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下盂蘭勝會無法搭棚要取消 學者研勝會淵源:超渡墜海苦力亡魂

撰文:麥凱茵
出版:更新:

新冠肺炎影響了不同宗教活動,去年於農曆7月盂蘭勝會大多因防疫規定,未能夠在公共地方搭棚而取消,使本已陷入青黃不接的盂蘭勝會,出現傳承困局。樹仁大學與長春社將於本周六(9日)舉辦「香港潮人盂蘭勝會漫畫和短片發佈會暨座談會」,冀以不同方法認識盂蘭勝會在香港的歷史,了解到盂蘭勝會不單有宗教意義,更有凝聚社區的功能。

港樹仁大學與長春社將於本周六(9日)舉辦「香港潮人盂蘭勝會 漫畫和短片發佈會暨座談會」。(羅君豪攝)

盂蘭節起源相信大家都不陌生,十大比丘目連為救在餓鬼道的母親,於是供養眾僧讓母親得解脫。但本港出現的盂蘭勝會原來是與一班開埠的苦力有關。

洋人主管見鬼 工友提議辦超渡會

研究盂蘭節文化的樹仁大學當代中國研究中心副主任暨社會學系教授陳蒨表示,在百多年前有不少苦力在碼頭搬運逾100公斤重物時墮海身亡,久而久之出現鬧鬼的謠傳。當中又以百德新街的渣甸倉故事最為出名,因有苦力為偷米刺穿米袋,結果遭上方的米袋壓死,其後洋人主管常常看見黑影出沒,經工友的勸喻下舉辦法事,超渡亡魂,成為第一代的盂蘭勝會。

陳蒨指,本港盂蘭勝會與超渡苦力的孤魂有關。(羅君豪攝)

盂蘭勝會歷史悠久,其中潮籍盂蘭勝會在2011年獲認可為國家級的非物質文化遺產,惜受疫情影響下大多的盂蘭勝會都受防疫規定取消。如位於西營盤的佛教三角碼頭街坊盂蘭勝會,去年被康文署拒絕租借中山紀念公園,未能搭建戲棚、大士台等,最後三次向地政總署入紙申請方能夠保留位於干諾道西的小祭臺。

保守估計去年有一半盂蘭勝會未能舉辦

陳蒨指,受疫情所限有部分主辨方改以電子錢包方式,取代在到商戶籌款;也有部分改為在寺廟、庵堂內低調進行。她沒法預計今年盂蘭勝會能否如常舉行, 但保守估計去年有一半盂蘭勝會未能舉辦,在疫情下要承傳傳統,未來或要改以網上方式進行,現計劃在2023年出盂蘭勝會網上博物館。

香港樹仁大學與長春社將於本周六(12日)舉辦「香港潮人盂蘭勝會 漫畫和短片發佈會暨座談會」,以漫畫和短片方式講解盂蘭節的歷史、文化及社會意義。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