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身被禁捐血 男同志感嘆被標籤「污糟」:解禁是大進步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不少人因怕痛、怕血而不敢捐血,偏偏香港有一班人希望有捐血救助他人的權利。現年19歲的男同志Alex(化名),每次性交時都做足安全措施。對於香港紅十字會規定所有男男性行為者終身不能捐血的篩選原則,感被歧視和被標籤為污糟。其實Alex的渴求很簡單:參與大家都參與的事。若紅會決定放寬男同志禁慾一年便可捐血,Alex認為將是很大的進步。

有病人組織代表表示,原則上不會反對紅會放寬規定,但認為議題具爭議性,社會需長時間深入討論。

Alex中六的時候已發生過同性性行為,未「出櫃」的他,在學校舉行捐血日時,只能亂說一個理由拒絕捐血。(視覺中國圖片)

現年19歲、在大專院校就讀社會科學的男同志Alex(化名)指出,曾發生男男性行為的人士,被香港紅十字會判了「終身令」,不得捐血。Alex多次與捐血機會擦身而過。他回憶,每年紅十字會都會到學校舉行捐血日,小時候因怕痛未有參加;到中六那年,已經與初戀男友發生性行為,當時還未「出櫃」的他與其他同志同學一樣,只能以各種理由搪塞,看着其他同學聯群結隊「走堂」捐血。

Alex不認為同性性行為等同容易染性病,關鍵是有沒有做足安全措施,異性也可以因進行了不安全肛交感染性病。(視覺中國圖片)

Alex認為捐血的篩選原則,反映同志身分不被社會接納,質疑「我係咪做錯啲咩?」、「捐血都係想幫人,有冇得捐血對我冇乜損失;(對篩選原則)感受很差。我係咪污糟啲、差啲?」

異性戀都可不安全肛交

他認為,染上性病是因為進行不安全性行為,不應以性別區分。Alex舉例說,異性都可以進行不安全肛交感染性病,反觀自己,每次性接觸時都會做足安全措施,並會每3個月做愛滋病病毒檢測。

Alex坦言,社會對同性戀的歧視很常見,但最心痛是同志之間的歧視。他透露,一位未發生過性行為的同志朋友對他說:「你拍過幾次拖、會唔會好易有病?你知我哋個圈幾亂㗎啦,好易惹到AIDS(愛滋病)。」Alex對於同志也受到污名化同志的行為影響,不信任自己的群體,感到很不舒服。

Alex的朋友曾對他說:「你拍過幾次拖、會唔會好易有病?你知我地個圈幾亂㗎啦,好易惹到AIDS(愛滋病)。」(視覺中國圖片)

僅一次男男性交可被禁捐血 實不合理

不少歐美國家近年開始放寬限制,容許1年內沒有男男性行為則可捐血。Alex認為,一生人只進行過1次男男性行為已不可捐血,實不合理,促請紅會考慮仿效外國做法。若紅會放寬至禁慾1年就可捐血,Alex認為將會是很大的進步。即使如此,Alex可能亦無法捐血,因自己和伴侶有穩定的性生活,不過他相信其他同志能捐血助人。Alex所求的只是,同志們能參與大家都參與的事。

團體批評捐血原則 反映對男男性行為者的偏見

香港基督徒學生運動於去年7月,在網頁上刊登「促請紅十字會容許男同志捐血」的聲明。該團體主席Natalie Ng接受《香港01》訪問時批評,香港紅十字會現時的行政手段,反映對男男性行為者的偏見,實際上異性的不安全性行為的染病風險一樣高,基於捐血者及其性伴侶的性別,列為篩選原則不恰當。她認為紅會只需針對不安全的性行為篩選,已足夠保障血液安全。該團體倡議捐血篩選準則跟所有人看齊,男同志只需在1年內沒有不安全性行為即可捐血。

病人組識原則上不反對放寬禁令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幹事彭鴻昌指,數個月前曾與醫院管理局代表有過非正式的面會,大致上了解過醫管局有意放寬「男同志終身捐血禁令」。由於科學理據上透過輸血感染愛滋病病毒的機會十分低,社協初步原則上不會反對放寬規定。彭鴻昌相信,放寬規定的最大阻力不會是來自病人組織,可能來自對同志議題較關注的團體,議題具極大爭議性,社會需要長時間作深入討論。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