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節|失明龍舟扒手黑暗中前航 義教消防教練︰他們刻苦無怨

撰文:鄭秋玲
出版:更新:

沙田城門河波光粼粼,周末有多艘龍舟與賽艇游過,其中一條破風向前駛的隊伍,是「星光黑武士失明人龍舟隊」,由視障人士組成,但每個落槳動作俐落整齊,航線畢直。一名只餘光影視力的主力隊員分享,雖然眼睛看不見,但他們能感應大自然,風和波浪加上耳中傳來教練指令,已是最簡單有效的導航儀。經過數年訓練,他們已能代表香港到新加坡參加殘疾龍舟競賽。
帶領他們的義教消防員教練,盛讚隊員表現令他刮目相看,即便年長有視障,但刻苦無怨,坐到落龍舟裡面,就是運動員,除了直航,他們現時亦能完成折返航線。

星光黑武士失明人龍舟隊,由視障人士組成。(李澤彤攝)

待教練號令,落漿、拉水、回槳,翻起雪白浪花,如百足奮力前航。「好興奮!好老實以前認識龍舟都是端午節看電視。」戴着太限眼鏡、人稱「大師兄」的賴建華,是龍舟隊扒手,也是隊中主力之一。划槳動作俐落的他,是一名遺傳眼疾患者,四十多歲起視力逐步變差,由認到隊員五官,看到大家落槳,現今只能看到微光,間中或可看到幢幢黑影。

用皮膚感應

他憶述第一次落水扒龍舟,無想過自己都可以成為一分子,「要盡量去配合大自然,靠身體皮膚感應,因為我哋睇唔到呢,有時有船經過,要好留心!會有波浪過要坐得好定,因為成條龍一大半都係視障人士,一旦翻船比較危險。」

一群視障人士組成龍舟隊,要時間磨合默契,隊員中不乏年長者,有人居屯門、黃大仙等,遇不穩定天氣,都會一早準備好行裝,等候如期練習通知,便趕赴到來。「扒龍舟,是成條龍都是你的拍檔,我們有一個好好的群體生活,大家會互相遷就,不會有什麼埋怨。」

賴建華,是一名遺傳眼疾患者,亦是龍舟隊主力隊員。(李澤彤攝)

有一年,他們更衝出香港,去新加坡代表參加殘疾龍舟競賽,「嗰陣時心情?當然開心啦。自從眼差了,都無諗到仲有機會去搭飛機!仲帶住嗰面香港區旗,個人都有少少滿足感!」即使在炎熱天氣中,經過近個半鐘的訓練,他踩住那雙被濺濕的白帆布鞋,輕快地與隊員聊天作伴。

教練戎志華:有一定經驗同長時間訓練先會有這種成果

現在帶領這一班視障人士,齊槳乘風破浪的,是義教教練戎志華。他直言,要特別設計一套訓練方法,以往教班只需邊講解邊示範,但在這個隊伍,他要逐個手把手教,指導他們哪些肌肉位置發力。訓練槳數亦花心思協調,正常隊伍操練會以發力八十槳為一組。「是我們條船,因為疫情問題停了一年無操練,我又不想催谷得太厲害。」於是他設計了每二十槳轉換節奏的方法。

戎志華本身是一名消防員,該隊歷任三名教練亦是消防員,今年初從退休前輩手中接過教鞭,戎志華笑言算是一種傳承。他記得初來報到,打算試隊伍的底子,反而令他有驚喜,「佢哋年紀都唔細,有啲已經四十甚至乎五十歲,但扒出來嘅效果,有一定經驗同長時間訓練,先會有呢種成果。」現時首四檻或者五檻,即頭十位槳手都是弱視隊員,義工反而在後面,「有陣時我都覺得前面比後面齊,我覺得好特別。」

談起隊員表現,他立即神采奕奕,「佢哋差不多百分之一百信任我,都會覺得好安慰!」在其他地方操練會經常被問「點解」,「我來教之後發覺,佢哋好刻苦,真係無怨言的,一叫練習,不理幾多槳數,總之我講得清晰,佢哋明白就會照做,見到這種毅力,真係令我刮目相看。」直言他們除了上落船要義工協助外,坐到落龍舟裡面,他們就是運動員,除了直航,他們現時亦能完成折返航線。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