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行總會爆退會潮 會員料去年百人離開 轟會方短視致「沒落」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香港飛行總會屹立本港近百年,為本港唯一提供飛行訓練和簽發駕駛執照,總會位處舊啟德機場西南角。自機場搬遷後,總會便再無跑道進行定翼機飛行活動,而直升機活動則在2015年民航處禁航令生效後便已絕跡,只能依賴石崗軍營在周末借出機場予會員作訓練和業餘飛行之用。總會過去21年多翻覓地均遭遇政府的難關,至今遷址前路未明,總會會址更可能面臨政府收回。

有會員直斥總會短視,未有與政府和解放軍打好關係,令解放軍以疫情為由拒絕再開放軍營,又指明知依賴軍方機場無以為繼,卻未有勤加覓地,令會員花費心血和數十萬家財考獲的私人飛機執照淪為廢紙,直言總會現況如同「沒落」,對此大感痛心可惜。

惟有資深會員卻反駁指,總會會長每周與政府周旋,政府充耳不聞,「一隻手掌拍唔響」,會員坐享其成卻歸咎會方不作為。

延伸閱讀:飛行總會缺跑道難飛 資深私人機師無法續牌 前會長:前途好崎嶇

會員轟總會無及早覓場地「冇遠見」

入會10多年的飛行總會會員陳先生直指,依賴石崗軍營作飛行場地根本無以為繼,更透露軍方並非首次暫停開放軍營機場予總會使用,直斥總會「冇遠見」,「其實好多野發生過一次,佢哋唔去修補再發生」,認為若總會早已覓得遷址的場地,即使軍營永久停止開放,會員便不用面對如今困局,「但佢哋冇積極咁去做。」

另一資深會員黃先生亦批評,飛行總會管理不善,質疑會方與解放軍等交惡,令軍方以疫情為由拒絕繼續開放石崗軍營機場,如今更無提供辦法為會員渡過無法續牌難關,不少會員均對總會做法感到不滿,但又不敢在「強權」下發聲,心灰意冷下無奈退會。

2019年16%會員退會 料去年更多

黃先生引述總會年報指,總會會員人數由2016年起現下跌趨勢,至2019年跌幅急劇擴大,由前一年的311人跌至前年260人,跌幅達16.4%,當中不乏名人和藝人。他預料2020年跌幅更為嚴重,或多達過百人。

會員人數下跌,亦令總會收入大幅下跌,2018年現52.7萬虧損,至前年虧損進一步擴大至351.4萬,黃先生形容總會無能。入會多年,他慨嘆飛行總會「一日不如一日」,現狀如同「沒落」,對此感到十分痛心。

資深會員反駁批評:冇停過去爭取飛行場地

惟有不願具名、入會約30年的資深會員強調,總會已馬不停蹄與政府和軍方周旋,透露會長每周都與政府各部門開會商討總會前路,惟政府對推行航空業相當短視,一直未有推出政策支援才能總會現時欠缺飛行場地,他坦言「一隻手掌拍唔響」。對於有會員批評總會無能短視,他強調總會多年來「冇停過去試」,不停為覓地重置尋出路,惟在外邊開口大罵的會員從未了解過委員的工作和辛酸,坦言如有心獻計仍加入委員,共同進退。

民航處2015年下禁飛令成致命傷

香港飛行總會在1981年成立,由在1929年成立的香港飛行會、1933年成立的遠東飛行學校和香港航空會合併而成,為香港唯一一個提供飛行訓練、飛行教官訓練及簽發駕駛執照的組織。民航處在2015年向總會下禁飛令後,九龍城區議會兩年後曾商討立即中止該會的短期租約,認為該會「無得飛」如同浪費土地。

宋皇臺道會址屬三級歷史建築

惟總會位於宋皇臺道的會址前身為舊遠東飛行學校,其飛機庫屬三級歷史建築,地政總署當時已表明,考慮停止續租或更改土地用途前,會諮詢古物古蹟辦事處意見,再由發展局決定土地的長期用途。

會址由2003年1月15日獲政府以短期租約及象徵式租金租用作非牟利飛行訓練學校、附屬維修設施、會所等設施,固定租期為9個月,其後按季續租,換言之,政府提早3月通知便能收回其土地。總會自2000年起,一直有就覓地遷址一事與當局磋商,包括將軍澳堆填區和屯門煤灰湖等,惟政府均以種種理由拒絕,最終發展局在2014年底便預告通知總會,以沒有政策支持為由為遷址一事「落閘」。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