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周報社論】兩筆500億元投資 見證中港創科殊途

撰文:香港01
出版:更新: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早前在全國兩會期間發表的政府工作報告中表明,內地流動電訊服務今年應大幅調低價格,引發在香港上市的中資電訊股捱沽。追本溯源,此政策非橫空而降,而是與過去十多年來大刀闊斧的電訊改革一脈相承。近年在內地與互聯網相關的新興產業發展迅速,起步點正是2004年一項耗資500億人民幣的電訊基建計劃。無獨有偶,港府剛出爐的財政預算案公布撥款500億元支援創科發展。這兩項「500億計劃」,正好解釋為何內地創科有成、香港卻一事無成。

中央政府的工作報告提倡取消跨省市的數據漫遊費用,建議流動電話網絡流量收費降低30%以上。(資料圖片/視覺中國)

今年中央政府的工作報告,對發展創新科技着墨不少,其中與民生息息相關的電訊服務政策,提倡電訊商加大網絡「提速降費」力度,取消跨省市的數據漫遊費用,建議流動電話網絡流量收費降低30%以上。有關政策在內地引發熱議,同時亦對香港帶來震盪,在港上市的中資電訊股股價一度下挫。須知這項政策對香港的深遠意義,實遠超股價一時之波動。

不少精英階層對香港的「自由經濟」體制引以為傲,認為私有制定會帶來低廉收費、高質服務;相對之下,國企及國有制如同收費貴、服務差、效率低的代名詞。近年內地電訊業高速發展,三大國企電訊商不斷提升網速及穩定度,並逐步調低收費水平,相對而言,香港手機用戶卻一直支付高昂的電訊服務費,可說徹底打破國有制勢必差劣的迷思。

延伸閱讀:【全國兩會】八百字極簡版 李克強政府工作報告懶人包

延伸閱讀:中央要求加大「提速降費」 3大中資電訊商齊稱︰配合國家要求

誠言,中央飭令電訊商降價,並非純粹 「派糖」惠民,背後實大有文章。歸根究柢,這與過去十多年的電訊發展,以至創新科技國策一脈相通,這亦闡明為何內地創新科技產業發展一日千里,推進騰訊及阿里巴巴等新興企業茁壯成長。

早在2004年初,信息產業部(現為工業和信息化部)公布了搭建網絡家園的「村村通」計劃。這個乍聽略帶鄉土氣息的工程目標遠大,銳意在全國95%的行政村開通電訊服務。若要達到目的,需接通全國四萬個行政村。這些村落大多位置偏遠、經濟落後,部分地理環境惡劣,當時估算計劃需耗資500億人民幣。即使駁通電訊網絡,電訊商每月收取的服務費,可能也難抵銷機樓的電費,遑論收回成本。這個當時看來近乎「瘋狂」的賠本生意,終在政府補貼約20億人民幣、電訊商負擔480億人民幣下付諸實行。

「村村通」計劃令過往與世隔絕的村落終與外界接通。(資料圖片/視覺中國)

內地願賠本 「村村通」成就創科神話

理念宏大的「村村通」計劃最終受益無窮,過往與世隔絕的村落終與外界接通,在城鎮打拼的民工可與鄉間親友互報平安,鄉村農民不用離鄉背土也可聯繫外界洽商。更重要是,接駁了基礎的電訊網絡,電訊服務日後可以不斷升級。

「村村通」搭通窮村僻壤後,「鄉鄉上網」亦踏上網絡征途。中央政府飭令電訊商提升服務、降低收費,上網服務漸漸由窄頻升級為高速寬頻,收費亦日趨低廉。對農民而言,互聯網不再是奢侈的服務,而是生活日常。農民可透過阿里巴巴等電商平台,將產品遠銷全國甚至海外,賺錢後可在電商平台選購優質商品,提升生活質素。富起來的人民追求更高質的娛樂,為騰訊等科技企業帶來電玩、視頻服務等龐大商機。農村和城市的經濟活動聯繫起來,海量的貨物流通,也為順豐等新興物流企業引來源源不絕的生意。互聯網交易頻繁,衍生支付寶、微信支付等電子支付系統,既降低交易成本,也孕育無人超市、網上叫餐及線上叫車等新業務,並形成生生不息的創新產業「生態圈」,成就今天中國的創科神話。

2001年內地公布的第十個五年計劃提出,「加速推進信息化,提高信息產業在國民經濟中的比重」。這個「虛無縹緲」的願景,最終透過「村村通電話」、「鄉鄉能上網」等目標清晰、貫徹執行的政策得以圓願。相比人口13億的內地斥資500億人民幣落實「村村通」,只有740萬人口的香港撥款500億元推動創新科技,堪稱闊綽。然而,箇中細節卻恰恰說明,香港的創新科技發展何以多年來一蹶不振,疲不能興。

位於深圳南山區高新科技園的騰訊全球新總部大樓濱海大廈2017年正式使用。(資料圖片/視覺中國)

延伸閱讀:【深圳超香港.政策分析】港深格局逆轉 因為一個理工大學博士?

港府亂撥款 未見長遠藍圖規劃

港府預留500億元支援創新科技發展,其中200億元將用於落馬洲河套科技園。河套地區發展曾是「十項重大基建工程」之一,項目延宕近20年。政府表示,河套科技園毗鄰深圳,可望吸引深圳科企進駐。騰訊、華為等日進億金、以深圳為基地的科技巨企都未有落戶香港,區區一個河套科技園難望帶來轉變。香港官僚體系謹小慎微,若冀招納深圳的中小型科技企業,在租務優惠、資金補貼、延攬人才,以至政府服務配套方面,又豈能與靈活求變的深圳一爭長短。

至於港府向創新及科技基金注資100億元,實在教人摸不着頭腦。基金在1999年已開始運作,惟營運狀況一直差強人意,審計報告曾狠批基金審批時間冗長,管理不善、帳目混亂。向一個運作多年而乏善可陳的基金再作巨額注資,實難言合理。

同樣斥資500億,回報卻南轅北轍,實在諷刺。內地「村村通」投入500億人民幣,縱然電訊商作出巨額「犧牲」,卻為往後內地的創新科技產業發展打下堅實基礎,為社會帶來豐厚回報,在社會主義經濟體籌劃進取且成功的商業計劃;相對而言,香港的500億元創科撥款卻語焉不詳、目標含糊,政府雖投放巨額公帑,卻未見長遠規劃藍圖。奉行自由經濟的港府,推動這項「拍腦袋式」的宏大經濟項目,難免令人啞然失笑。

更荒謬的是,港府既為糊里糊塗撥款500億元而自詡有為,同時卻對業界訴求置若罔聞。政府預計明年公開拍賣第五代流動通訊(5G)頻譜,多家電訊商已表明,若政府一意孤行,以價高者得的方式拍賣,涉及的上百億元競投成本,最終必定會轉嫁消費者,並推高5G流動電訊服務收費。

延伸閱讀:【01觀點】5G來勢洶洶 港府應以此主導智慧城市發展

5G世代已降臨,但香港官僚似仍停留在上世紀「Hi-tech揩嘢」舊思維。(資料圖片/視覺中國)

5G並非例行換代升級,而是徹底的範式轉移。除了網速較4G快,更重要是其應用範圍更廣泛,特別在物聯網時代,可遍及智能家居、無人汽車、交通監察,並有助工商百業提升生產力,本是邁向智慧城市不可或缺的一環。假如政府繼續死守「自由經濟」原則,只為了收回區區百億元的頻譜費,令5G服務收費轉趨高昂,市民、企業礙於成本問題而未能廣泛及普及使用,只會窒礙長遠創科發展。

內地的電訊服務收費一再調低,網絡質量日漸提升,民眾在互聯網馳騁,衍生更多創科新商機,中港之間的創科水平勢將進一步拉闊,香港要追落後更難有指望。

香港官僚似仍停留在上世紀「Hi-tech揩嘢」舊思維,剛好庫房「水浸」,才徇眾要求斥資500億虛應民眾。早在十多年前,內地政府早着先機,洞明創科不是燒錢玩意,而是民富國強之道,致使近年內地創科產業商機處處。當信奉社會主義的內地官員,也較信奉自由經濟的香港官僚更懂得營商致富,又教香港人如何對前途心懷希望?

延伸閱讀:工信部部長:中國已開始研究6G

瀏覽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敬請留意3月12日(星期一)出版的第102期《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