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述離鄉別井經歷 提醒公眾「外傭也是人不是機器」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本港有逾33萬名外傭,當中的故事,你又知道多少呢?

來自菲律賓的Annalyne化身「真人圖書」,與公眾傾訴自己的故事,她第一次離家打工時,兒子只有3歲,十多年來拼命賺錢養家,卻不幸遇到暴力傭主拖欠薪金。追討欠薪的半年間,精神和經濟不斷被打擊下,Annalyne仍然選擇留於香港,因為,作為經濟之柱的她根本「無得揀」。

第二屆「真人圖書館」邀請到七位真人圖書,與100多名學生及市民分享心路歷程,透過面對面的對話,帶大家走進「圖書」的世界,破除偏見。

無可奈何   留下兒子離鄉打工

38歲的Annalyne,18年前開始離家打工,當時兒子只有3歲,「現在兒子都已經21歲,我從來沒有照顧過兒子,一直以來都是爸爸媽媽將他養育成人。」Annalyne是單親媽媽,經濟來源只靠她一人,即使萬般不願,都只能離家工作,寄錢養家。

多年來,Annalyne到過新加坡、杜拜、約旦等6個國家工作,「我已經習慣在外地走來走去工作,不過,那些國家薪金都非常低。最後,我來到香港。」4年前,Annalyne來到香港,本來一直相安無事,卻不幸遇到前僱主。

Annalyne覺得菲律賓人一向樂觀,昨日的事,今天忘記,即使遇到不幸事件,Annalyne仍笑住面對。(張善彤攝)

問題夫婦   施暴兼拖欠薪金

事隔6個月,Annalyne再次提起前僱主的惡行,似乎仍然猶有餘悸,聲線一直都是細細的。她憶述前僱主是一對中年夫婦,有一個1歲大的女兒。36歲的女僱主與52歲的法國藉男僱主關係不太好。後來,夫婦財政出現問題,向Annalyne提出薪金以分期付款形式支付。工作期間,她更受到男僱主的暴力對待。Annalyne的危機感提醒她要另尋新僱主,卻遭到夫婦拒絕中止合約,最後她無可奈何地選擇自己離職。

其實,Annalyne為這個家庭服務已超過3年,但她一直以來受到的委屈,從來沒有說出口,甚至沒有尋求家人協助,「我要賺錢養家,而且我不希望我家人擔心。我別無他選,只能啞忍、默默承受。」事件發生3個月後,家人終於知道Annalyne的處境,媽媽想念她,想她回家,卻換來Annalyne堅持留港的答覆,「這是我應得的,但我不明白為何要等6個月之久,也不知何時可以拿回我的欠薪,但我會堅持」。

Annalyne慶幸有朋友扶持,暫住庇護宿舍其間,她都有探望其他宿友,她形容幫到人又幫到自己。(張善彤攝\\)

Annalyze想追討萬多元的欠薪,但一打官司,一等就半年。無家可歸加上零收入,她只能暫住外僱庇護宿舍Bethune House。宿舍很好,有相同經歷的鄉友互相鼓勵,亦有不同手作工作坊參與,增值自己之餘,又可避胡思亂想。

真人圖書館預備了不同道具給參加者拍照,希望大家更關注女性、暴力等問題。(張善彤攝)

外傭也是人  不是機器

外傭不易做,而且她們背負的包袱,遠遠超出你我想像。菲律賓人要來港打工,不但要有學歷,而且要有工作經驗,最重要是要付得起中介費。來到香港,她們不只有打工的壓力,還有家人、家鄉、朋友等煩惱。無奈地,外傭永遠只能將自己的辛酸事擱置一旁,以免影響僱主,「我們打工的,每天只想盡快完成家務,希望黃昏日落時所有事情處理得妥妥當當。」

發生今次不幸事件,Annalyne仍然選擇留港,因為她「冇得揀」。但她好希望有相同經歷的外傭都能勇於發聲,即使未必對事件有幫助,但至少讓更多人,甚至政府聽到我們的聲音,「我們不是機器,我們是人。」

字裏行間,聽得出兒子仍然是Annalyne的一大遺憾,「我不熟悉我的兒子,如果可以回家,我希望可以待在兒子身體,重新認識他。」Annalyne每次提到家人或兒子雙眼總是通紅的。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