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周報社論】中天新聞被拒續牌 台灣民主浪得虛名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台灣「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七名委員早前一致決定,拒絕為旺旺中時集團旗下中天新聞台續牌,意味這家自1994年開始營運的媒體將於下月「關台」。

NCC冠冕堂皇地批評中天「屢次違規及遭民眾申訴」、「內控與自律機制失靈」、「新聞製播遭受不當干擾」,但一家被視為立場「親藍反綠」的主流媒體在民進黨手中被封,難免引起新聞、言論自由遭打壓的批評,讓人質疑台灣民主究竟是否貨真價實。

台灣新聞媒體水平參差,它們大多有某種政治聯繫,例如《自由時報》和三立新聞台支持「台獨」,《聯合報》和中天則與國民黨觀點相近。在2018年高雄市長選舉中,中天「加持」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毫不掩飾自己對泛藍陣營的支持,更積極鼓動選民情緒,以致許多專業媒體人認為其報道手法譁眾取寵,專業水平有提升空間。

台灣「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七名委員早前一致決定,拒絕為旺旺中時集團旗下中天新聞台續牌。(中央社)

然而,如果不自律或六年內25次違反事實查證就足以構成關掉一家媒體的「罪證」,那麼有同樣弊病的三立或《自由時報》等「綠媒」是否也要關閉?它們所犯的過錯相差無幾,只是服務對象不同。美國總統特朗普和右翼群體在過往四年不斷指摘幾家主流媒體製作「假新聞」,它們是否亦應該被停牌?西方民主社會視媒體為維護公眾知情權、監察政府施政的重要支柱,如果媒體違法,當局大可起訴總編輯或發行人,但從沒聽過直接取消媒體的出版權。

值得留意的是,雖然NCC主委陳耀祥聲稱是在不受外界政治力量介入下駁回中天續牌申請,但他的說法毫無公信力。自從「國安五法」和《反滲透法》出台以來,民進黨挑起的「反共」氣氛早已籠罩台灣社會,加上旺中集團大股東蔡衍明是統派,普遍認為有關決定是政治操作,NCC是為了配合民進黨的「反共」議程而壓制異見,是以獨立專業之名,行黨同伐異之實。到了這個地步,陳耀祥依然恬不知恥地說自己專業,這是對自由民主的侮辱,跟蔣介石威權時期的國民黨毫無差別。

頭頂民主政治光環 徒具形式沒有內涵

對許多香港人來說,從威權走向民主的台灣是華人社會的典範,而誕生於威權時代、靠反抗國民黨起家的民進黨更被視為自由民主價值的積極貢獻者。雖然民進黨的「台獨」立場置2,300萬台灣人於險境,但由於大家認為它至少會堅持自由民主,因此一直獲得政治光環。事實上,兼任民進黨主席的台灣總統蔡英文在去年4月7日紀念鄭南榕自焚的「言論自由日」上,還不忘擺出一副道德領袖的模樣,提醒人們「台灣言論自由的邊界正被侵蝕,社會信任的紐帶正在瓦解」,又有誰會想到在其任內竟會發生對新聞自由痛下殺手的咄咄怪事?

台灣早已建立西方政治理論所定義的民主體制,有民選總統和議會,但徒具民主形式而沒有民主內涵,只不過是冒牌民主。就在NCC公布決定後,除了藍營大聲疾呼外,幾乎沒有任何民進黨人為民主價值遭到戕害而表達憂心—對於有聲音譴責這是新聞自由最黑暗的一天,民進黨一味以「尊重獨立機關NCC專業決定」作搪塞;支持綠營的網民則批評中天「該死」、「關得晚了」;曾在台灣任教的八九民運領袖王丹甚至「為台灣感到高興」。這些人或許認定令「紅媒」噤聲就是進步價值,台灣才可獲得「新聞自由」,事實卻是,他們在黨同伐異的過程中喪失了起碼的民主素養,忘記了啟蒙時代思想家伏爾泰的名言—「我不同意你的說法,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如果異見都忍受不了,那麼蔡英文的民主與蔣介石的獨裁又有什麼分別?

常以台灣民主衛士自詡的民進黨,有否反省過其所作所為正在損害台灣的自由民主?(中央社)

在許多實施民主憲政的地方,新聞與言論自由不容侵犯。例如《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規定:「國會不得制定有關下列事項的法律:確立一種宗教或禁止信教自由,剝奪言論自由或出版自由,或剝奪人民和平集會及向政府要求伸冤的權利。」《中華民國憲法》第11條亦規定:「人民有言論、講學、著作及出版之自由。」但相比憲法條文,更重要的是實踐,說一套做一套就是踐踏自己的憲法。

殺死新聞言論自由 蔡英文甚於特朗普

民進黨虛偽地聲稱自己擁抱西方民主理念,自認自由民主陣營一員,但這個昔日的「反威權」政黨卻毫無包容異見的胸襟。即使在高度撕裂和民粹氾濫的美國也不會發生「關台」醜聞—特朗普一向敵視自由派的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和《紐約時報》,對政治對手的「假新聞」深惡痛絕,但他除了在Twitter上發牢騷外,對「敵對媒體」尚有起碼的尊重;最近保守派的霍士新聞宣布拜登勝出亞利桑那州時,特朗普盛怒之下致電霍士老闆梅鐸投訴,卻沒有威脅要關掉這家媒體,事實上也關不了,因為在《美國憲法》保護下做不到。台灣說自己與美國理念相同,如果連這一點都有如此出入,又如何可能是相同的?

許多人讚嘆台灣的民主建設、佩服蔡英文的反共立場,中天的遭遇或許是及時的警醒,讓人看清沉迷政治操作的政客有多無恥。民進黨經常批評中共專制,去年更無所不用其極地利用香港的騷亂鞏固自己的政治地位,不斷販賣「今日香港、明日台灣」之類的廉價口號,把自己塑造成民主價值的捍衛者。但從中天「關台」和近年種種針對國民黨的舉措可見,民進黨顯然是民主價值的背叛者。

就算是民進黨口中「被中共控制」的香港,也有反共、反政府的《蘋果日報》,其言論與中天的情況相若,只是站在相反立場,撇除其大股東個人捲入刑事案件之外,港府或中共均沒有消滅《蘋果日報》;而多次被投訴、以政府財政支持的香港電台亦只是被多番警告,個別人士可能被起訴,但電台本身卻沒有被禁止運作,且依舊以政府財政去支持。台灣綠營政客近年屢次批評香港喪失新聞、言論自由,但當中天被「關台」時,卻辯稱沒有違反民主自由,聲稱「第四權」並非絕對,實在令人啞言。

「反共」的政治正確令一家親藍媒體被扼殺,蔡英文是否認為只有親綠媒體才配享有新聞自由?(資料圖片)

求同存異才值爭取 黨同伐異招致撕裂

民進黨口口聲聲推動「轉型正義」,誓要清除國民黨威權主義餘毒,但從「國安五法」、《反滲透法》,再到清理「紅媒」等政治操作可知,它並不是人們所稱頌的自由民主優異生,反而是另一個違反民主、同時又有本事讓人相信它正在捍衛民主的偽善政黨。為什麼狡猾的行徑如此難以被發現?是因為善於詐術,還是人民太過天真?

某程度上,這是台灣的不幸—民進黨革了國民黨的命,完成了二次政黨輪替,卻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重蹈當年國民黨限制言論的舊路。「反共」的政治正確令一家親藍媒體被扼殺,蔡英文是否認為只有親綠媒體才配享有新聞自由?自由民主是否就是「一言堂」?常以台灣民主衛士自詡的民進黨,有否反省過其所作所為正在損害台灣的自由民主?

對香港人來說,民主是必須爭取的,但民進黨絕非學習對象。怎樣的民主才可實踐善治,讓人民生活在公平正義當中,這是追求民主的人必須回答的問題。像民進黨一樣,以為獲得大多數議席就可以為所欲為,可以壓制少數,那是膚淺和簡陋的民主,是對民主的侮辱。求同存異的民主值得爭取,但黨同伐異、只有一種聲音的民主,不要也罷,它會令香港陷入無休止的撕裂,令社會經濟建設和人民幸福變得遙不可及。

敬請留意11月23日出版的第241期《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

你亦可按此試閱周報電子刊,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