等於2,(小丑)在不同的場合,與不同人,都會產生不同的化學作用,要不斷儲經驗,玩得流暢。
職業小丑吳浩賓(Kenneth )

Kenneth說,好幸運以小丑為職業,而且教出不少學生,包括Jacky(右)。(蔡正邦攝)

他說,小丑沒有方程式,一切只憑經驗,就是那麼即興、隨心所欲,同時卻要有多手準備,雜耍、扭氣球、魔術……遇到對的場合,隨手就拋出一兩招。「但小丑無得輸,你永遠不會知道這是設計動作,抑或刻意失手,雜耍玩得不好,魔術穿崩,氣球爆了,大家都沒所謂,反而會覺得好笑,沒有太大壓力。」

說至此,他自豪謂:「我想了十幾年,都想不到有一份工作可以更加『寓工作於娛樂』過我,就算是演員,也不是只演喜劇,會受壓力,但小丑無壓力,我的工作就是去玩,我好幸運以此為職業。」

我想了十幾年,都想不到有一份工作可以更加「寓工作於娛樂」過我。
吳浩賓

小丑可為任何人帶來快樂。(蔡正邦攝)

如果你可以「小丑」一點,看法可以改變。
吳浩賓

小丑的世界,奇幻也繽紛。(蔡正邦攝)

16年的潛移默化,Kenneth感染了「小丑KenKen」的正能量,任何事情都可往好的一面想,即使表演時不時被小朋友整蠱,亦欣然接受。「如果全部人都學做小丑,世界會好和平……香港正正需要這樣的東西,太多負面,好多陰謀論,任何事件都沒有絕對正確,如果你可以『小丑』一點,看法可以改變。」亦因此,他在一年前成立了「紅鼻子醫院小丑協會」,帶領學生到醫院做小丑義工,為病人找回童真和快樂。他說:「希望小丑不只是帶快樂予有錢人,應該是任何人都可以有這種快樂、娛樂。」

2012年,Kenneth在世界小丑錦標賽奪得氣球項目冠軍。(蔡正邦攝)

望成立小丑學校 在亞洲推廣開去

四年前,他在世界小丑錦標賽奪得氣球項目冠軍,為人熟悉;比起參賽,現時卻想投入教育,去感染更多人去了解、留意這種藝術,甚至入行,讓其在亞洲流行。

Kenneth一直與職業訓練局合作舉辦小丑藝術表演課程,學生尤以退休人士為多。「退休人士有好多時間,覺得沒有輸什麼……人生歷練不同,比起年青人,他們的心境更豁得出去,覺得有一個新的人生。」只要能夠令人快樂,你一定可以令自己快樂。

未來,他希望成立一間小丑學校,推廣真正的小丑藝術。

Kenneth的門生眾多,跟職業訓練局合作舉辦小丑藝術表演課程。(蔡正邦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