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日釋囚】沙田出沒 稱出獄無家擺賣籌錢 社工:多缺家庭支援

最後更新日期:

一個炎熱的晚上,我們於沙田廣場一間銀行門外,遇上這名瘦削的男子。他坐在門前、低着頭,身旁一個紙牌寫着密密麻麻的字,大意是自己出獄不久,但已無家可歸,於是出售於獄中學成的手工製作鎖匙扣,想賺取金錢租個床位,再好好找工作。很勵志的故事,那一夜是母親節,他在紙牌上說自己剛出獄五天;大半個月後的端午節,又見到他的出現,類似的紙牌,求售同一批鎖匙扣,只不過,他的真實身份,在紙牌上露了端倪。這一回,他說自己剛出獄三天。

母親節時出獄五天,端午節時出獄三天,是「時光倒流」,還是街頭行騙?答案相當明顯。社工指,一般來說,多案底人士多缺乏家庭支援,社福機構也可為真正有需要的釋囚提供的緊急基金協助。

從監獄學園放監五天了,出監那天才知道家裡各人早已搬走。昨天晚上我到咗走投無路的時刻,身上的錢連麵包也買不起。諗辦法解決兩餐,諗到1.犯法揾錢;2.厚住臉皮坐於街上行乞度日。但自問有手有腳,只希望可靠雙手揾一點生活費,跟監獄導師學過些水晶做手機用具,只售一件25元。乞求各界人士能否給我改過機會呢?今後會珍惜所有。願主祝願天下所有父母身體健康!
母親節當晚,釋囚的紙牌自白
放監三天家人早已搬走身上又無錢,連基本兩餐也搞唔掂。唯一諗到辦法:1.犯法;2.厚住臉皮坐於街上行乞。自問有手有腳,不相信努力揾唔到兩餐。好彩在監獄時用自己工資跟導師學做咗一些水晶做手機用具。每件售25元。請求大家幫助一下我這個坐完監只想改過的人。願主祝願天下所有父母身體健康!
端午節,同一釋囚的紙牌自白

剛過去的母親節的晚上。我們上前攀談,這名高大瘦削的男子推著撿來的嬰兒手推車,聲稱自己坐監10年,剛出獄數天,不過回到家才發現自家已人去樓空,他無處容身,前往社署、慈善機構以及向議員求助均不果:「佢地一係話幫我唔到,一係啲宿位全部都要等,最少都要等3星期。」於是他情願露宿街頭,訴說著自己連日來飽受蚊咬,及被警察驅趕的情況。他希望自力更生,但要先找一個床位,月租千多元,於是他便出售於監獄內的手作,用囚犯人工買回來的一些貼上了閃石的手機手指套,希望賺到錢後租個床位,隨後安心找工作。

他出售的手機手指套,聲稱為監獄帶出來的手作。(潘安奇攝)

他的故事:無家可歸 求助無門

他自稱的故事,是這樣的:他本是個髮型師,收入穩定,年輕時雖有案底,但都是些小打小鬧,諸如打交、刑事毀壞之類。後來他動了歪腦筋,與朋友一起「綁架」了一個富二代客人,被判十年監禁,又指因此引來報復,家人被滋擾,於是家人搬家了,亦與獄中的他斷了聯絡。

出獄數天:但髮尾染金

他說,自己不是行乞,出售手作希望存些尊嚴:一對母女拋下零錢,他不要;有路人說自己也曾坐監,雖然沒有能力幫助太多,但卻向他鼓勵一番,他感動,說時眼中看似有淚。他又說,他的家從前就在沙田廣場,他想念媽媽,於是這晚就在這裡擺賣,說時還有些哽咽,頓一頓,道「不說了」。我們聽著他的「故事」,半信半疑,他的頭髮以剛出獄來說實在是太長了一些,髮尾居然還漂染了金髮;但一些監獄的細節,他說得頭頭是道,想來是個過來人。

他以嬰兒手推車存放物品。(蔡靜心攝)

半個月後:同一故事 再次「剛出獄」

他提供的名字、犯案時間及資料,我們翻查過法庭紀錄,翻查過剪報,也曾向懲教署中人打聽,也沒找到相關的資料。當然,出售的手機手指套,亦非獄中出品。我們在淘寶網站,找到了這些產品,可見只是工廠大規模生產的東西。而懲教署內,其實也沒有教授在囚人士做這些「手作仔」。

半個月後的端午節晚上,我們又在沙田街市往瀝源邨的橋底見到他。雖然身上的衣物及眼鏡都跟上次不同,頭髮也用帽子遮了起來,但依舊推著嬰兒手推車,而這次他的紙牌寫著自己出獄三天,但半個月前明明已「出獄五天」,難道是「時光倒流」?至晚上10時許,他登上的士,絕塵而去。

社工:緊急基金可援助

社區組織協會幹事吳衛東稱,由於他們未接觸過事主,未能作出評論。不過,這些「更生人士」的故事或許半真半假,如果有更生人士綜援金未獲批,只要有出獄證明書,都可申請機構提供的緊急基金,為他們代繳一個月、約1,800元的租金,若果於白天便來求助,最快即日便可撥款租屋。而衣物食物日用品,以及求職方面,協會都可提供協助。

他以紙板寫字擺賣,聲稱走投無路。

吳衛東又指,基金不限更生人士出獄多久,亦不限申領次數,但希望鼓勵更生人士就業。一些由他們介紹的工作,包括貨倉工人、清潔及一些體力勞動的工作,最快可以一星期出糧,以解有需要人士的燃眉之急。

多案底人士未必獲家人接納

一般來說,多案底人士多缺乏家庭支援:「他們可能有一些癮癖,以致收入不穩,甚至會拎屋企啲嘢出去賣,家人就未必接納到。次次出嚟都話會改過自新,但(家人的)信任會下降。」而俗稱「白手」,即只有約一兩次案底的更生人士,則較多獲家人接納。

端午節,他又再「開工」。(潘安奇攝)

善導會:租津助出獄一個月內人士

而善導會亦有提供過渡性住宿服務,雖然未必能夠提供即時宿位,但亦有提供短期租金津貼計劃,為出獄後一個月內、未領取綜援的更生人士,提供最多連續兩個月的租金津貼。有關準貼上限約1,800元,會直接交予業主。

懲教署回覆指,本地在囚人士在獲釋前,均會獲安排參加「重新融入社會釋前啓導課程」,內容包括介紹工作面試技巧、醫療、社會福利、法律協助等,目的是讓他們可以掌握一些出獄後的生活知識,為重新融入社會作好準備。

晚上十時許,他準備收工。(潘安奇攝)

另外,在囚人士於獲釋前會填寫「在囚人士離所前之服務評估」,方便懲教署轉介給合適的政府機關或非政府機構跟進,評估內容包括各個不同的範疇的服務需要,如個人輔導、居住、就業、經濟援助等。

而住宿方面,懲教署會按個別更生人士的需要於獲釋前協助他們預先向房屋署申請公共房屋,亦可將個案轉介給善導會或其他提供宿舍的志願機構以便輪候宿位。假若更生人士仍未能解決住宿問題,他們可透過懲教署、社署及其他志願機構於獲釋後申請即時入住房署轄下的臨時收容中心,署方亦可協助他們向善導會申請短期租金津貼,一般可於同日或兩天內獲批。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