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警案】七警繫警呔出庭 判囚一刻親友痛哭 支持者盛況不再

最後更新日期:

「七警案」今早(17日)被押返灣仔區域法院,眾被告全被判囚2年,法官指情節嚴重不能判緩刑。七人被判襲擊傷人罪成後,即時還柙初嘗牢獄滋味,今早乘囚車由荔枝角收押所出發到到庭聽取判決,七人仍然統一繫上代表警察身分的領呔,雖神色凝重但尚表現平靜,直至聽取刑期結果,與公眾席上家人四目交投,有被告一臉惘然,甚至眼泛淚光,庭外更疑有被告家屬放聲痛哭。

七警今早仍繫着警呔,穿整齊西裝出庭。(鄭子峰攝)

開庭前,七人仍然統一繫上代表警察身分的領呔,穿西裝坐在犯人欄內,其中次被告高級督察劉卓毅目不轉睛地望向公眾席 ,似想尋找家人,在得知被判囚兩年時,他更眼泛淚光,其男親友在退庭後立即衝上前欲與他交談,未幾忍不住痛哭。

資深大律師駱應淦稱自己在97年曾應對香港主權變更,公眾對法治產生的不信任危機。(鍾偉德攝)

辯方稱收逾千封求情信

代表首被告黃祖成的資深大狀駱應淦庭外指,刑期不是明顯過重,法官判刑有其理由。他指辯方的律師團隊收到上千封的求情信,而昨天仍收到不同界別人士為七警寫的求情信,內容主要是請求法官輕判,當中部份為區議會議員,但沒有政府高官、警隊高層及立法會議員為七人撰寫求情信。

被問及七警會否到高等法院申請保釋等候上訴時,駱指有關申請並不容易,須審視當中的理據,據了解,被告有意申請保釋外出。而問及會否繼續收取「友情費」代表首被告處理上訴事宜時,駱指:「又無話友唔友情費。」並看首被告會否繼續聘用他。

有女子聞判後嚎哭,她庭外稱來港6年 ,她並不認識七警。(梁芷君攝)

支持者盛況不再 舉牌字句疑侮辱法官

其中一名女子稱自己並非七警家屬,但在聽審後嚎哭,她表示,自己於6年前來港定居,特意前來聽審支持七警。她認為,判刑對七警不公平,又指曾健超被打並不無辜。在庭外,另有人突放聲痛哭,被引領至法庭會議室回避。有疑似家屬與對刑罰叫好的反七警人士,發生輕微口角。

相較以往在案件審理期間,法院外滿布七警支持者舉牌擁喊,今早七警命運揭盅,卻境況不再,至8時半左右只有數十名支持者到場。當中,有人舉起侮辱法官的示威紙牌,以示不滿裁決,而反對者則舉起法官英明的字句,雙方隔空互罵,惟未見衝突。

撐警者盛況不再,但關注警權的人仍在。(鍾偉德攝)

撐著者只餘下數人。(鍾偉德攝)

庭外人士知道判刑結果後,雙方繼續互相指罵,部份支持者情緒激動,亦有人眼泛淚光,反對者則高聲歡呼,有人欲放彩紙炮慶祝,被警方阻止,支持人士其後迅速執拾示威物品離開,反對者則待至載有七警囚車駛出,隨即舉牌呼喊「黑警垃圾」,之後和平散去。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