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埔鷺鳥林】雛鳥巢邊下刀剪樹 碎蛋亂枝堆坡底 鳥成群不復見

撰文:鄧麗婷 黃偉民 呂凝敏
出版:更新:

康樂及文化事務署昨(6月6日)突襲大埔鷺鳥林修樹,引發一場鷺鳥慘案。記者5月初曾見白鷺三五成群停駐樹上,守護正待孵化的鷺鳥蛋,事隔一個月,山坡下卻見跌得支離破碎的蛋殼。香港觀鳥會研究經理余日東慨嘆,鷺鳥棲息民居附近,推斷牠們想「喺人嘅保護傘下繁殖」,現卻命懸剪樹屠刀之下。周炫瑋等大埔區議員對康文署斬樹行動感到遺憾,要求在區議會召開特別會議討論事件。

手機APP用戶,請按此收看廣福道鷺鳥林前後對比圖。

白鷺展翅高飛,掠過大埔廣福道上空。(黃偉民攝)

白鷺緊盯鳥巢內鷺鳥蛋待孵化

漫步大埔廣福道,走到圓崗休憩處附近,抬頭或見白鷺展翅掠過,飛回樹林上的鳥巢。走上山坡眺望,白鷺停駐茂密的樹冠上,三五成群,時而別過頭來理順雪白的羽毛,時而緊盯一旁鳥巢內的鷺鳥蛋。一個樹冠如此,另一個樹冠也是。斜坡圍欄掛上「禁止干擾野生雀鳥的巢或蛋」的警告字句,這是記者5月3日見到的光景。

鷺鳥三五成群停駐樹冠上。(黃偉民攝)

鳥巢危築斷枝間命懸一線

再踏足廣福道,近運頭角里的林木緩緩透進日光,樹冠不再茂密,山坡底胡亂堆了大量折枝、樹籐,更被圍封上紅白膠帶。亂成一團的折枝之中,瞥見家園失守的受傷池鷺幼鳥,亦見支離破碎的鷺鳥蛋;仰望樹上被剪得荒唐的枝幹,可見一鳥巢危築斷枝間,命懸一線,巢內兩雛鳥呆呆張望,或是尋找著父母蹤影。這是記者6月7日見到的慘況,一切只因康文署前一日突襲剪樹。

+4

手機APP用戶,請按此收看廣福道鷺鳥林前後對比圖。

中心一共拯救15隻雀鳥,當中5隻當場身亡,1隻因傷重人道毀滅,9隻正接受深切治療及照顧,品種包括池鷺、夜鷺、小白鷺和大白鷺。
嘉道理農場暨植物園
余日東指,過往曾在大埔鷺鳥林找到白鷺、大白鷺、夜鷺、牛背鷺及池鷺。(資料圖片)

修樹直接傷害鷺鳥

香港觀鳥會研究經理余日東表示,大埔鷺鳥林一直都有受到間接的人為騷擾,例如工程噪音、近距離拍照等,但諸如昨天(6月6日)修樹般的直接傷害就較為少見,屬於特殊情況。他指,即使該處並非最安居樂業的棲息地,但鷺鳥每年3月依然回來築巢,令這片樹林變得生氣盎然。

廣福道的這片樹林在90年代初已有鷺鳥棲息,1994年被列作「具特殊科學價值地點(SSSI)」,由當年十多個鳥巢壯盛至去年的151個巢。余日東解釋,全港最大的鷺鳥林位於米埔,大埔這個為全港第二大,兩者均接近水源,在大埔繁殖的鷺鳥可飛至吐露港覓食。他又指,無論是米埔路邊、大埔廣福道、河上鄉、屯門等的鷺鳥林,均靠近民居及馬路,推斷有人之處就不會有獵食動物,「鷺鳥可以喺人嘅保護傘下繁殖」,但偏偏本月6日的意外卻也因人而起。

余補充指,過往曾在大埔鷺鳥林找到白鷺、大白鷺、夜鷺、牛背鷺及池鷺,而鳥巢的多少受三大因素影響,包括附近有幾多魚供鷺鳥覓食、有沒有騷擾,以及天氣情況。

周炫瑋(中)引述樹藝師意見指,康文署的剪樹行動破壞樹冠,今日到場所見,鳥巢數目明顯減少。(黃偉民攝)

區議員引樹藝師:鳥巢數目明顯減少

大埔區議員任啟邦、周炫瑋及荃灣區議員譚凱邦翌日聯同樹藝師到場視察。周炫瑋引述樹藝師意見指,康文署的剪樹行動破壞樹冠,今日到場所見,鳥巢數目明顯減少,而政府部門斬樹時,若發現樹上有鳥巢,一般會先考慮移除方案,再作決定,故不明白為何會發生因斬樹而令雛鳥跌死事件。

周炫瑋表示,區議會從沒討論過需移除該片林木一事,認為該處雖有鳥糞及臭味問題,但可爭取興建上蓋解決問題,對康文署斬樹行動感到遺憾,新民主同盟將去信康文署署長及大埔區議會主席,要求在區議會召開特別會議討論事件,並由康文署署長及相關部門官員交代事件,避免同類事件再發生。

其實這片鷺鳥林受人為威脅已非首次,土木工程拓展署於2013年底至2014年年初,曾在大埔鷺鳥林一帶作斜坡鞏固工程,大片移除用於築巢的攀藤,樹林亦被圍上重重木板,鷺鳥更因工程噪音遷至旁邊樹林棲息,令人擔憂將開始繁殖期的鷺鳥不敢回家。署方當時回覆指早已安排在鷺鳥繁殖季節期停止噪音工作,暫停所有工程至9月才復工。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