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破色情直播App:可觀賞情侶「造人」 10日收入130萬

最後更新日期:

早前支付寶直播鬧得沸沸揚揚,現大量不雅照、大尺度自拍照,網友驚呼支付寶變「支付鴇」,最終該功能在爭議中下架無疾而終。

近日,內地媒體又曝出純色情平台直播淫穢內容,上線短短10日交易130萬(人民幣,下同)。

「鏡頭低一點。」在「觀眾」的不斷要求下,手機畫面中的一名女子裸露上身,並不時用低俗的言語挑逗觀眾。

12月初,在一款名為「LOLO直播」的手機直播平台上,這樣的人肉表演異常火爆。新京報旗下微信公眾號「重案組37號」報道稱,該平台同時在線的數十個直播間中,罕見一場正常直播,清一色的女主播們尺度小者穿內衣亮相;尺度大者,直播全裸洗澡,撫弄私密部位,更有情侶在線上直播「造人」。一個直播間的觀看者少則兩三千,多則兩三萬人。

至於諸如此類色情直播的「生財之道」,則是在於觀眾的「打賞」。觀眾購買平台上的「跑車」、「鑽石」,而女主播則是靠「打賞」賺取提成。「就靠露賺錢,露得多就賺得多。」一名主播透露,之前在「綠播」(正規直播)時,因為長相和才藝一般,一天只能賺到幾十元打賞,而在露骨的「黃播」,一天能賺幾百塊,多的時候能賺到上千元。「黃播」雖然賺的多,但仍有被封號的風險,一旦被封號,觀眾們打賞的禮物也無法提現,她說,能不能提現全是平台說了算,所以只靠打賞賺得的收入並不穩定。

一名女主播收到100元微信紅包後,進行一對一視頻,表示可隨意指揮。(重案組37號)

場外收紅包女主播一對一直播

為了防止被封號後無法提現,在類似的小直播平台上,把觀眾介紹到微信或QQ等社交軟件中,再通過收取數十到上百元的紅包,建群或一對一視頻表演已經成為主播們賺錢的新方式。

不過,平台上魚龍混雜,誠信主播並不多,不少被引流到微信中的觀眾都有發了紅包被拉黑的經歷。

同時,場外的服務不只有直播,還有主播批量出售淫穢視頻,聲稱30元即可買到成套的「大片」。

一位女主播在微信中批量出售淫穢影片。(重案組37號)

開發成本低 純色情平台只為「賺快錢」

據一名直播平台業內人士介紹,目前各類規模的直播平台至少有三四百家,純粹的黃色直播的還很少見,但如露乳溝等打擦邊球的平台會很多。

圈內人稱,小平台的軟件開發成本並不高,找人開發一個平台,再購買帶寬即可,大概在10萬元左右,而每個觀眾每天帶寬成本不會超過5毛錢。對於一些在盈虧平衡線上徘徊的小平台來說,沒有品牌、沒有流量、沒有特別好的盈利點,只能「劍走偏鋒」。而像LOLO直播這樣的純色情平台,其目的就是「賺快錢」。

12月10日,該款直播軟件上線10天后,被廣東中山市警方查封。短短10天內完成交易5萬筆,涉案金額達130萬元。目前,這個製作、傳播淫穢物品牟利的犯罪團夥已被打掉,中山警方已抓獲陳某等14人,並在廣州市番禺區該公司所在地查獲電腦、手機等作案工具一批,查封涉案資金130萬元。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