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周報社論】塔利班重掌阿富汗 美國關心的只有私利

撰文:01周報
出版:更新:

阿富汗變天、塔利班回朝既是阿富汗人民的事,也是對美國超級大國名聲的打擊,並令一些迷信美國實力的群體感到震撼。美國經歷了最漫長的二十年戰爭後,原定於9月前有序地從阿富汗撤軍,但塔利班只用了一周多,便以電光火石的速度打倒美國耗費萬億美元扶植的阿富汗政權。想像與現實的落差是如此巨大,以致歐美國家很多人一時間難以接受,輿論對拜登政府的抱怨及批評相當激烈。諷刺的是,當大家往回看,試圖尋找原因,又驚呼這只是美國對外戰爭的歷史重演。既然如此,為什麼他們一開始會有那麼不切實際的行動?這無疑值得我們深思。

美國倉皇從阿富汗撤走所有人員,軍用飛機日夜不斷穿梭於喀布爾中唯一一個能撤退的機場,不禁令人回想起美國從南越首都西貢(現稱胡志明市)倉皇撤走的「西貢時刻」,儘管美國官員拒絕接受將兩者類比。正如德國著名哲學家黑格爾的名句「我們從歷史中學到的是我們從歷史中什麼也學不到」,美國顯然是在重複着自己所曾犯下的錯誤。

美、英士兵協助阿富汗人逃離喀布爾。(美聯社)

二戰以來,美國是發動及參與最多戰爭的國家。從韓戰到越戰、由伊拉克至阿富汗,美國對使用武力一點也不忌憚,原因無他,是因為美國的政治領袖深深相信武力可以改變一切。對於武力遠比自己弱的國家,美國從來都是自信地認為戰爭可以解決問題。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指摘中國破壞「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令國際秩序重回叢林法則,但其實美國自己是最迷信弱肉強食這條叢林法則的政權,而中國從來強調的是不干預別國內政。

美國仍迷信武力 未從歷史中學習

歷史不斷說明,武力也許可以逞一時之快,但卻鮮能解決問題。在朝鮮戰場,美國即使擁有優勢武力,還是一度被打到倉皇逃竄,險些連韓國都保不住。在越南戰場,美軍不惜動用如「橙劑」等極不人道的化學武器打叢林戰,結果卻更糟,最終在1973年撤軍,南越政權隨後覆亡。在伊拉克,美軍達到了打敗薩達姆政權的短期目標,但那裏也淪為極端武裝組織滋長的溫床,伊拉克人受盡戰火蹂躪,伊拉克政府在2020年更通過法案要求駐當地美軍撤走。這些例子都說明,絕對的武力優勢可以讓美國贏得熱戰,但卻保證不了它贏得一場曠日持久的戰爭,更不可能改變一個國家。

美國人的傲慢讓其無法從失敗經驗中學到半點教訓。阿富汗戰爭的二十年間,美國以為只要將武器交給其扶植的政權,讓他們掌握絕對武力,就可以解決問題。對阿富汗政府的腐敗、國內部落分裂,以及平民貧困得只能種植罌粟提取鴉片維生等問題,美國的精英視若無睹。從歷史的角度看,美國在阿富汗的失敗其實只是「人類總要重複同樣的錯誤」。

更諷刺的是,曾經被美軍打敗的塔利班卻證明自己汲取了教訓。塔利班在阿富汗雌伏多年後,再現於人前時予人脫胎換骨的感覺。早在攻佔喀布爾之前,他們已積極與中國、俄羅斯及印度等區內主要國家磋商,尋求一旦成功武力奪權後與國際社會保持聯繫,他們甚至在佔領喀布爾之後召開國際記者招待會。他們認識到極端伊斯蘭主義的問題,答應建立包容政府、保障女性權利、與恐怖份子劃清界線,宣布不再種植罌粟,更直接呼籲中國幫助阿富汗建設和脫貧。塔利班過去奉行極端伊斯蘭主義,對女性的權利毫不尊重,與世隔絕,更是恐怖主義溫床,這些都是無可否認的事實,今天他們宣布全新的政治立場,是否可信當然還有待觀察,不過,至少說明武力雖然可以帶來短暫的勝利,卻無法帶來長久的安穩,必須從失敗的過去中改變過來。

某程度上,拜登政府堅持要從阿富汗撤軍,反映了他們也明白軍事存在根本不可能給當地人帶來和平與發展,相反,自己還要背上沉重的財務和戰略負擔。《紐約時報》上星期的一篇社論形容,美國以為自己能為世界塑造人權、包容價值,但這一切只是一場夢。歷任美國政府是不知道這是多麼不切實際的「夢」,還是為了民粹政治而明知故犯,這個問題大家心裏有數。

塔利班佔領喀布爾後,在城內巡邏。(美聯社)

價值觀外交破產 美國夢也該醒了

荒唐的是,即使到了撤軍的最後階段,美國還是活在自己的夢中,以為塔利班武裝不足以威脅阿富汗的傀儡政權,以為在美軍的扶植下它已經建立了相當的管治能力。不久前,美國總統拜登才說過,塔利班全面控制阿富汗的機會不大,6月底還在白宮接見阿富汗總統加尼,強調自己會持續支持他領導的政府。但到了8月15日,塔利班領導層已坐在喀布爾總統府中宣布接掌阿富汗政權,遠遠快於美國情報所預測的九十天,阿富汗總統加尼則不負責任地逃之夭夭。

美國國會的老爺們義正詞嚴地說要調查這次失誤,但他們真的不知道背後的原因嗎?還是像他們處理美國自身所有事務那樣,必須玩弄一下政治,讓自己置身事外,甚至撈取一些政治本錢?拜登總統本人最近不斷強調反對在阿富汗實施「國家建設」(nation building)策略,但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等媒體挖掘出不少資料,證明在入侵阿富汗之後的很長時間,時為參議員的拜登不斷鼓吹在阿富汗建立民主自由國家的重要性。無論是民主黨還是共和黨,它們的政治人物從來就是嘴巴說一套,事實又是另一回事,一旦面對困難,只知道辯解或推卸責任,絕不可能承認錯誤。當然,政客如此脫離現實,真正反映的是這個超級大國的最後一絲傲慢。

阿富汗當下局勢令美國顏面盡失,包括盟友在內的各方都指摘其不負責任。拜登堅稱對撤軍並不後悔,宣稱美國到阿富汗打擊恐怖活動的重要目的已經達成,這好像是為美國「打圓場」,但後果只是鞏固了世人對其政治擔當的懷疑。大家已經意識到,美國關心的由始至終只有自己的國家利益,其他人的利益與我何干。2000年代伊拉克戰爭正酣之時,美國政界很多人說「打破了就得買下」(you break it you buy it),說的是美國要為開戰負上責任。美國用了二十年證明無法根據自己的制度為阿富汗人民建設和平安穩的國家,最後又不顧一切地撤兵,又如何不被人認為它對阿富汗人民是始亂終棄?

更甚的是,在美國的媒體上,每天都在重複着美國為阿富汗花費了多少億美元,每位納稅人要為此付出多少,有多少美國士兵傷亡等數字,彷彿美國才是戰爭最大的受害者。美國有多少人關心自己及其盟友在阿富汗殺害了多少平民,製造了多少破碎家庭,讓多少人流離失所?即使有美國人質疑撤軍的決定,關心的卻是美國如何才顯得沒有這麼狼狽,如何維持自己的顏面。

香港反修例集會中,示威者常舞動美、英旗旘,如今看到阿富汗的局面,當作何感想?(歐嘉樂攝)

美國放棄阿富汗,引發了廣泛討論台灣到底會否是下一個「阿富汗」。美國國安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反駁指阿富汗與台灣情況不同,拜登甚至稱,如果台灣被攻擊,美國將出手捍衛。這種討論其實是徒勞的,即使今日美國願意保證什麼,這種保證的價值有多少,幾年之後換了一個總統還會是一樣嗎?如果說美國用兵阿富汗只是一場癡人說夢,那麼任何人將自己的命運交給它也只是另一場夢,是對政治現實懵懂無知,最終只會害了自己。蔣介石輸給中共敗走台灣,美國後來與台灣斷交等事實早已經證明,美國的承諾毫無價值,它從來不會考慮盟友的需要,但今天的台灣政府卻依然不願意醒一醒,任何結果都只能說是咎由自取。

一些香港人在兩年前的反修例運動中同樣發了一場「美國夢」,以為美國政客會「關心」香港,「美援」可以對政治現實起實質作用。兩年過去,他們看到現實與想像的落差是多麼巨大,美國所謂的價值觀外交也不過是政客們玩弄的門面話,是虛偽的國際政治遊戲,那小部份香港人好像忘記了自己連選票都無法回報給這些政客。香港的政治、經濟及社會要如何發展,始終必須回到現實中討論,必須依賴自己的努力。若然一些人仍然在不着邊際地異想天開,如今遭遇「阿富汗」這一棍當頭捧喝,也應該是時候清醒了。

敬請留意2021年8月23日出版的第279期《香港01》電子周報。你亦可按此試閱電子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發表評論...